澳門製造業現今已為夕陽行業,越來越多製造業的工廠倒閉又或轉型,不少工廠用地改建為住宅,而服務業也成為了澳門的龍頭產業,支撐起澳門的經濟發展。當大家覺得本地製造業沒有甚麼發展前景之際,三位年輕人一路披荊斬棘,秉承夢想和希望,創造出屬於澳門人的手工啤酒(手工啤酒又稱精釀,即沒有經過工業消毒而釀製出來的啤酒),一步一腳印地建立起自己的品牌——「趣眼精釀」。

當中,為人熟知的,也是最具特色的就是他們把東方的茶與西方的啤酒結合,製作「茶味啤酒」。創辦人之一的 Crystal 表示:「趣是品牌的中心思想,澳門不少人為了追求穩定的生活或變得一成不變,她希望大家能夠多發掘身邊有趣的事,為自己的人生作出改變。」正正是他們敢於嘗試拼搏的精神和創新獨立的構思,將傳統啤酒混入新的元素;在中西方文化和味蕾的碰撞下,創造了合符亞洲人口味的茶啤。

20200511-AM4A7922

 

文化融合的衍生品

2018年,當時正在大學讀書的 Crystal 和兩位搭檔開始著手於手工啤酒的研製。開始的時候他們推著自製的木頭啤酒車,日曬雨淋,風雨不改地於每週六日在康公夜市擺攤,售賣自家品牌釀製的精釀啤酒和推廣手工啤酒文化。啤酒歷史源於歐洲,經典的手工啤酒比較符合外國人的口味,它的味道較為醇厚、層次多,啤酒花味較重。它的味道與商業啤酒分別很大,大多數也會比商業啤酒苦,所以對於沒有嘗試過精釀的客人來說,手工啤酒的味道「不似預期」,很多客人在第一次嘗試經典系列的手工啤酒時候會覺得很苦,與曾經喝過的啤酒味道相差很大。Crystal:「對他們來說喝手工啤酒就像喝涼茶一樣。」

所謂萬丈高樓平地起,起步總是諸多阻滯。「當時在康公夜市擺攤時,每天只賣五,六杯啤酒。」Crystal 回想。剛開始創業的時間恰好是夏天,天氣甚為悶熱,且澳門經常颳風下雨,對於擺攤的影響很大,再加上當時的口味未有進行本土化,經過反覆磋商後,Crystal 和夥伴們致力研究一款適合和屬於澳門人的手工啤。「我小時候在廣州長大,直到高中才來到澳門唸書。一開始來到澳門,給我感覺就是中西合璧,完美融合。在街上,你經常會看見西方的教堂,旁邊卻有一所寺廟,其他地方比較少見這樣的現象。」Crystal 解釋,就這樣,靈機一觸,他們想到釀造一款文化融合啤酒;釀啤酒是源於西方的技術,他們就融入東方人常見且喜愛的茶葉,創造一種嶄新奇特的啤酒。茶是粵文化的一個很重要的組成部分,在華夏五千多年的歷史裡一直擔當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中國人覺得飲茶能養心修身,酒能陶冶性情;白天喝茶,晚上喝酒已成了中國人的一個習慣,茶和酒經常放在一起並稱。他們經過不斷的嘗試與創新的精神,「茶啤」終於問世。

 

茶與酒碰撞的火花

近年手工啤酒大行其道,也有不少酒吧和餐廳提供手工啤酒,而傳統手工啤酒就是單純地用啤酒花、麥芽、酵母和水為原料釀製。啤酒花的味道較有層次,雖然它一開始入口很苦,但是在苦澀過後會呈現芳香氣味,不同種類的啤酒花所帶出的香味會有所不同。例如有些會有柑橘味、葡萄柚的香氣。啤酒花和麥芽的搭配能呈現許多令人驚喜的化學反應,但 Crystal 也坦言:「這不是一個很具體,具象的東西,需要對啤酒有一些的認知或者有做味覺訓練的人才能很具體的感覺到。不過對一般消費者而言,喝東西的目的是為了愉悅舒服,因此,未必人人能分清楚手工啤的類型和味道。」

雖然她們想到為應對市場,必須對產品作出改變,讓大眾更容易接受,萌生了茶和啤酒的結合,但可以如何去做?「茶是一個很溫柔的東西,品的是它的香氣和口感。而像菊花、桂花等花類,她們本身的香氣除了比較強烈,而且是我們時常會接觸到的花類。雖然手工啤酒比較小眾,很多人分不清手工啤的種類,但如果說桂花烏龍、荔枝紅茶等,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味道,人們就會因為新奇而想去試一下。因此, Crystal 她們第一個嘗試便是「菊花普洱啤酒」,這樣,一方面是新鮮的配搭讓大家對茶啤感到新奇,但又蘊含一種熟悉感,更包含了手工啤酒的特色。為此,甫一推出「菊花普洱啤酒」便大受歡迎。

90199397_2486852004977545_6902725026991046656_n

 

有個性才有生命

手工啤酒的釀製過程中如果有細菌、雜質的的干擾就會壞掉,所以對於釀製啤酒時的衛生和設備至關重要。「如果啤酒壞了,大家一喝就會感覺到。釀酒最苛刻的地方是要發酵十四天,當中的溫度要無間斷地維持在十多度的範圍,且發酵完還需要再等七到十四天去讓它穩定下來。因為酵母一直在運動,需要給他們一點時間去沉睡,讓製成品更穩定。如果它還活躍的話就會在瓶子裡製作更多的二氧化碳、酒精,這樣就有可能會變壞。」Crystal 解說。所以,啤酒對溫度十分敏感,如果酵母入瓶後還活躍,而在運輸過程中,溫度也不穩定,那很容易就會出現質量上的問題,味道也可能會變酸,而這也是手工啤酒製作的一個難點。

相反,由於商業啤酒多了消毒的步驟,經過消毒後的啤酒雖然質量穩定,但酒裡很多的香氣、味道就會跟著酵母就一起被殺死,「味道相對變得平淡或流於『千篇一律』。」Crystal表示,手工啤酒的珍貴之處在於其質量,保持每瓶酒的獨特性,每一瓶酒像是一個生命的個體,有自己的個性,不會侷限於一種單一的味道。事實上,近年市場的反應訴說了這樣的趨勢,人們的消費習慣有所改變,不少人喝過多款商業啤酒後,想追求一些新鮮、新奇且能更可表達自我個性的啤酒,手工啤酒正好符合需求,且越受大眾關注。

 

製造業新血

談及為何獨鍾情於啤酒,Crystal 坦言在2016年,她結識了一些對啤酒很感興趣的朋友,他們在雀仔園開了一家手工啤酒專賣店,產品來自香港、內地、歐洲等等。Crystal:「我跟他們的關係很不錯,我經常會去店裡幫忙或做兼職,也因此開始接觸並喜歡上手工啤酒。」就這樣,Crystal、Lucas 與 Alison 三位就萌生出在澳門製作手工啤酒的想法,並付諸行動,他們組成了分工明細的團隊,Crystal 負責產品宣傳、公關等工作;Lucas 則著手於釀製、研製各式各樣的啤酒;而 Alison 則負責統籌、財務等行政工作。在短短兩年,他們由在康公夜市擺攤;與café合作開設了「展示店」;剛開始的時候,在香港租下工廠批量生產手工啤酒;再到即將完工的澳門廠房,他們憑藉一步一步累積經驗,讓大眾認識自己的品牌,並給澳門製造業注入新血。

 

澳門製造

隨著時間的遷移,澳門的工廠大多已改變了用途,不再是製造業的一員。當一群嘗試在澳門進軍製造業的年輕人出現時不少人也相當驚訝。Crystal 深懷感激地說:「我們一路上遇到很多貴人,相比起很多人我們算是幸運的一群」他們熱衷於參加創業比賽,嶄露頭角。在比賽中很多有經驗的投資人給了他們許多寶貴的建議;例如品牌中缺乏什麼、如何對抗大品牌等等。Crystal 坦言,很多人建議他們不要在澳門設廠,因澳門在這方面的配套資源相對缺乏。然而,他們認為,「作為一個澳門的品牌,就應該在澳門生產」,他們希望堅守這麼小小的一個初心。「有人問為什麼不先賣給其他地方?我覺得如果澳門人都不認識的品牌,這不能算是澳門的一個品牌。」Crystal 堅定地說。

369326830

「趣眼精釀」的黑沙環廠房預計在今年年底開始投入生產,當然,一切也是跌跌碰碰中成長,其間遇到不少的阻滯。例如,設廠有很多技術上的問題他們不熟悉,需要諮詢很多相關部門尋求建議。Crystal 說:「經濟局給予我們很多意見,教導我們該怎麼做,介紹一些有相關經驗的人員讓我們認識。」同時,由於屬於飲品類的廠房,規格要求相當嚴格,要找到合適的地方也十分果難,還有非常繁瑣的各項程序,對於在設廠經驗為「零」的他們,萬事起頭難。雖然這樣,但從第一天做手工啤酒開始,Crystal 表示她們的目標就是設立廠房自家釀製,只是因投資太大,風險也高,且當時也沒有任何營商經驗和脈絡等,直到上一年下半年,他們下定決心邁出新的一步,這個設廠目標正一步步實現。

102364038_2551137615215650_1230301151535038464_n

 

趣味橫生,放眼未來

趣眼精釀一開始的名字叫「2048」。Crystal:「2048代表著中國,澳門,葡萄牙三地文化的融合。2048年是澳門回歸的第四十九年,五十年後又是一個新開始,就像我們現在的啤酒,將不同的文化作創新融合,然後透過時間磨合融滙,併發出一個更為有趣特別的意義」。然而,他們發現數字並不易記,而且也有一個遊戲叫「2048 」,所以他們決定改名為「趣眼精釀」。「趣」代表趣味橫生,每個人都可以追求人生的樂趣,活得更有意思。「眼」是善於發現、放眼未來;這也是「趣眼精釀」給大家的一個寄望。「我們的啤酒都是從最傳統的啤酒上演變出來。希望大家像我們一樣多作出改變,勇敢地朝著有趣的方向走,而我們也希望釀出的是有趣的酒。」Crystal 說。事實上,「趣眼精釀」的商標就是一個奇特的眼睛,給人標新立異的視覺,但這正正是 Crystal 她們想帶出的信息:「不要害怕自己的不一樣,喜歡就是喜歡。」放眼未來,Crystal 她們一直研發更多「有趣」的啤酒口味,給啤酒愛好者帶來更多的「趣味」。

採訪:鄭嘉欣、然木、伯頓
撰文:鄭嘉欣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設計:翼

分享
上一篇文章在記憶中......在心中
下一篇文章夏天要SHOW肌 —— 給需增重的人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