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椒蠔仔米 —— 屬真的澳門味道

Photo by Healthycliff Syndor on Unsplash
Photo by Healthycliff Syndor on Unsplash

早於多年前我就跟澳門結下不解之緣。我身邊有很多來自澳門的朋友,亦有很多朋友前往澳門工作,大家都莫明地疼愛着這片土地,痛心着這塊土地。在我心中,澳門就是美食、人情、藝術、工作的地方,我人生第一次離港出差的地點亦是澳門。當時我的工作是為香港某個飲食節目作編導,亦因利成便讓我嚐盡各大名店的特色菜,但無論菜式如何精緻,我還是喜歡澳門那種在香港早已買少見少的街頭小店。

猶記得多年前的一個平日中午,偶然經過當時人流稀少的皇朝區,同行的澳門朋友邀我到其中一間小店午餐。那是一間非常平凡的粉麵店,店面灰灰暗暗,我起先是一陣猜疑,明明旁邊盡是高級餐廳,怎麼要選這種簡陋小店!?朋友見我心中狐疑,就硬把我推進去。

人情味很重。這是我的第一印象。接待的阿姨人很好,就是那種有媽媽的味道,朋友不讓我看菜單,直接就替我點了一碗蠔仔湯米粉,說我定必一試難忘。

米粉上桌,先是一陣蠔仔獨有的海鮮香氣撲鼻而來,再加上炸蒜、冬菜、蔥花,各種香氣集結一身,未吃已經教人胃口大增。我將表面看來平平實實的蠔仔米粉送進嘴裡,牙齒輕輕一咬,肥厚的蠔仔立時噴發出鮮嫩的汁液,再加上湯底的鹹香,那種鮮味前所未有。

第一口的米粉已經叫我如此着迷,我於是急急再吃一口。朋友見我吃得如此心急,即笑道:「把這些辣椒加進去吧,包妳吃過更加欲罷不能。」然後是一陣狡詐的笑容。我隨手接過他遞過來的透明玻璃瓶,內裡是一堆浸泡在酸醋中的青色小辣椒。

我怕太辣,所以只敢拿一根,連着一些酸醋倒進碗裡。先呷一口湯,強烈的酸味直敲味蕾,我頓時口水直流。

「妳要咬掉辣椒的尾部,再啜掉裡面的酸醋,伴着米粉吃更美味。」

我聽着半信半疑但又非常好奇,於是學着別人輕咬一口,口水淚水立時失控狂飆。那種麻辣果真驚人,我再吃一口帶湯的蠔仔米粉,辣度立時平實了,取而代之是一點甜,跟酸味互相抗衡。表面如斯平實的米粉,鮮、香、麻、辣、酸、甜、苦卻都齊備了,味道能做到如此分明有層次,實在叫人難忘。

吃罷,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朋友叫我再點一碗,我婉拒了,不是吃不下,而是不想吃太多令印象淡忘。人真有趣,就是吃不夠才叫人過癮,吃太多,只會留下痛苦的回憶。

自此,我每次到澳門旅遊,定會想法子到皇朝區走一趟,為的就是去跟這碗尖椒蠔仔米見個面。雖然現在時而世易,無論店面、人情,還是味道已經跟以前有所改變,但我還是對它念念不忘。

味道是一份回憶,回憶包含很多人和事,彼此環環相扣。你會因為想起你的朋友而想起一道美食;同時亦會因為一種味道而想起一個人。我就是這麼一個人,會將味道與人連結,令人生從此百般滋味,解不開,但樂在其中。

Photo by Peter Hershey on Unsplash
Photo by Peter Hershey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