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畸形血管的故事 (1) ——血管造影的兩年前

一直在說「一切從風開始」這是一個有關尋找畸形血管的故事,而好多人會好奇,好人好者,畸咩形呀?一切故事源頭回帶回去五年前的1月29日,這一天,大考驗降臨,入到山頂後,進行急救時,因為自身年輕而有這病因此醫生推斷好大可能是腦內有「畸形血管」。

所謂「畸形血管」是指自身血管發育或與常人的不太一樣,可能有些血管特別短,或特別多彎位,更甚可能是特別脆弱,故有頗大流量的血液流經那些血管,壓力可能過大超過了血管承受的能力而衝破血管,當然這是一個「假設性」的條件或原因,右腦爆了血管是當時唯一有證明的事情,而其他誘病原因如:作息不定時、進食過重口味的食物、全無運動、缺乏休息、工作壓力過大、以及高血壓等全部都成立及予以肯定,唯獨只有「畸形血管」這個假設未獲肯定,因為當時已照過所有可以照的影像科影像斷層掃描圖片都未找到任何疑似畸形血管,需要做「血管造影」才能確實肯定所有微絲血管有否畸形存在。但這個「血管造影」有別於一般影像科的照片圖像照片可以隨便去照圖或斷層掃描圖片,而是一定要有外科醫生收下的案例下才可安排去做,是一個微創型的外科及照影手術,而為何會有外科?

五年前,入到急症室,確認中風,醫院安排一神經內科醫生到場應診,情況危急,考慮到可能要開腦動手術,緊急要求另一神經外科醫生到場。但經照片(大腦斷層圖)得知出血位太接近腦邱(腦幹附近)不能開腦,開腦取血反而會無命,用藥協助身體自然吸收血塊會更好,所以最後沒有做手術。但兩位醫生繼續同時跟進病情。過了危險期意識清醒後也曾經上過外科一晚作觀察要否需要再做手術。最後不用,轉去內科。在內科住了一個月,才轉去物理治療科,及後展開拼命的康復大作戰。所以。從五年前起。神經內科與神經外科都有一位醫生同時跟進我,神內醫生持續跟進到現在,神外醫生就跟進到做「血管造影」及出了報告為止。而其實第一次「血管造影」的安排是在事發後的同一年,但是……

在發病同年11月(已復職上班,崗位有點不一樣)某天下午五點幾突然接到山頂電話說要即日晚上6點前到山頂醫院外科入院登記並安排做血管造影之事宜,基於當時手頭上有工作跟進中而且又完全不知道政府的預約一旦推了就得再等很久很久。在推了後回電家人更被最親和最愛的家人們痛罵至不似人形,再追打電話試圖挽回已經太遅,位置已被其他人拿了,本想完成自身工作的責任心不獲一絲認同與體諒更被追罵得體無完膚,接著就是一等再等,等等等,等到花兒也謝了繼續等,2012年的非人生活過去了。到2013年的康復生活飛耀來了,慢慢連這個本來是最大及最重要的「誘病原因」的假設都完全忘記了,接著2014年都來了,更加記不起這回事。2014年4月時,突然電話再響了說要入院,原來不知不覺所有事情已經有一些年了。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康。

 

註:一般地說,血管畸形是一團異常的成熟的血管有一定的佔位性質,其危害主要是由於破裂出血,或血管栓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