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母親是偉大的,當母乳媽媽就更偉大,除了要全方位照顧好小孩,還要承受身體的變化和痛楚,甚至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遑論做其他事情了。

或者有很多媽媽都有以上的想法,但是,由澳門母乳協會組織的一行十多位現役和退役母乳媽媽參與了去年的銀河娛樂澳門國際馬拉松,想透過活動向所有母乳媽媽以及社會大眾帶出一個信息:她們跟普通人一樣,可以做運動,更可以有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母乳餵哺,不代表這是一切

由小孩出生當天,面對角色的改變,選擇母乳餵哺的媽媽更進入了另一個境界,她們吃的、喝的、做的,都要先想一想會否影響到孩子,尤其是小月齡的寶貝,因為母乳就是他們的早、午、晚餐,初為人母的尤其緊張。

這次訪問了四位曾參加迷你馬拉松的母乳媽媽。Janice 是現役母乳媽媽,她的兒子才16個月大,在懷孕前一直有做運動的習慣,但在產後半年都沒有做任何運動,原因是她聽說過運動後媽媽身體內乳酸增加,母乳的味道可能會改變,擔心寶寶不喜歡那個味道。而今次,Janice 完成馬拉松後立即回家餵哺,兒子也沒有抗拒母乳,事實證明運動後餵哺母乳並沒有任何問題。

現屆母乳協會會長 Mandy 亦表示,不時有媽媽在 Facebook Inbox 問「餵母乳能否做運動,做運動後母乳的味道會不會改變」,因此想透過是次活動,向所有母乳媽媽表示:「餵奶並不是你們的全部,調整心態,母乳媽媽是可以做運動的,亦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有自己的生活。」

Yolanda 是母乳協會的監事長,也是兩孩之母,她表示由以往被幫助,到現在幫助別人,積極站出來推動母乳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社會上經常有人把我們看成特殊人群,可能有人會說:『要餵母乳就不要吃這東西,不要做那樣的事情』,但其實餵母乳只是很普遍的事,我們不希望被特殊對待,有時母乳媽媽承受的壓力很大,包括身體上和心理上的,但餵母乳不等於要道德綁架,這樣只會阻礙持續餵哺,也不應該忽略媽媽們的心聲。」

令人驚訝的是,正在懷孕中的協會副理事長 Jacgue 當時也有到場跑馬拉松,也已是兩孩之母的她解釋因為以往一直有跑步習慣,大兒子出生後也有重新跑步,但在小兒子的誕生後,Jacgue 完全無暇做運動,而在懷孕第三胎前已決心再次參加迷你馬拉松,因此在懷孕三個多月的時候與組員一同在清晨醒來前往起點集合。

 

被需要的感動

Jacgue 的兩位兒子都是以母乳餵哺,憶起最初,其實懷孕第一胎時並非對母乳十分了解,她很感恩在醫院遇到很有耐性的護士,給予教導和安撫情緒,適逢當時山頂醫院開始大力推廣母乳餵哺,她形容是「戰戰兢兢」地給大兒子餵哺母乳了20個月,因懷孕第二胎期間大兒子患了手足口病,擔心繼續餵哺母乳會把病毒傳染到胎兒,唯有讓大兒子戒奶。

Jacgue 認為,餵母乳是一件長時間的事,並非兩、三個月就能看到效果。「當時我的大兒子戒奶後,發現生病的時間比之前長,我先生也意識到,雖然之前吃母乳的時候也會生病,但復原得比較快。」

她也發現,相比母乳餵哺到3歲半的小兒子,大兒子比較收藏自己的情感,可能與強行戒奶有關,導致缺少安全感。迎來第三個小孩,Jacgue 當然會繼續餵母乳,除了因為小孩抵抗力會較好,也希望與小孩之間的感情較佳。「做媽媽的都只是想與這個生命有個連結,就算不餵母乳,一樣需要花時間與他們相處,雖然餵母乳真的是很麻煩,很辛苦,但因為知道孩子只需要媽媽,其他人取代不到,慢慢會發現那是值得的。」

Janice 也有相似的經歷,她表示一開始只打算餵母乳半年,但在寶寶開始吃輔食後,感覺相對輕鬆,因此繼續餵哺;而最大壓力的時期是產後五個月來月經,奶量下降一半,想要寶寶吃全母乳的 Janice 唯有努力追奶,以免母乳量下降。訪問當天 Janice 的兒子生病了,什麼都吃不下,就只要媽媽的奶,Janice 深感能做的就只有親餵母乳給他補充營養和水份。「很感恩自己還在餵母乳,否則可能寶寶唯一吸收養份的途徑也沒有,餵母乳讓我覺得感動的是,我是被需要的,當看見兒子很滿足的樣子時,我就知道我給他的是最好的,很希望可以餵到自然離乳。」

 

做運動可令身心舒緩

然而,跑馬拉松並不是報名然後出席便可以,雖然只是迷你馬拉松,需要提前練習,各位媽媽們如何從照顧孩子之間抽身鍛鍊?

同樣是兩孩之母的 Mandy 認為媽媽們可以預先跟家人或家傭溝通和協調,設定時間表。「其實我們不是同一時間去練習的,因為我們每一位都要上班,大家照顧小孩的時間表都不一樣,但有時候我們練習跑步之後會在水塘遇到。當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時候,感覺很好,正如我們為跑馬拉松設計的這件 T-Shirt一樣,”You are not alone“。」

Janice 十分認同,她認為人有惰性,一個人去做運動的動力較少,但如果一伙人一起去完成一件事,很有意義,因此她看到母乳協會組織是次活動後,立即參與其中。她也提到,家人幫助照顧小孩也很重要。「做運動後個人會開心很多,其實另一半和寶寶也會感覺到,因此現在希望可以保持每周做運動的規律。」

Yolanda 補充,原來早在疫情剛開始的時期,由於大家都呆在家,便想到不如建立一個群組,組織大家各自在家做運動,得到有共同做運動目標的朋友一呼百應,後來群組還設定了「打卡」制度,每人每星期要做三次運動,每次要做30分鐘,如果沒有做到的組員要罰買零食給大家,或者捐款做善事。

 

媽媽角色與做運動不相矛盾

Mandy 笑言,其實從未試過落實罰則,真正的作用是互相打氣和鼓勵。她還說,也有組員會跟小朋友一起做運動,因此做運動不代表要把媽媽的角色抽離出來,也可以當作親子活動。

而 Jacgue 認為,無論懷孕還是餵母乳,媽媽的身體狀態一定受影響,加上照顧小孩需要很多體力,有需要花時間鍛練一些核心肌群,她建議小月齡寶寶的媽媽可以先在家中做一些比較簡單的運動,諮詢過醫生和物理治療師的意見,最好是在產後三個月開始做運動,待媽媽們適應照顧小孩的節奏後,可以由不劇烈的運動開始,例如瑜伽,拉筋運動,可以舒緩如「媽媽手」等肌肉勞損,待小孩大一點有人照顧,便可以到室外做運動,如跑步,單車或游水等。她強調,除了愛護小孩之餘媽媽應該注意自己的內心世界,把一些時間還給自己,抽離一下。

Yolanda 有感太多媽媽為了小孩付出很多時間,母乳媽媽更為了保持奶量,吸收了很多澱粉質,但吸收的熱量必定比輸出多,體重通常有所增加。「餵母乳對BB好,但是否需要完全迷失自己?當時我在想,因為我生的兩個是女兒,我更加在想,我要以身言教,讓媽媽成為她們的一個榜樣,我感到是時候在各方面找回自我,包括鍛鍊身體。」Yolanda 更說,誕下第一胎後一直有腰痛問題,更因為一年多後再次懷孕,腰痛問題加劇,但在重新做運動後,腰痛問題馬上得到舒緩,甚至現在腰痛已消失了。

 

問及新一年澳門母乳協會的發展方向,會長 Mandy 表示,希望實行一些網上教學,順應現在母乳媽媽年輕化的趨勢,同時會繼續組織做運動;另外,由於發現很多媽媽希望紀念餵哺母乳的過程,也有不少媽媽能有剩餘的母乳用來做紀念品,因此也會舉辦一些工作坊,以善用一些「多出來」的母乳。

9J0A8610

 

採訪: L. W. Flora, 伯頓
撰文: L. W. Flora
攝影:十月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世界最長的木造橋
下一篇文章住家飯——唯獨唯一一次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