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四十歲(上)—— 一箱 Moët & Chandon 換來的笑容

Photo by justcraazy on Unsplash
Photo by justcraazy on Unsplash

大學時,我曾經在一家法國私房菜餐廳工作了好一段時間。那間餐廳位處港島南區,只提供晚市和預約服務,所以客人不太多,最多也不過三十人。

老闆長居法國,除了能操一口流利法文外,亦融入了當地人的氣質;簡約但追求細節,時而懶慵,時而勤儉,是真正的 Work-Life Balance上班時我工作跟吃喝的時間對等,人工亦很不錯,算是我人生中一段挺快樂的時光。

餐廳風格是法式小餐館那種從容自在,餐廳內放滿了老闆從各地搜羅的小擺設、鏡子和花飾。入夜後我們會將燈光調暗,並在餐廳每個角落點上小蠟燭,再為數之不盡的小燈泡接上電源。餐廳整晚播放著輕柔的法文歌,客人可以靜靜地在獨立房間享用晚餐。

由於餐廳氣氛浪漫,所以每星期都有不少客人求婚和慶祝紀念日等。雖然我們都習慣了各式各樣的場面,但有一次,就連身經百戰的老闆都為之側目。

Photo by julfe on Unsplash
Photo by julfe on Unsplash

當天下午四時,我們才剛回到餐廳,打算為今晚一個二十多人的包場活動做準備,還在擺放餐具時就聽到門鈴響起。開門只見一位先生捧著一個3呎剩3呎的巨型白色大紙盒,從盒上一角窺見,是一個巨型的生日蛋糕,蛋糕之大,就連我們的專業用冷凍櫃也差點放不下。老闆只好將冰櫃內大部份的急凍品拿走,才能勉強將蛋糕放進去。

當我們才剛把蛋糕安頓好,門鈴又響起。開門看見一位年約三十,打扮得非常漂亮的女子,原來就是今晚訂台的客人。她的樣子非常甜美,而她身旁亦站著一位同樣打扮亮麗、氣質相若,只是姿色稍遜的女子。

「我想早點過來佈置。請將餐巾換成這款,Paul喜歡這種顏色。」美女將一疊深灰色餐巾遞給我們,然後轉身跟老闆到包廂視察。

她踏著四吋高跟鞋,扭著腰肢在包廂中靈活地移動擺設,重新擺好餐具,換掉不喜歡的花飾等;她的朋友則根據坐位表在餐碟上放上燙金名片,又幫忙在餐桌上撒上花瓣,好不忙碌。

此時門鈴第三度響起,開門只見一大堆五彩繽紛的氫氣球,美女見狀立即喜盈盈跑到門口,跟朋友接過氣球又走回房間繼續佈置。

不消十分鐘,門鈴第四度響起,這次是一箱箱紅酒、白酒跟香檳,總數八箱。

「麻煩你們將白酒和香檳先冷藏。」美女邊說邊在鋪滿花瓣的餐桌上,再撒上大量藍色和銀色亮片。房間內基本上已經找不到一處沒有被移動或增添裝飾的空間。

wine_rozumma

我跟老闆對望,知道今晚大事不妙。

情況很簡單,首先,包場的客人通常都會很晚才離開,今晚亦不例外,看來不到半夜十二時都不會有嘉賓想離開; 從酒的數量亦可以推測,今晚酒醉嘔吐的情況無可避免,被打破的酒杯亦不計其數;從佈置的浮誇程度而言,明天應該要提早幾小時回來執拾;最後,正所謂物以類聚,觀乎兩位小姐都纖瘦得有如不吃人間煙火,再加上那個巨型蛋糕,相信他們今晚一定會吃剩非常多食物。綜合以上各點,做飲食界最不希望預見的情況,今晚通通有齊。

不過,既然客人已經預訂了,我們亦想知道今晚可以如何瘋狂。

終於,到了晚上六時半,門鈴第五度響起,第一批賓客正式登場。

一場華麗晚宴即將開始。

Photo by wizlil on Unsplash
Photo by wizlil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