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得雲開 —— 龔嘉欣

001

TVB芸芸小生花旦中,有些一出道即嶄露頭角,有些路遙知馬力,正如龔嘉欣(Katy)。Katy 近年劇接劇未停過,一次一次突破自己,演技大躍進,不斷蛻變成長。至今無論於戲裡戲外,都擺脫妹妹身份,予人成熟穩重的感覺。任何人也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被看見,Katy 的演技越來越得到觀眾的認同,絕對得來不易。

Katy 在《殺手》飾演殺手「Dark Angel」喜怒無常,外型突出,同以往的角色有很大的對比,Katy說:「作為演員盡了能力去演出,評價就交給觀眾,在我而言,當然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當初都會有擔心觀眾接受不了這個癲狂的角色,畢竟打扮和演繹都是比較誇張,幸好到播出時候,配合劇情,加上觀眾開始熟悉了解這個角色,就不擔心了。」Katy 反而覺得「Dark Angel」能帶出一種新鮮感,相信自己不會再有第二次嘗試這類的造型。

Katy 在《殺手》演活 「Dark Angel」這個角色癲喪與可憐一面,Katy 續說:「『Dark Angel』這個角色的人物設定非常豐富,有瘋癲的一面,也有柔情的一面,作為演員,演起來其實是十分『過癮』的。」每個角色都有不一樣的故事,這次發掘了另一面的自己,她希望將來都可以有更多方面給觀眾看到。「Dark Angel」是 Katy 入行以來其中一個印象最深刻的角色。當然,作為演員,Katy 認為每一個角色都有獨特之處,但這一次「Dark Angel」她當是一個大考試 ,畢竟她是第一次拍武打戲,再加上文戲,角色的感情也較複雜,難度甚高。

在《殺手》中,動作武打戲份眾多,看見 Katy 拍攝連場對打戲,以至傷痕纍纍,Katy 坦言:「體力上的勞動是比較大,雖然辛苦,但當成功做到武術指導他們安排的動作,會有一份滿足感,而且拍打戲,已經有受傷的心理準備,瘀傷少不免,當刻的環境,整個團隊都很有心想順利完成,在這個動力下,不會覺得辛苦,只是想着怎樣做得更好。」Katy覺得拍《殺手》不可以用犧牲來形容,反而是順利完成了一個考試,雖然有受傷流血,但看到出來的效果也是值得的。

Katy 直言:「其實演戲好玩的地方,就是當順着劇本,然後配合當時環境和對手,產生出來的化學作用,所以大醬園的『細么』,其實都是順着劇本自然的演出來,當然,眼神的配合亦十分重要,所以演出的時候要特別留意。」

在 Katy 的拍劇生涯中,《金枝慾孽貳》的「木都兒」、《幕後玩家》的「Carmen」和《殺手》的「Dark Angel」,對她來說都是較大的考驗,在不同的年齡階段,面對不同程度的挑戰讓自我,但更重要的是,除了自身的努力,Katy 覺得入行多年,要感謝不少幫助過她的人:「《盛裝舞步愛作戰》的錢國偉監製,沒有他,我不會開展演戲之路,到《金枝慾孽貳》 的戚其義監製,他找我做一個這麼重要的角色,而且和多位視帝視后前輩演對手戲,很多謝他給我這個重任,再到《幕後玩家》的陳維冠監製,多謝他的信任,跟他合作了三次,都令我有更多面向給觀眾看到,每一次都有驚喜。」Katy 拍了眾多劇集,她說很幸運多了很多家庭成員和好朋友,《誰家灶頭無煙火》多了爸爸、媽媽、哥哥和叔叔,《水髮胭脂》又多了媽媽和姐姐,華哥(岳華)、Helen 媽 (馬海倫)、棠哥(歐錦棠)、Jason(陳智燊)、司棋姐(李司棋)和 Joyce(蓋鳴暉),他們對我像親人般對待,所以 Katy 在此特別感謝他們的愛錫。

看見 Katy 和「少婦聯盟」幾位姊妹感情良好,如有機會「少婦聯盟」再一次合作,Katy 希望是類似sitcom 的形式,是帶給大家輕鬆和快樂,在戲中她們可以飾演自己,「把我們生活中搞笑開心的事情帶給大家。」

Katy 相信很多事情都有安排,在對的時候,就會自然發生,她都是一直順着走。她坦然自己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女生,但是她相信經歷和時間,會令她成長,更加了解自己,而成為一個有自信的女生。如果要說自己的優點,她覺得是一份感染力,她是一個報喜不報憂的人,經常令身邊的人開心。

 

採訪及撰文:Diana

分享
上一篇文章日本夏季的花火大會,燦爛的火屑卻是為了靈而綻放
下一篇文章快速定位蟲害農民用智能電話抗災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