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屬於澳門的味道 —— 採訪菜蜜妹妹阿詩

小編愛睡,因為怕失眠一直很少喝咖啡、奶茶,所以每次去茶餐廳不是飲樽裝飲品,便是菊蜜、菜蜜,得知要採訪菜蜜廠接班人當刻,即使沒有菜蜜在手邊,味道卻從回憶湧上味蕾。澳門金來菜蜜廠營運將近40年,本以為負責人應是沉實的中老年人士,誰知卻是一位健談、爽直的年輕女子——阿詩,她已為兩子之母、是菜蜜廠的接班人,更是大家眼中的菜蜜妹妹。

 

20181114-AM4A0200

來自街邊茶檔的風味

從小喝菜蜜長大,小編好奇創始人是如何開始製作菜蜜。問到菜蜜的初創源頭,阿詩一臉自豪地說:「現時我們飲到的3款菜蜜——純正菊蜜、西洋菜蜜和無花果蜜,全是由茶伯首創的。」茶伯是誰?原來茶伯是阿詩丈夫的公公 (即老爺的外父)。阿詩表示故事要從1954年開始說起:「茶伯於5、60年代經營路邊茶檔,而想當年到茶檔吃個早餐、嘆個下午茶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為了生意,儘管茶伯天生患有眼疾,仍堅持每天與太太一起把茶檔車仔以步行方式由台山推到西灣這個當時上流人士較集中的區域擺檔。茶檔做早巿、午巿和下午茶,供應麵包、多士和飲品。而茶伯經營茶檔時,為了售賣上述3款自己研發的菜蜜,須要每天凌晨3、4點起床煲製,再一枝一枝地盛載好,讓客人即飲。就這小小的檔口,養活了茶伯一家九口。」

 

濃縮菜蜜源自女婿心思

茶檔供應的飲品,又是如何變成現時枝裝、在超市出售的濃縮飲料呢?原來一切源於女婿的心思。阿詩表示:「70年代中期,茶伯的女兒結婚後,女婿擔心茶伯每朝3、4點起床煲菜蜜太辛苦,於是便開始研發把菜蜜變成濃縮。自此,茶伯只要把濃縮菜蜜加水沖就可以拿去賣,每天可多睡2至3個小時。」

 

64年的味道・39年的包裝・6年的品牌

1979年起,茶伯自創的3款菜蜜正式上廠,同時亦有了自己的包裝。細心一看,樽上包裝紙的圖案很有5、60年代的味道,是特別為懷舊而設計的嗎?非也!阿詩說:「包裝由1979年沿用到今天,而菊蜜和無花菓蜜的設計是當年的畫師親手繪畫的,而且以前是家庭式作業,招紙都是靠人手一張一張貼到樽上。」由於玻璃樽損耗大,加上較難保證衛生條件,菜蜜自2012年起由玻璃樽轉為膠樽。現時,膠樽由機械化生產和包裝,再以人手方式把菜蜜入樽,遺憾的是,舊式招紙雖有紀念價值,卻一張都未被保存下來。

仔細一看,樽上包裝找不到品牌名字,只寫上「金裝菊蜜」。阿詩解釋:「以前,這個菜蜜沒有名字,我曾經問老爺同樣的問題,老爺回答:『就是叫純正菊蜜』。由於曾被冒認,後期就加上『金裝』。轉用膠樽後,我們覺得有一個正式名字比較好,最後才以『金來』命名。阿詩笑言:「由於菜蜜於金來工業大廈生產,所以就取了這個名字。」

 

菜蜜是「濃縮」的!!!

採訪前,小編印象中的菜蜜包裝分為玻璃樽和膠樽,一直知道玻璃樽裝的是濃縮的,由於習慣影響,就直覺認為膠樽裝是即飲的,一問之下,原來大錯特錯啊!而錯的還大有人在。阿詩提到了換樽後的笑話:「除了曾被誤會為別的品牌外,換膠樽後亦鬧出了一些笑話。之前去福州參展,我們的貨比人早到,但卻發現貨物的箱被拆開了,枱底下還有兩樽打開了的菜蜜,還喝了一半,哈哈!」她強調:「現在已完全沒有玻璃樽裝了。因此,膠樽菜蜜與以往一樣是『濃縮』的。」按照品牌建議的沖調方法,應以適量「滚水」或凍開水沖飲,比例是1份蜜比6份水,在此提提各位讀者,暫時不要即買即飲呀!會「甜到漏」呢!當然,為了滿足客人的需要,阿詩在訪問中已透露,2019年將會推出即飲裝,大家拭「口」以待啦!

 

為追夢,由家庭主婦到公司CEO

原來,澳門金來菜蜜廠於2016年9月曾一度結束營業,阿詩說:「因為家族有其他生意,本身的收入已經相對穩定,但菜蜜只做澳門市場的生意,其實盈利甚少。在這情形下便悄然結束了。」2016年11月尾至12月初,客人向阿詩查詢為何最近沒有供貨,回家一問之下,才知道已經結業。

阿詩婚後生了兩個小朋友,當了8年家庭主婦,為何接手已結束的生意?阿詩說:「我丈本身已有穩定的工作,對做生意的興趣不大,但姑奶 (丈夫的姐姐) 從小陪伴這個品牌一起長大,不甘心這品牌從此消失,不論在私人感情或經濟效益上看,都不想就此結束。然而,她現處理的工作繁重未能兼顧,也便支持我來接手。」就因家姐的一番話,阿詩決定為她追夢。同時,阿詩也是從小喝菜蜜長大,有感要為家姐也為自己守住這個澳門人的童年回憶,找回屬於澳門人的味道。經過一個月與家人的商討,阿詩於2017年1月起正式接手菜廠的工作,承擔起延續品牌的責任。另一方面,阿詩的兩位孩子開始長大,也讓她有更多時間和彈性兼顧家庭和工作。

 

有危亦有機,堅持換來的認同

就在阿詩接手不久,公司出現了首個危機。澳門民政總署食品安全中心於2017年中驗出,金裝濃縮西洋菜蜜中的防腐劑含量未能通過檢測,並即時要求生產商及供應商停售及回收有問題產品。

遇上這麼大的困難,阿詩並沒有認為是打擊,反而積極研究問題所在。為了生產健康的飲品,阿詩臥薪嘗膽,除報讀一些與食品安全相關的課程外,更親身嘗試不同的添加劑。她表示:「感恩上年『出事』,讓我有一契機全面檢視配方。當時,我把所有的添加劑都買回來逐一測試,所以你現在問我甚麼是安賽蜜、甚麼是甜蜜素、甚麼是阿斯巴甜,它們的味道是怎樣,市面上買的飲品有否加這些東西,我打開樽蓋一試便能試出。因為當你要知道產品是用哪一種原材料,你必須親自試過才清楚的。」

同時,亦因為這件事,阿詩得到長輩的認同和讓她有更大的主導權。最初接手因首踏商界從事與過往工作不相關的範疇,且年紀尚輕,阿詩雖然提出了很多改善建議,但未能全為長輩所接納。但當產品出了問題而阿詩冷靜積極想方法解決,他們也從過往的心有懸念到今天的充分肯定。為此,阿詩認為公司之前出現的危機,同時亦為她帶來了機會。

 

保留原始風味,著重材料健康

提到飲食健康,阿詩分享了自己為孩子購買食物的標準——「如果食物標籤中,有三樣成份是我看不懂的,我就不會買給他們。」阿詩對孩子的飲食有要求,對菜蜜的成份更有要求,阿詩強調:「雖然一羹糖精等於幾百羹糖,但我不會使用,縱使現時的成份讓成本價格比其他同類產品要高。自己有小朋友,明知是不好的,就不會加進去。我生產的菜蜜中,糖和香味是真的來自原材料——蔗糖。」

 

阿詩「即使失敗,人生仍然是精彩的」

接手生意初期,阿詩很快就面臨事業低潮,她說:「最初逐間舖sell,跑了3至4個月,完全沒有成績,感覺好累。」可是,阿詩絲毫沒有放棄的念頭,她的性格爽朗,更有一分堅持,說:「對我來說,或就是從來沒有開始,開始了便要做到最好,即使失敗,人生仍然是精彩的」。她認為工作最大的滿足感是「有人記得起這個品牌」,而最大的得著是「做生意後認識的人多了,學的東西也多了。」現時,阿詩的目標是把菜蜜推廣到中國的四大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期望有一天北上廣深都能找到這個澳門品牌,也讓更多的人嘗試澳門的獨特味道。

 

採訪:Nicola Tam、Bee Wu、伯頓
撰文:Nicola Tam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設計:翼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不只是「最接近神的男人」── 黎諾㦤
下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