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海,我們多麼的熟悉;但對於住在我們海域附近的動物,既熟悉又陌生,或許從電視、書本、水族館經常看見,但認識又有多深?

你又是否知道,一直在我們附近的中華白海豚,受到填海工程、水質污染和海洋垃圾的影響,數目只餘下47條?

一位來自澳門的女生,了解到海豚的情況後,全心全意投身在香港野外海豚的生態研究,以及海豚保育的推廣和教育工作。她幾乎每天都會觀察海豚,但她更希望的是,看見更多海豚媽媽帶著海豚寶寶躍水而出。

Viena 7 (1)

 

「海中大熊貓」

麥希汶(Viena)目前在香港全職進行野外海豚生態研究的工作,長期監察中華白海豚和江豚的活動;同時,她也是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的成員,義務進行海豚的宣傳、教育及推廣工作。

珠江口是中華白海豚在中國其中一個重要的族群,他們吃河口魚維生;而香港的大嶼山就是位於珠江河口的其中一面,因此 Viena 的團隊主要在大嶼山進行研究。

這工作聽下去十分有趣,但其實很不容易,首先至少要求不怕暈船。「我們一星期會出海三至五天,觀察海豚的數量、行為,拍照記錄和分辨每條海豚;而另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上山,從定點的高處觀察海豚。」

Viena 解釋,在山上可以完全不被海豚發現的情況下,觀察海豚的活動。「透過這方法,我們可以知道,例如興建一座橋之後,海豚會不會避開橋而活動;又例如一些工程船或高速船的出現,可以觀察到海豚會不會因此改變游水的行為。」

7 陸上觀察 (Daphne Wong 白海豚失樂園)
陸上觀察. (photo: Daphne Wong 《白海豚失樂園》)

珍貴的中華白海豚被稱為「海中大熊貓」。在1997年香港回歸的時候,海豚被譽爲吉祥物,但事實告訴我們,他們的遭遇並不吉祥。「我們研究得知,海豚的數目由2003年的188條,到2017年,只餘下47條,比例下降了75%。」Viena 說。

那是為甚麼?「人類的活動和海豚有很多衝突,如沿岸的發展、填海工程等,會令海豚失去棲息地;一些漁業的活動,尤其是拖網捕魚的方式,有機會纏繞著海豚,令海豚不能上水呼吸,導致死亡;還有高速船頻繁地來往香港、澳門和深圳,嘈音會趕走海豚,影響他們靠聲音來覓食,亦會因為船速太快,海豚有機會被撞傷致死。」

除此之外,水質污染等其他生活壓力也影響著海豚的繁殖、免疫力和成長。「死亡多了但出生少了。以前100條海豚裡,會看到一條海豚BB,但現在可能1,000條海豚之中,才會看到一條幼豚。在2016年和2017年,我們只觀察到一條海豚BB誕生。」Viena 還說,海豚媽媽在哺乳時,不知不覺地把海洋中吸收到的毒素也帶給海豚BB,有機會導致幼豚夭折,群體健康出現問題。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曾記錄了一段令人心痛的短片:在2015年,一條編號為CH34的中華白海豚,在海上用身體頂著它死去的海豚BB,漂了七天七夜。)

 

愛環境的她

Viena坦言,她並不是從小就喜愛動物和海洋,但很喜歡看動物的記錄片,也因為曾看過一本講述環境保護的漫畫,開始對保護自然環境有興趣,因此在準備升大時,選擇了修讀環境科學。

也正正在大學期間,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在 Viena 就讀的大學舉辦了一個課堂,讓她了解到海豚的困境及受到的威脅,意識到需要更多的保育。因此由暑假實習開始,決定投身這一特別行業,到畢業後正式加入研究團隊,至今已有5年多的時間。

一個女孩隻身到香港「上山下海」,但無懼辛苦的 Viena 形容自己很幸運。「雖然媽媽經常說很擔心我的工作辛苦,需要日曬雨淋,但其實全家人都十分支持我,也給予我很大的自由度,做自己有興趣的事。」相信不論甚麼職業,只要得到身邊人的支持,辛苦也變得不辛苦,變得值得。

 

選擇的力量

讀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們不是研究員,又能做一些甚麼來幫助海豚?

「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平日可以多留意自己用的產品,如潔面乳、牙膏等等,有沒有一些成份會傷害海洋,例如一些含微塑膠的產品,使用後會隨著水流入大海,不知不覺地被海洋生物吃掉;又例如我們常用的塑膠餐具和飲管,可以多思考這些一次性用品最後會不會落到海洋,影響海洋生物的生存。」Viena道。

她續指,市民也可以多使用一些天然、有機的用品,可以減少海洋污染的問題,因為現在海中的污染物、毒素、重金屬等都是來自人類使用的化學品。「海洋生態的健康與我們人類都有很大的關係,我們吃很多海產,但內含的重金屬我們看不到,受影響也不知道。所以,在吃海鮮時,也可以多留意,選購一些可持續海鮮。」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舉辦的其中一個重點活動,是海豚考察團,帶公眾出海認識海豚。但 Viena 說,這個活動的重點是不可以干擾海豚,也不能對他們造成傷害,是希望讓市民了解可如何保育他們。「我們會帶市民出海半天或一整天,遵守觀豚守則,由資深的導賞員指導市民,帶出保育知識。」

但是,大澳有一些不守觀豚規則的小艇,每次只帶遊客出海看海豚20分鐘,為海豚帶來滋擾,也曾經因高速駕駛令海豚受傷致死。因此,Viena 不建議公眾乘坐那種小艇,認為這也是想愛護動物的消費者可以選擇的。

 

發展必然造成破壞?

為了還給海豚一個更好的棲息地,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發起了「一人一信救海豚:支持成立大型海岸公園及高速船改道」的簽名行動,目前已收集了一萬七千多個簽名。

然而,Viena 表示,團隊數年前已給予「南大嶼高速船改道南移」的建議寫給公共部門和船公司,但一直都沒有得到支持。「他們認為改道高速船會令乘客不安全,因為會令一部分船程較離岸和大浪;但我們知道,改道只會令船程增多8分鐘,而且原本離開大嶼山後,在珠江河口都有一大段船程是在離岸,都是大浪的海域,改道其實不會造成太多不便。」

而成立大型海岸公園方面,Viena 解釋,早在10年前,已有計劃在大嶼山兩個位置建立保護區,但到目前仍未見成果,而且兩個保護區是分散的,中間有高速船經過,海豚一樣有機會被撞傷,不能保護他們的生態走廊;但如果高速船改道,便可以連接兩個保護區。

Screen-Shot-2017-07-01-at-9.27.07-AM

Viena 認為,「先破壞,後保育」的發展方向已為海洋帶來不可逆轉的破壞。「要幫助海豚的話,應該在工程開始之前去做,清楚對海豚的威脅,令工程可以保護海豚;然而,以港珠澳大橋為例,在工程期間所做的補償措施,例如嘈音的隔音屏障、填海的隔泥沙網,甚至工程完成後在旁邊建立給海豚的補償區,都無法遏止對海豚的影響。海豚失去了一個棲息地,並不能在另一地方補償。」

但她認為,現在橋建好了,是改變不到的事實,我們應該吸取教訓,令更多人知道建設為海豚帶來的影響,作為教訓,不犯重複的錯。

可是,海豚即將要面對另一大威脅:香港的「明日大嶼」發展目標。Viena 解釋,因面積很大(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填海160公頃,而「明日大嶼」需填海超過1000公頃),對海豚的影響可能不只是十倍。

「雖然目前海豚的重要棲息地不正是明日大嶼的位置,但因為海豚都在附近出沒,有機會影響到他們,甚至更加影響江豚,他們住在河口離岸一點的地方,因為江豚性格比海豚害羞,沒有很多人認識和研究他們。我們認為,一個那麼大型的工程開始前,應該要進行多年的研究,而不是現在做一點的調查便可以了。」

 

人人都想看見海豚,難道人人都要看見海豚?

除了野外海豚研究,Viena 亦十分關注圈養海豚的問題。世界各地不同的海洋館仍會捕捉野生的海洋生物,放進館內圈養「海洋館都會說保育,但圈養其實是虐待海豚,是假保育。因為海豚本身的活動範圍很大,圈養會令海豚的活動範圍變得很小很小,令他們出現異常行為,身體和精神上都會出現毛病,因此壽命會短很多。」

另一方面,Viena 認為以參觀海洋館、水族館的方式向大眾宣傳和教育「環境保育」,扭曲了正確的觀念,尤其是小孩子,只會向他們傳達「人類可以控制動物」的思想。

「其實人類去認識海豚不一定要去參觀困住他們的水族館。例如恐龍,小朋友都沒有見過真的恐龍,但都十分認識和喜歡恐龍。因此,向小朋友教育一種生物,不一定要看見真實的他們。」

Viena 表示,近年看到了香港海洋公園在這方面有所改善,例如展示野外海豚的畫面,亦減少了馬戲式的海豚表演。她希望可以向其他地方借鑑,用一些新科技,模擬海洋環境,慢慢取代圈養海豚。

Viena 3 (1)

 

把經驗帶回澳門

對於未來,Viena 希望把海豚保育的知識帶給澳門人,尤其是年青人。「在香港的小學、中學都已經有一些關於海洋生物的講座,讓學生從小就了解他們近岸的海洋生物,也透過出海的活動,令學生認識目前對海洋的破壞。」

 

採訪及撰文: L. W. Flora
攝影:Alex Chan

分享
上一篇文章那片雲
下一篇文章草莓鼻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