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與苦瓜——年少不懂好滋味

Photo by Ryunosuke Kikuno
Photo by Ryunosuke Kikuno

歷時短短十數天的2020東京奧運,就成了近年最令我投入的國際盛事。大家在茶餘飯後的閒話家常都是圍著奧運的消息打轉,手機上的即時快訊響個不停,心裡總是無時無刻記掛著,想知道所有第一手資訊。每天打開電視機、收音機、電腦,全是排山倒海的奧運消息,在眾多資訊中,我個人比較喜歡了解運動員背後的小故事,譬如日本抗癌女泳將池江璃花子奮鬥重生的熱血故事;來自吉里巴斯的舉重選手 David Katoatau,舉重失敗後跳起舞蹈來,原來是為了引起社會關注,了解全球暖化引至海平面上升,他的國家快要被海水淹沒的事實;烏茲別克體操選手 Oksana Chusovitina,以46歲高齡參加第八次奧運,為的是替罹患重病的兒子籌措醫藥費。

還有更多更多感人和鮮為人知的故事,這些故事為整個奧運會帶來更立體和深刻鮮明的形象。或許是疫情關係,大家也很久沒看過或參與過如此盛大的全球活動,能看見一大班人聚在一起揮灑汗水,血汗交織,開心失落,激情感動,看得在電視機旁,因長留家中抗疫而缺乏運動的我都熱血沸騰。

我以前很討厭看奧運節目,因為奧運都在暑假舉行,電視台為了全天侯從早到晚報導最新戰況,就會犧牲所有卡通片時段,對孩子而言,看著運動員跑來跑起實在說不上有趣,要明白,我們才剛從每星期的例行體育課解放出來,那來興趣再去看成年人為了一面獎牌而做運動呢?!所以只要適逢奧運,那年的暑假就注定是苦悶不堪。

Photo by rose_reshma on Unsplash
Photo by rose_reshma on Unsplash

這情況有點像吃苦瓜。到目前為止,我還未遇上一個小孩會跟我說喜歡吃苦瓜,饞嘴如我小時候亦對苦瓜敬而遠之,光是被夾過苦瓜的筷子碰過的菜,放到口中都會被我立即吐出來,可見我討厭苦瓜的程度。

有人說苦瓜是半生瓜,人生過了大半子就自然能懂其甘苦滋味,不過我不用待到半百,二十來歲就已懂苦瓜的美味。吃苦瓜愈苦愈高興,沒苦味的苦瓜是三不像,我認為如果怕苦就不要吃苦瓜,吃吃意大行青瓜、節瓜好了,別去嫌苦瓜苦。這情況就如有人特別喜歡吃魚腩、魚頭的肉,貪其嫩滑的質感,不過既然要吃就一定要懂啃骨頭,怕骨頭就不要吃,要知道「食得鹹魚抵得渴」,就是因為要經過千辛萬苦才嘗到那一點點肉,就是因為苦澀過後的留香回甘,才使它們顯得珍貴。

吃魚能吐骨,吃苦瓜能欣賞其苦味,都是一種能耐;年少時缺乏耐性,不懂從細微處明瞭大義,不是甚麼半生瓜那麼誇張,只是人大了,知道做運動很辛苦,別說要我跑一百米,平日難得追趕巴士一次都已經要了我的命,心臟快要從口中跳出來;偶然跟朋友相約爬山,簡單如走走家樂徑,都讓我筋疲力竭好幾天;就算只是平日到超級市場購物,光是將一袋十公斤米扛回家,我已經累得快要哭出來。現在有這麼多人年年月月來努力不懈默默練習,進行一次又一次高質高能量高難度的極限挑戰,了解到再微細的事都要付出一定的努力才有回報,更何況做運動員很多時更沒回報可言,所以我這是五體投地,打從心底的佩服。

人長大了,能懂苦瓜的苦,亦能體會奧運會背後的甘苦。謝謝在這個炎熱夏天,為我帶來這麼多感人時刻。

Photo by Roberto Nickson on Unsplash
Photo by Roberto Nickson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