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季節

IMG_4708

失戀,總是在寒冬,在炎夏,在悶濕的春天,又或是在乾枯的秋天。 失戀,永遠不會有好天氣。

看見落葉,流幾行淚,看見溜狗,又流幾行淚, 如林黛玉托世,任何事都可以自憐含淚一番。

美琪又失戀了,「我不相信愛情。」她對姊妹說。

「到愛情來的時候,你又不是一頭裁進去。」 姊妹說。

「人有悲歡離合,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再美好的事終會結束,過程越開心,失去的時候越是傷感,唉⋯⋯」

結了婚有孩子的靜儀聽得有點不爽,想說點甚麼,但看在她失戀份上又止住了。蜜運中的小娜說: 「才不是呢,你看靜儀多幸褔,有好老公又有一對可愛的子女,緣份未到罷了,你最後一定會找到真命天子,幸福美滿的。」

美琪看了一眼靜儀,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說:「說的也是,靜儀一畢業就結婚,轉眼孩子都快要上中學了,人生該做的事都完成了八九成。 而我,卻是形單隻影,就是傳說中的剩女、敗犬, 連親朋戚友都開始看不起我了,以為我性格有什麼缺憾呢。」 說完眼又開始紅起來。小娜見狀忙說:「我也是未婚,我們都貌美且能力好,實是黃金盛女,盛放的盛啊,要招親,定由黑沙環排隊到黑沙灣。」 小娜抱着美琪逗她,她們又一起笑起來。 小娜和靜儀一邊替美琪傷感,一邊替自己開心,美琪的戀愛經歷可寫一本長篇小說,聽她說愛情是一種娛樂,而且她一失戀,又可趁機相聚,何樂而不為?

聚會過後,美琪又回復那種心有千斤重,眼皮聚着一鶴淚的狀態,緩步走路回家,冬天風大,行人都縮起來匆匆行走,她卻站在黃燈下,讓疾風掃着臉上的淚痕,心想: 「男人說變就變,愛的時候山盟海誓,不愛的時候像一個口吃的智障兒,甚麼跟什麼也說不清。女人不易變,但總是清清楚楚,沒有拖泥帶水的。 我為甚麼總是在男人未開口的時候就猜出八九,還幫他們說出未說完的話,如「你不再愛我」之類,又或是「感謝你給我美好回憶」之類的話讓他們好下台,下次總得甚麼也不說,讓他傻傻的口吃着、不知怎樣完場也好。」 想着又笑起來,不一會兒又傷心流淚。 冬夜已深,一個女人倚在燈柱下,不知為誰笑,為誰哭?

一個月之後美琪收到小娜的結婚請柬,說要美琪做伴娘,美琪笑着恭喜,一口答應。

其實她已將失戀這件事拋諸腦後,只是心裏既為小娜即將結婚歡喜,也為自己形單隻影可憐,不知幸福何時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她把請柬裏頭的西餅卡交給媽媽,然後說: 「小娜結婚了。」 她媽媽欲言又止,想了一會兒便說: 「俊榮很久沒有上來吃飯,叫他閒時多上來,有時女孩子也該主動些,現在的男人不迫緊一點不會主動求婚的,你害羞,我幫你問問他也好⋯⋯」

美琪冷冷地掉下一句「我們分手了。」就走入房把門關上,她媽媽和正在看電視的爸爸互看了一眼,一屋無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