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高加索15天行(二):宗教美景並融的格魯吉亞

vpd 前述完成了第一站阿塞拜疆巴庫的行程,坐夜班火車 (21:10出發,車程約13小時,第二天10:20到達) 前往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

 

第四天

火車還好設有冷氣,雖然是一等車廂,但火車行駛的聲音實在是太嘈,整個車程都睡不著。火車上與來自沙地阿拉伯的S.K.先生同一個包間。S.K.是一位醫學博士,他是先到第比利斯,再去巴庫,現在回第比利斯,兩天後回家。在傾談中得知原來他沒有準備餘下兩天的行程,而我去的地方他又沒去過,所以便決定一起出行,我們也住得近。

到埗後要先換點錢買去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Yerevan)的火車票。但S.K.突然給我100拉里 lari (GEL),1 GEL約等於3.3港元,說之後才還,真的令我太意外。由於感覺坐一等火車廂也好不了多少,所以今次就買二等,約200港元。選擇坐夜晚火車是為了省時間。火車是隔天一班車發往埃里溫,而且是單數日子出發,回程是雙數日子。但夏天時候,好像每天都有車去埃里溫,而夏天的回程時間是下午,其他時候是晚上。

火車站外就是 Station Square 地鐵站,酒店7 Rooms Hotel 位於距離四站的 Avlabari 站。第比利斯地鐵只有一種卡,可無限次充值,每程0.5,一張儲值卡可供多人使用,工本費2,保存好發票便可退回工本費,卡內餘額也可退回。地鐵運營時間為6:00至24:00。

酒店距離地鐵站只有5分鐘路程,近地標聖三一大教堂(Holy Trinity Cathedral)。S.K.住在前一站Freedom Square,稍作休息我們便坐地鐵到 Didube 站轉搭小車(marshrutka)出發姆茨赫塔(Mtskheta),車程約30分鐘,1GEL。這是整個格魯吉亞的宗教中心,也是古時格魯吉亞的首都,全城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主要參觀三個教堂,分別為生命之柱教堂(Svetitskhoveli Church)、Samtavro Monastery 及聖十字修道院(Jvari Monastery)。

 

格魯吉亞人主要信奉東正教。生命之柱教堂是格魯吉亞多位國王加冕的地方,裡面也安葬了數名王室成員。據說,耶穌受難時所穿的長袍埋藏於教堂內一石碑下。在格魯吉亞,進入教堂女性要戴頭巾,穿長衣長裙。如果忘了攜帶,一般都有免費提供。男士也要求穿長褲。其實我發覺最重要是女性有戴頭巾,對遊客來說其他都不是十分嚴格要求。

到訪後已經差不多下午4時,我們還未吃飯。問了一下 KTW酒窖餐廳的位置,原來就在 Samtavro Monastery 對面。這家餐廳環境很好,我們坐在窗口位可以望到修道院。第一頓格魯吉亞餐,點了蘑菇湯、牛仔肉(好似西洋菜湯),當然少不了紅酒,其實格魯吉亞是葡萄酒的發源地,有逾8,000年歷史,歷史遠比法國悠久。格魯吉亞的葡萄酒可以分為甜酒、半甜酒、乾酒、半乾酒、加烈酒和氣泡酒。我最喜歡半甜酒,易入口。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聖十字修道院位於山上,必須包車上去,一般開價20GEL往返,Samtavro Monastery 外面就有很多選擇。為了紀念基督教傳入格魯吉亞,在西元4世紀女傳教士 St.Nino 在這裡把十字架第一次在格魯吉亞豎立,兩世紀後在同一地點建立了聖十字修道院。

山上可俯瞰姆茨赫塔古城及 Aragvi 及 Mtkvari 兩河交匯之處。Samtavro Monastery 就是 St.Nino 居住及祈禱的地方,這裡也安葬了格魯吉亞首位信奉基督教的國王 Mirian 及其皇后 Nana。

 

回程後就在 Samtavro Monastery 外面等小車回 Didube 站。Didube 站一帶有很多兌換店,匯率也不錯,馬上換錢還給S.K.。其實多留幾天後,便會發覺到處都有兌換店,兌換店與酒鋪一樣多。由於明天計劃去北部的卡茲別克,正式稱為斯特潘茨明達(Kazbegi/Stepantsminda),所以也順便打聽了拼車的價錢。然後我們就一起離開,回各自的酒店,明天再一起出發。

回酒店稍作休息後,雖然昨晚一直沒有睡好,但還是決定到 Rike Park 坐纜車(2.5GEL)上納里卡拉要塞(Narikala Fortress),這裡是看夜景的最好地點。Rike Park 離酒店大約10多分鐘路程,要塞右邊就是格魯吉亞之母雕像,她左手拿酒歡迎朋友,右手持劍抵禦敵人。

 

選擇走路下山,山下面就是老城。老城旁一帶是硫磺溫泉浴場,第比利斯在格魯吉亞語意思就是「溫暖」,當年的國王亦因溫泉由姆茨赫塔遷都於此。經過 Metekhi Bridge,回到 Rike Park,這裡的重點就是和平橋,和平橋連接了老城和新城。

 

第五天

一早起來,收到S.K.的信息說他還是不去卡茲別克,但約我晚餐。那麼我就獨自出發。到了 Didube 站,找到一個司機,語言溝通非常困難,大概明白意思是如有4人就可以出發,每人20GEL。其實去卡茲別克也可以坐小車,10GEL,時間大約是3小時,營運時間由早上8時至晚上7時,基本是客滿就走,但包車可以和司機約好中途停景點,主要是 Ananuri 城堡及格俄友誼紀念碑。等了大概20-30分鐘,司機找到了兩個會說英語的俄羅斯美女,由於只有三人,所以要每人25GEL。這個當然不是問題,三個人坐得更鬆動,而且可以馬上出發。

往返卡茲別克的公路叫「軍事大道」,可一直通往俄羅斯。因1801年沙皇阿歷山大一世下令修建為軍隊往返格魯吉亞和俄羅斯之間而得名。一路上這個司機非常健談,兩位俄羅斯美女亦以俄語與他講過不停,而我則只能通過她們充當翻譯與司機溝通,亦非常感激她們一路解釋司機在說甚麼。約1小時後會先來到Zhinvali 水庫,然後再過10分鐘就會到達 Ananuri 城堡,建於16-17世紀的 Aragvi 皇朝。

再過多1小時才來到格俄友誼紀念碑,可惜正在維修不能進去。這裡的風景真的一流,感覺山特別綠,還可以玩滑翔傘。

 

繼續出發,我們商討了一下之後的行程,來到卡茲別克都會上位於海拔2,170米的聖三一教堂(Gergeti Trinity Church),由於上山的路況非常差,所以需要另外包車(Jeep)上去,一輛車大約45-50GEL,如選擇以徒步的方式上山,需要3小時。她們計劃是先上去,回來後再去 Rooms Hotel Kazbegi 用餐,之後再坐車回第比利斯,非常好,與我心目中的安排完全一樣。

1時終於來到卡茲別克,司機幫我們找了車,45GEL,即每人15,他會等我們回來後再送我們去酒店用餐。上山的路非常崎嶇,在車上我們不停地搖來搖去,車程約30分鐘。到山上,這裡的風景更美,藍天白雲,更可遠眺格魯吉亞第三高峰、高加索第7大高山,海拔5,047米的卡茲別克山(Mt. Kazbek)。要是5月中至6月初來,山頂仍有雪肯定會更美。

 

回來後已經3時多,司機馬上送我們去吃飯,約定4時半離開。酒店位於卡茲別克山山腳,如沒有包車又要再打車上去,突然覺得這個包車實在太值了。酒店環境特別好及寧靜,如有時間一定要在這裡住一晚。回程司機只收我們每人20GEL,不過最後我們都給他小費。

 

7時半到達 Didube 後,我便趕去與S.K.晚餐。Abajuri Cafe 位於自由廣場附近。這家店的食物很好,在 Trip Advisor 的評價也很高。到最後他竟然靜靜的去了「埋單」,說是為了多謝我昨天及原本今天帶他去玩。吃飽後,我們便各自離開,他坐凌晨機回沙地聖城麥地那,認識了他亦代表將來我的沙地行就有照應啊!而我則慢慢地沿著餐廳的路走回老城一帶,這條路有很多賣酒的店鋪。

 

今天行程比較輕鬆,主要是到哥里(Gori)及在第比利斯市內走走。到夜晚就會坐火車到埃里溫開始亞美尼亞5天遊。

早餐後退房,5天後回來也是住這個酒店,所以行李箱可以寄存在這裡,我只帶背囊及一個小旅行袋到亞美尼亞。

又是在 Didube 坐車,到哥里大約需要1小時,費用是3GEL,主要是參觀斯大林博物館。博物館位於終點站前,所以要預先跟司機說好中途下車。門票10GEL,如要進入他乘坐過的火車車廂,需要另加5GEL。館內大部分展品都以俄語、格語及英語介紹,其實也有中文,包括「斯大林選集」,還有就是中國政府送給斯大林的生日賀禮。

 

館外有很多導遊,都在拉客去建於12世紀的 Uplistsikhe 洞穴城市,本來是個軍事要塞,後來又建造了修道院,再發展為一個城市,最後於1551年被波斯人入侵而衰落。來之前也瞭解過,但最後沒有去,只在市內去了一個教堂及哥里城堡,再折返第比利斯。

回到 Didube 再轉地鐵去 Freedom Square 站,這裡的 Rustaveli 大街應該是第比利斯最著名的大街了,自由廣場中間是自由紀念碑,一路還有美術館、國家博物館、議會、Kashveti Church 及歌劇院。另外也可以到 Dry Bridge 對面的跳蚤市場看看。

 

一路走又來到昨天晚餐的街道,往前走發現內街有很多餐館,決定回來後試試。

之後見到了很特別的 Anchiskhati 教堂、總統府、以及白天的和平橋及 Rike Park。

 

距離乘搭火車還有兩個半小時,趁天黑前趕去聖三一教堂,教堂於2004年落成,是全球第三高的東正教教堂,在市內很多角度都見到它的蹤影。今晚特別多人,又有警察,應該是有宗教儀式進行。

 

回酒店整理一下,取回小旅行袋便出發 Station Square 站搭22:15火車到埃里溫。

 

(下一期在亞美尼亞 Antonio 又會遇上甚麼事呢?)

分享
上一篇文章星星的祝福:〈木之本櫻 Star Bless You〉
下一篇文章蘇伯麵
喜愛旅遊,夢想是與志同道合的團友周遊列國,但單獨出行更愛挑戰冷門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