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情色

 

綺琪是一個不問天氣的女人。如果踏出家門下大雨,她會折返拿雨傘,微雨的話就淋一點雨就算。如果在路途中遇上大雨,往往怨一下自己,從沒有未雨綢繆的打算。

 

那年夏天,天空的雲沉重得要跌下來,雨水如沒完沒了的石頭敲打着屋頂、簷篷、雨傘、柏油路,綺琪半濕的狀態下在便利店門口暫避, 下雨天的店內特別寒冷,夏天應有的熱流被冷氣完全吞沒。除了等,便是看着別人撐着雨傘來去匆匆。不趕時間的話,她不會買那紅白相間印有便利店標籤的雨傘,她家有有好幾把這種用一次就不想用第二次的雨傘。她的一半身體被濕掉的衣服黏着, 冷得發抖,  她玲瓏浮凸的體態也同時表露無遺。一個高大的身影漸行漸近,他說:「我在樓上看見你,這把遮你拿去吧!」 他看着她微笑,一雙深黑色的眼睛誠懇地對着她,她霎時反應不來,他說:「不用客氣,拿去吧!」

 

綺琪和志偉就是這樣開始的,那天志偉送綺琪回家,並在她家過夜,他們一起聊天,一起洗澡,一起晚餐,一起睡覺。那天之後的兩個星期,綺琪幾乎每天都到志偉家,有時過夜,有時不。

 

雲雨之後,綺琪問他: 「你的夢想是什麼?」

「希望做一些對社會有幫助的事,所以我做警察,假日就在宣祈會做義工。」

「很好啊,那你有沒有什麼未來的計劃?」

「一直都有。」

「是什麼?」

「不知從何說起,我想睡。」

另一個晚上,綺琪問他:「你想過有自己的家庭嗎?」

「當然。」

「那你想什麼時候結婚?」

「不知道,可能不會結婚。」

「你不是說想有家庭嗎?」

「婚姻是紙上談兵,我要的家庭未必需要那張婚姻證書。」

「你遇過你心中想要共渡餘生的女人嗎?」

「很難說,有吧。」

「那為什麼沒有在一起?」

 

志偉的語氣有點不耐煩說: 「不同年齡有不同的追求,如果你現在問我那個以前我想擁有過的女人是否我現想要的,我可以答你不是,而且,有時不是你想要便能得到。」

「那你可以爭取。」

「我一向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志偉吻了下綺琪前額, 純熟地用擁她的身體入懷,雙方都處於一個非常舒適的狀態,像一隻斷開一半的碟找到彼此而完美結合一樣地相擁在床上。志偉的撫摸有時會用一點過份的力,綺琪深陷於這種溫柔中帶狂野的接獨,無論她的思想如何,她的身體都無法抗拒這種原始的引力。志偉的身體像米高安哲羅的大衛像,適中的肌肉而沒半點多餘的脂肪,她的手總喜歡遊走在他的腹部,他的身體是她的wonderland。

 

到了他們相識的第二個星期,綺琪趁週末在購物中心閒逛,買了幾套新的內衣,他們交歡的畫面經常在她腦海浮現,這天她又感到身體有一股熱讓她的體液分泌出來,她不以為然,但後來發現那是月經。 這晚,他們一起睡而沒有直接做,但間接的效果卻非常好, 甚至比直接來得更erotic,這跟他們肉體上的合拍有關。

 

綺琪問: 「你什麼時候開始一個人住?」

「大學畢業之後。」

「你家人應該會很不捨得你。」

「可能吧」

「你平時會回家見你父母嗎?」

「會,也經常聯絡的。」

「多久⋯⋯」

「對不起,我很累,睡覺吧。」

 

志偉吻了一下綺琪的額頭,一如以往,相擁而睡。 除了第一次志偉有主動說過一下自己的事和讚過她的身體之外,其餘相處的時間便是交歡和睡覺。

 

綺琪不了解志偉,但非常了解他的身體。

 

在月經的日子他們沒有碰面,之後只是偶爾因生理需要而一起睡,綺琪再沒有問志偉問題,只享受着彼此的身體。

 

不久他們沒有再聯絡,沒有任何確實原因,彼此有需要的時候便幻想一下了事。

 

夏天的最後一個大雨天,綺琪穿着一件及膝的黑色乾濕樓,露出幼長的雙腳,配上黃色高跟鞋,  撐着黃色雨傘,經過那天跟志偉相遇的便利店,門外有一對年輕男女聊着天,她想起志偉,走進便利店,沒東西要買但買了一包黑朱克力,她站在便利店門口,看着對面密密麻麻的窗,雨仍毫不留情地下着,她想起: 志偉的家並不是朝這方向的。

 

綺琪再次撐起傘,走進擠擁的人群裏,黃色的雨傘慢慢融入各種不同的灰色所構成的世界中,慢慢地⋯⋯

分享
上一篇文章民主自由
下一篇文章《雷夢》 第四話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