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日記 <二>

DSC03359

一天放學,後母大力的用手指着我的前額說:「養你這個災星,不會家務也都算了,還詛咒我?」 她把日記簿扔向我的臉,我感都無地自容。

她不停的駡,不停的叫我離開。這次連爸爸也跟她一樣,說:「你會不會尊重長輩,她好歹是你的母親,道歉賠個罪吧!」 我又哭又氣憤地說:「如果媽媽在,一定不會像她這樣精神虐待我,她不配在這個家!」

爸爸厲聲斥責:「你這個災星,何時變得如此口沒遮欄,我枉生了你這個忤逆女!」

災星這一詞是後母對我的尊稱,想不到連爸也這樣說,我已泣不成聲,跑出屋外。

我跑上天台,看着黃昏下的天空,直到天色全黑。晚飯時間,肚子開始餓,但剛才被他們如此欺負,我才不會就此回家。未幾,爸爸上來了說:「找你很久了,原來在天台,飯煮好了,一起吃飯吧。」 我又流着淚跟爸爸回家。

餐桌上坐着四口子,我和繼母對坐,右邊是弟弟,左邊是爸爸,弟弟說:「今天真好,有雞吃。」繼母把雞脾一隻給爸爸,另一隻給弟弟。永遠最好的都輪不到我,看電視也一樣,我永遠都沒有選擇的權利。

有一次又是為了雞毛蒜皮的事,我們又吵起來,爸爸這次駡得厲害:「你這災星,不喜歡就快滾,以後也不要回來!」

這次我抵不住氣,直跑了出門口。我在附近的公園遊蕩,肚也餓,但身無分文。

此時我遇着已輟學的小美,她一頭金色短髪,紅唇烈焰,穿着來到膝蓋上的短裙和長靴,露出雪白的大腿,手拿着煙,在對面馬路向着我微笑,記憶中她是一名俠女。

我哭着跟小美說了我的遭遇,她也替我難過。她說:「我現在也搬出去住了,我跟幾個人合租的,如果有需要,你可以來暫時跟我一起住。」

次日我回家,繼母還是不免俗的駡了幾句。我拿起背包收拾必需品,拿了畢生的儲蓄兩千元還有日記薄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