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日記 〈四〉完

IMG_0644

過了幾個月,房間的租期滿,小美跟我搬到那幾個男人的家裏住,小美還介紹了一份兼職給我,我的工作就是在五星級酒店的房間裏等,到有男人來到的時候就依照他的意思做,第一次我收到了人民幣五千元的小費。 之後的小費不定,有時幾百,有時上千元,他們說那個給五千元小費的黃總很喜歡我,每次來都找我。

我用那些錢買了iphone,買了新衣,化粧品,染了一頭淺啡色的頭髮,我開始濃妝艷沬,我怕被熟人認出自己。

昨晚我們幾個男男女女的在家裏喝酒,抽煙,猜枚,直到天亮,今天我實在什麼都不想做。但我的電話響個不停,他們說黃總想見我,我推不了。

黃總赤裸着上身用普通話說: 「今晚來點別的,你穿上這個再說。」那是一套水手校服裝束,上衣和裙都十分短。

我換好衣服跟他說:「好了,黃總,有甚麼吩咐呢?」

他突然往我的臉用力一打,說: 「叫我黃校長,尊師重道你懂不懂?」

「我不知道⋯⋯」 他又往我的臉再打: 「我問你懂不懂尊師重道,答我懂不就成了嗎?」 我痛得眼淚直流說: 「懂了⋯⋯」 他忽然又抱着我說: 「不要哭,我的好學生,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為了免受皮肉之苦,我整天順着他的即興劇本做反應,到他累了,睡着了,我才鬆一口氣。

我在洗手間的鏡中看着穿校服的自己,披頭散髮,衣衫不整, 臉頰紅腫, 我不禁想起母親還在生的日子和我的讀書時代,不禁為自己的不幸而哭,為自己的墮落而哭。我想這個世界再沒有人會認得我了,連我自己也認不出自己。

忽然我很想上天台,我想寫日記。 我衣服也沒有換便跑出走廊,往樓梯的上方,不停跑,不停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