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輔道中野餐 (上)

最近,王某相約多年好友阿陳聚舊,已身為大叔輩的我們,話題離不開事業、家庭和生活感悟等,也開始關心身體健康了。好友阿陳十多年前到內地發展,輾轉移居到北京,還結了婚,組織了一個小康之家。雖然北京生活指數高,但阿陳是專業人士,而且在大陸打滾了多年,工作方面算是吃得開,生活壓力不大。不過阿陳這次卻帶着一件頭痛的事回來,就是他老婆想離開北京舉家遷居,走得愈遠愈好。阿陳說,北京空氣污染幾乎是一天差過一天,嫂子已經再三訓示他要盡快離開,一切都是為了他們家的寶寶的健康着想,兩公婆也因此而多次鬧得不和。其實阿陳又何嘗不想離開,只是舉家移民,不是光說那麼容易,而且他表示,北京空氣污染的影響,早已比媒體看到的嚴重。我一邊替阿陳一家擔心,一邊在想着我們在港澳生活,其實情況也沒有好很多。試想想,港澳地區愈來愈多車,所排出的廢氣充斥街道,而屏風樓效應更加據了城市空氣的污濁程度。要吸一口新鮮空氣談何容易?

 

大家都詬病自己所居城市的空氣如何差勁,放假時必定會跑去外面,吸人家的空氣,例如北海道、印尼、泰國、加拿大、韓國等等,長途跋涉,花盡金錢,就是為了吸一口別國的無添加新鮮空氣。難道生活必定在他方?在臉書上你總看到人炫耀着說,他方景色多美、空氣多清新,不想再回去之類的話。你覺得可笑嗎?這是多麼弔詭的生活啊!一年裡,為了享受廿多日新鮮優質空氣,而卻死忍、難忍三百四十多天的混濁空氣?為甚麼我們不捍衛自家城市的空氣質素,卻辛勞工作、賺了點錢,只為了那幾天他方的清新空氣?

 

回想起來,王某九月*時跟夫人到香港閒逛,經過上環德輔道中,剛好碰上了一個非常特別的活動──「非常 () 德」 臨時行人專區計劃,活動把德輔道中兩百米的路段,封了起來,除了電車,其他車輛禁止行駛,並劃出了行人活動專區。據大會的宣傳,當日共有「47個參與單位,合力舉行十三個主題活動,內容涵蓋藝術、音樂、環保、建築及教育等範疇。」,整個計劃由健康空氣行動、行德 (前稱德輔道中聯盟) 與拓展公共空間主辦、非常香港策展,並約有四百多名市民參與策劃及工作。王某在場看到整個專區分為很多小區,同時舉行着各項活動,例如音樂會、手工藝班、研討會、兒童遊樂場,而且還有人建起一個臨時小型足球場,並舉行分組比賽。現場氣氛熱鬧,大小朋友樂也融融,而且馬路上只有電車經過,感覺上空氣也比平時清新。你甚至可以在舖着草被的地上直接躺下來,好好享受午後的陽光。

DSCN8550

 

在享受這個奇特的下午的時候,我突然想到,好好地在自己城市的公共空間裡,悠閒隨意地跑跑走走,甚至安然躺下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難道是千載難逢的事?為甚麼原本應該是簡單的日常而自主的生活事情,卻要花那麼大力氣,甚至金錢才能做到呢?

 

(下文待續)

 

*「非常()德」於2016年9月25日舉行。

分享
上一篇文章Ad Lib ─君士坦丁近作展
下一篇文章誰也能 “出走” ?心的自由就是海闊天空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歡迎到我Facebook交流聊天:www.facebook.com/karlwongthewriters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