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過去 ─ 停電總有時

前幾天早上枱上的燈 “靈光一閃”,不以為意,原來半個澳門在11時左右發生大停電,十萬用戶受影響,涉及地區遍及黑沙環、澳大橫琴校區、皇朝區、高士德區、中區,沙梨頭一帶及離島氹仔。停電期間佔全澳總用戶超過4成,也是回歸以來最大規模停電。

 

報章報導說事故因鴨湧河變電站高壓設備故障,歷時一個半小時,停電其間,不單是困(車立)外,“同場加映” 交通燈熄滅和多家電訊營運商服務受影響,且 “咁啱時間” 約10時15分消防局的緊急求助熱線(28572222、119、120) 出現故障,經過兩個多小時搶修才恢復正常, 幸好 “蓮花寶地” 的澳門在這大停電一個半小時沒有出現甚麼混亂的情況,也沒有報道說有人因這大停電而受傷。

 

若各位讀者記性不差,應該還記得只是4月頭 (1號) 關閘一帶也出現大停電,4,300戶受影響,雖然不消5分鐘便恢復了電力供應,但關閘邊檢大樓縱有後備發電機,但居民旅客則仍然幾乎要 “摸黑過關”,並出動流動發電車,直至第二天凌晨才搶修完成。

 

所謂一不離二,怎料半個月後又來一單!但今次不論是範圍又或時間也較上一次 “大鑊”,回顧2013年至今,除了因掘路又或大廈內電箱電線等自身問題而引起的停電外,因變電站、變壓器、電纜故障等原因而出現的停電超過十宗,少則幾分鐘恢復電力,大則三小時才回復正常。

 

2013至2015年停電事件簿

日期 概況
2013-03-16 澳北變電站高壓掣櫃出現跳掣,導致北區 (包括祐漢、馬場海邊馬路、台山、筷子基) 廣泛面積出現停電,15,000用戶受影響。經搶修後於8分鐘後恢復供電。
2013-04-26 下環街有低壓掣板損毀,造成下環街、千年利街、水手東街、水手西街一帶248受停電影響,約1小時後恢復供電。
2013-09-01 中壓故障,導致沙梨頭、大三巴一帶3,000多戶停電,經搶修後,於5分鐘內全面復電。
2013-09-16 東望洋一帶,由於大廈低壓火牛故障,導致48幢低層大廈、共640用戶受停電影響。
2013-10-11 高士德、文弟士街一帶,受地線故障影響導致160幢大廈、共3,200戶出現短暫停電6分鐘。
2014-03-15 由於中壓電纜事故,氹仔區一帶出現停電,逾2,000用戶受影響,經調度於三分鐘後恢復供電。
2014-06-04 由於聖保祿變電站發生故障,導致3,000用戶停電,受影響地區包括白鴿巢、麻子街及沙梨頭一帶,約20分鐘後全面恢復供電。
2014-07-16 十月初五街由於變壓器故障,導致該區四十七幢建築物、共480多戶發生停電三小時。
2014-07-25 聖美基街一幢住宅大廈旁的變壓站發生火警,起因疑變壓站內的低壓電纜故障,附近約700百戶住宅及街燈一度斷電,約2個半小時後供電回復正常。
2014-08-04 因電力公司供電故障,仁伯爵綜合醫院出現約4分鐘短暫停電,但醫院後備發電機已即時啟動,提供緊急照明和供電,停電期間,醫院的醫療氣體系統、供水系統、消防系統、保安系統、部分影像科設備及空調系統受到影響。
2015-04-01 關閘地下中壓電纜故障,使關閘一帶出現大停電,關閘邊檢大樓和35幢大廈近4,300戶停電。大廈電力4分鐘內恢復,但邊檢大樓未能恢復供電,後備電力隨即啟動,大樓照明受影響但通關服務沒有停頓。其後發現受損電纜明顯有白蟻侵蝕情況。

 

還記得筆者讀小學的8090年代,一年澳門總有好幾次停電,可能因為打風落雨的關係,也有很多筆者不知道又或不了解的原因,總之家裡一定有蠟燭、電筒,甚至會有幾罐罐頭放在廚房以備不時之需。當然,停電在小時候是 “好玩” 的,因為可能因停電而不用上學,也覺得點蠟燭吃飯很有氣氛,且覺得有時以罐頭作正餐也是不錯的 “體驗”,一般情況下停電時固網電話仍能使用,所以打電話聊天也是停電時一個不錯消磨時間的方法。

 

近年大家都流行 “集體回憶”,那 “停電” 是否也是我們的集體回憶而值得懷緬?雖然近年停電後一般幾分鐘至十數分鐘便可回復正常,但統計一下各大小的次數加起來其實也相當嚇人,且不計算幾個月便有一單因掘路工程而導致的停電,根據電力公司公佈的數字,2014年便有四成的停電因掘路而起。

 

有別於二十年前,現時除了停電外,還經常出現斷網的情況,過往家家戶戶基本以固網電話溝通,而固網較少出現斷線情況,但現今手提電話已是 “出門必備三寶” 之一 (鎖匙、銀包、電話),沒帶電話出外總是整天 “心掛掛”,又或怎樣也要回去取回來,然而,手提電話又或互聯網的網絡故障幾乎年年都發生,若以為只是一間公司的個別事件,怎料不夠幾個月另一間電訊營運商也來 “一單”,而每次的原因基本上也是特殊情況,但在市民心目中,眾多的特殊情況是否表示這已是 “常態情況”?

 

當大家也在說澳門已是一個國際城市,我們的樓價、物價、生活水平等都已達國際水平,然而,我們的基本公共服務是否也同樣達到國際水平?而且因為澳門市場小,能容納的營運商較少,限制了價格的競爭而使不論是水電、手提或上網的價格與鄰近地區或城市比較均屬較高水平。當然,若以經濟學的理論解釋定能全然能給出合理完美的答案,又或以概率計算澳門的停電頻率以年計算也不太嚴重 (起碼同一棟大廈應該不會每年也停電一次),且每次的停電原因也是獨立事件和罕有的,不過,這是我們社會所應該給予的體諒嗎?因應夏季用電的高峰期和未來澳門博彩業和旅遊業的發展,可見用電量只會持續颷升,如何應對相信要靠政府和電力公司多加深思,既然澳門已 “颷” 前發展,所以我們也不能懷緬舊日的 “停電標準”。

分享
上一篇文章聽音樂的方法不同,欣賞角度也不同
下一篇文章三寶冰室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