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雖然很可惜因為突如其來疫情的變化,由最初的延期,再到最後為配合有關防疫相關建議及大眾安全等原因,《誰與水唱》原定8月初舉行的2021暑期版演出終告取消。然而,這個在演出前完成的訪問,見證著她們的努力和嘗試,「 就算賭盡一舖,就算將來沒有退路,願我能,共你們,同哼共舞。」這是她們給大家的話,也讓我們從這個訪問了解更多她們的心底話。

 

對不少人來說,踏入社會,總意昧著漸漸放下愛好,淡忘昔日友誼,要應付工作生活早已筋疲力盡,更別說要抽出工餘時間,與大學時期的同學一起,以絕不馬虎的專業程度進行音樂創作,但這對澳門無伴奏合唱組合 Water Singers 來說,卻是 Mission Possible,更一口氣堅持了足足七年。2021年,適逢Water Singers成團七年,卻遇上成員要到台灣進修,暫別團隊。於是,今年八月,她們回到一切的起點──母校澳門理工學院,也是她們成團的地點──上演一場以她們成團故事為藍本的音樂劇場《誰與水唱2.0》。

9J0A1043
(左起)藝術總監林詩涵(詩涵);團長雷諾文(Bobo);團員楊斯佳(阿瓜)、李倩焮(阿銀)

 

不被定義的女團    演而優則跳

水,形態萬千,其味多端。Water Singers 由團長雷諾文(Bobo)、藝術總監林詩涵(詩涵)、團員李倩焮(阿銀)及楊斯佳(阿瓜)組成,四人結識於澳門理工學院音樂系,創團理念以水為意象,寓意創作也要形如流水,不設界限,做「不被定義的女團」,成團至今創作作品《音感》、《音感2.0》及《誰與水說》,曾獲 Vocal Asia Festival(台灣)亞洲盃阿卡貝拉大賽「評審特別獎」,亦獲邀至台灣及日本等地演出。而即將上演的《誰與水唱2.0》,正是她們於今年一月推出的《誰與水說》的延伸版。

《誰與水說》是 Water Singers 以四人創作路途上的音樂故事為藍本的無伴奏合唱劇場,有四人的矛盾,也有各自的掙扎。這次延伸版《誰與水唱2.0》則找來資深劇場導演黃樹輝執導,及能歌善舞的歌手吳杭捷編舞,在訴說相同故事的基礎上,尋找不同的表達方式及形態。導演黃樹輝表示,執導無伴奏合唱劇場與其他類型作品不同,既要顧及演戲,又要顧及音樂呈現,無論是演出者本人的表現,還是演戲、跳舞及唱歌三個元素,也需在不同歌曲裡各施其職。「演戲、跳舞、唱歌不是三件獨立分開的事,而是一個整體,像流水一樣自然發生,要歌中有故事,動作再承托音樂,甚至我有個題目給杭捷,有些動作要能表達歌詞,有些動作甚至要表達聲部,而這就是無伴奏合唱劇場的特色和難處。」

對音樂科班出身的 Water Singers 來說,音樂自然得心應手,但要加入跳舞元素,四人紛紛表示挑戰無限大,於是便找來吳杭捷指導。Bobo 笑說,最初四人只能站著唱,在《音感》裡要邊唱邊走動已是一大挑戰,這次又唱、又演、又跳,更是難上加難。對編舞吳杭捷來說,要讓很少利用身體作為表達方式的四人完成動作已經很難,但在整體編排上也有其難處。「之前我編排的作品,大家是同時在同一拍子裡,但她們是四人同時在四個不同的拍子,卻要砌出同一個畫面。如何做到整體畫面合理、又能遷就大家步調、又要畫面好看,這對我來說最難。」

 

拒絕被定型    《誰與水說》系列力求突破

《誰與水說》系列著重訴說故事,在內容及呈現上,也與抽象的《音感》系列大有不同,卻同樣是Water Singers的實驗之作,而這次她們的思考是:Water Singers 風格如何「形如流水」?藝術創作是否只能曲高和寡,無法雅俗共賞?

9J0A0947

聲音體驗劇場《音感》系列是 Water Singers 第一個自創作品,整個劇場脫去語言框架,僅以人聲及聲音特效構建畫面,是次大膽的藝術嘗試,令她們在業界打響名堂,獲邀到不同地方巡演。但在巡演過程裡,她們發現作品與大眾觀眾仍有一段距離,詩涵笑說:「像是來家庭樂的觀眾,有些小朋友會聽到好驚,嚷著要出去。」而且,《音感》似乎也讓她們被「高雅」及「難以接近」定型,於是便有了結合演戲及舞蹈的《誰與水說》系列嘗試,阿瓜也說:「由《音感》到《誰與水說》的轉變,就是因為不想被一個作品定義了我們只是做這種演出,我們的創作就是不斷嘗試還可以走多遠。」

9J0A0974

要拉近與大眾的距離,Water Singers 嘗試把個人經歷轉化為故事,像是彼此的爭執,在異地學習生活的思鄉,在現實與理想間的掙扎等,嘗試以生活故事引起觀眾共鳴,在音樂上也嘗試化繁為簡。詩涵解釋:「觀眾很喜歡我們《花灑》及《稻香》這些翻唱曲,於是這次創作時,會希望做一些可以直擊觀眾心坎的歌曲。像是這次的《月兒彎》由搖籃曲延伸,表達思念媽媽的情緒,編曲不複雜,但就是最簡單、最真接地打動人心。《月兒彎》是最早決定的曲風,也是預計最能擊中人心的歌曲之一。」

 

上善若水   匯聚成河

適逢成團七年,巧遇團長 Bobo 要到台灣進修音樂碩士學位,又與台灣男友拉埋天窗,要暫別 Water Singers 的演出。這次能回到最初的起點,在同一舞台上演出過去七年的喜怒哀樂,四人也感慨萬千。回憶過去幾年,四人頂著工作壓力,背著「不甘心」三字,努力以音樂證明「我哋四個唔係玩玩吓!」經歷過創作瓶頸、力求轉型、沒有工作邀約等階段,阿銀總結道:「記得那年年初一月在東京演完《音感》,Bo姐才一臉凝重地說完『我們要開個會,接下來這年我們無Show做。』但到三月可能就發現工作已排到年尾,七年來我們真的很幸福,每個階段也遇到很多人,給予我們很多機會。每次演出我們也很努力,積累了七年,才有今天的《說與水唱2.0》。」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這次暫別音樂會,Water Singers還正在招募駐團藝術家,希望找到更多對舞台表演藝術有熱誠和追求的人加入,與不同媒介的創作人合作,同時自2019年起也招募了一班熱愛音樂的兒童及青少年組成「阿卡貝拉 Aquappella」,進行A Cappella 的培訓,未來亦有校園巡演活動,致力推廣A Cappella 文化,培養更多音樂小水點。暫別舞台的 Bobo 也表示,希望未來能把在台灣學到的、聽到的帶回Water Singers,創造新的化學作用。「這次剛好回到這裡、重踏上這個舞台,我也是說回那一句:『這不是一個終結,而是另一個開始。』」

 

採訪:利牙、Flora、伯頓
撰文:利牙
攝影:拾月 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