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在哪兒?

最近,大陸推行「共享單車」的業務,在各省各市慢慢推動起來。筆者湊巧在春節期間到了上海一帶旅遊,也初嘗了這種新穎的單車租賃服務。簡單來說,「共享單車」的運作就是用戶先在手機下載該服務提供公司的應用程式,並先繳付按金,各家營辦商按金的金額不同,一般是一百多至三百元人民幣,然後用車時,掃描車上的二維碼,單車的輪胎鎖便會自動打開,使用時按半小時,或一小時收費,每小時約一至兩元。用戶不需要到特定地點歸還單車,隨處泊車即可。這些共享單車像城市中的螞蟻,四處出現,又無孔不入,為公眾的出行提供了一個便宜又方便的新途徑。但有報道指出,共享單車卻為街道帶來了阻塞問題,因為單車都是由用戶隨機停泊或租用,情況令當局有點頭痛。而且,失竊及破壞率極高,令一些營運商打了退堂鼓。

筆者在上海所見,亂泊情況偶有發生,但也未見到有嚴重阻塞的現象出現。然而,聽當地朋友說,失竊和破壞的情況的確存在,但在上海市比較少,此情況在其他城市可能會比較嚴重。先別理這說法是不是上海人的自傲作祟,但筆者目測實況後認為,上海營運共享單車的公司特別多 (而且開始出現變奏型,有公司提供共享摩托服務),所以眼目所見,上海四圍都放滿共享單車,而使用狀況大部份還算良好,不過,筆者又猜想,共享單車在其他城市 (例如三線城市) 的狀況會如何?後來,上網搜了一下相關資料,發現有些共享單車的命運十分崁坷,例如被人拆轆抬走,又或者鎖頭被爆而整架單車騎走,甚至被拋落河裡,車沉大江。

d5lQ9tZf8dvbqGWnd71JL61szjW-6

看過這些報導之後,筆者想起了《單車失竊記》(意大利/1948年),這部經典電影。該片是意大利著名導演狄西嘉 (Vittorio de Sica/1901–1974) 的代表作,講述一名失業已久的父親安東尼,終於找到一份貼電影海報的工作,妻子瑪麗亞以及兒子布魯諾都替安東尼高興不已,雖然薪金微薄,但畢竟有了工作,而且可以勉強給家人溫飽。一家人心裡冀望這是個好的開始。不過,這份工作有一個附帶條件,就是要自備一輛單車,作為交通工具,以便四處張貼海報。於是瑪麗亞把家裡綿被典當了,贖回早已押典的單車。

之後,安東尼便帶上兒子,開始到處張貼海報的工作。然而,新手上路,安東尼弄得手忙腳亂,兩父子好不容易把海報貼好,但回頭一看,單車已被偷走,於是安東尼拔腳追上去,但還是給賊仔逃跑了。第二天經朋友告知,安東尼嘗試到二手市集碰碰運氣,但還是找不到,此時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父子倆躲到騎樓下,正好看見偷車的年輕人騎車經過,安東尼立刻快步追趕,竊賊加速離去,安東尼拚足勁,但還是讓竊賊逃掉了。心力交瘁的安東尼惱羞成怒,發洩在兒子身上,還將布魯諾打了一頓,並留下驚恐的布魯諾站在馬路上。後來他不忍心又回去找兒子。隔天他們繼續四處尋覓單車影跡,卻仍然苦無所獲,後來他們經過足球場,場外泊滿單車,於是安東尼把心一橫決定去偷一部單車,但卻當場被人發現,最後被路人逮住。當大家要將安東尼送警查辦時,布魯諾從人群中衝出來,他號淘大哭緊緊抱着父親的腿不放,這悲慘的一幕打動了車主以及路人,才使得安東尼免去一場牢獄之災。群眾離去後,留下身心俱創的父子佇立在街頭唏噓不已。

《單車失竊記》是狄西嘉揚威海外的電影,故事反映社會底下層的苦況,同時揭露社會的陰暗面和不公義。該片是寫實主義電影的典範,細膩地描述了父子的心理掙扎與矛盾,進而透析了人性的卑劣以及誘惑,並痛斥畸形的社會現實,看得人心如刀割。然而,一部單車被竊,可以成就了一部偉大的電影。那麼,大量單車被偷,又反映了甚麼意義呢?營運商所提供的單車,斷估也不會是貴價品 (即使自行購買一部單車,要求不高的話,成本也不高吧。) 而且收費也一塊幾元,為甚麼有些人還是要這樣破壞共享單車呢?是反社會人格?是人性的貪婪?筆者認為,「共享單車」在中國的現象可以用來作社會心理學的課題研究。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46
下一篇文章第六屆孩子創意行動挑戰賽現已接受報名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已過而立之年,自居為 “資深文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