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豐的啟示

 

這個月最沸沸揚揚的社會熱話非 “善豐” 莫屬,事情的發展就如連續劇一樣峰迴路轉,等了足足一年半的第二份調查報告終於在4月初出台,跟年半前香港大學的調查報告結論沒有太大的差異, “善豐” 爆柱的問題不在於毗鄰地盤的拆建,導致善豐花園二樓P9柱等結構柱爆裂的原因為混凝土強度嚴重不足所引致,而跟上一份報告有所不同的是,其指出大樓強度不足之構件數量相當少,屬可修復性。

 

隨後的發展情況相信各位讀者也有所聽聞:小業主不滿意報告結果,政府則建議小業主應盡快決定選擇修復或重建,以及是否提出司法訴訟 → 小業主在善豐門口搭營露宿 → 警方清場 → 同善堂值理會副主席胡順謙先生及他的朋友墊支5,000萬;江門同鄉會支持6成重建費用 → 小業主傾向不作司法追究 → 劉司長 “強力鼓勵” 小業主循民事提起司法訴訟,現時社會公義與家園重建變成了小業主需面對家裡老幼、面對公眾,甚至面對澳門整個社會待處理的難題。

 

“子非魚安知魚樂” ,我們不是善豐的小業主,難以對他們的抉擇作出評價,易地而處我們的想法也因角色而轉變。然而,從善豐的事件中,筆者歸納了三點的啟示,在此分享愚見。

 

1. 買樓要留意自身的大廈是否會與其他建築物相連,尤其是毗鄰的地盤可能會拆建高樓,且最好自身大廈的規模 “有番咁上下” ,地塊不要呈長窄型,以降低風險。

雖然 “善豐” 的報告已排除毗鄰大廈拆建對其結構的影響,但不能否認的是,由於該地盤原來的 “北泰工業大廈” 被拆掉,“善豐” 頓時失去了一邊的依靠,使原來的結構問題 “爆發” 出來。而之前發生的新橋鉅富大廈第三座疑因福寧大廈拆卸而列作危樓;八達新村瑞祥樓因毗鄰地盤施工出現傾斜使停車場及地舖牆身出現裂縫和其中一部升降機停用等,都顯示自身居所若 “隔離貼住” 另一大廈和地盤是有一定的風險。另一方面,地塊為長窄型設計也可能面對較大風險,青洲大馬路明興樓向外傾斜與及 “善豐” 本身所處位置正正是澳門經典的 “長窄” 型地塊。至於若想了解屋企隔離地盤是否建高樓或規模有幾大,可瀏覽地籍局的 “地籍資訊網”  http://cadastre.gis.gov.mo/MGSP_Cad/chn/main.html參詳一下。當然,筆者不是讀建築的,以上因素會否真的構成風險不敢肯定,但至少在心理上對窮盡積蓄買回來的安樂窩能有較大的安心。

 

2. 可以的話在澳門還是讀法律最能保障自己,或至少認識多一點法律界的朋友。

在 “善豐” 的事件中,有人會歸責為何小業主遲遲也未啟動訴訟程序,但另一邊廂小業主表示因提起訴訟的起動費用高昂 (800萬) ,而政府又說只需幾十萬,義務代表小業主的歐安利律師則說訴訟費用可能達1,000萬,總之,普通市民就是聽得一頭霧水。

 

又好像第二份報告出台後,指出了善豐花園事件可歸責承建商何榮標及善豐花園指導工程師,但由於已超過5年,行政訴訟已失時效,法律上不可懲處。與此同時,法務局張永春局長又強調行政訴訟失時效不代表民事追討失時效,但又有律師表示過了10年已難以提告。又是一堆疑團!且從 “善豐” 一事得知原來澳門房地產的 “行規” 是建築商在樓宇建成後把建築責任轉移至規模較小的子公司,以“善豐” 為例,在1994年完成工程前後,建築責任被轉移到一間新開業的榮福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其開業資金僅得10萬元,這便引伸至小型的子公司會否以破產便 “了結” 賠償的責任?總之,有關這一切涉及的都是複雜的法律問題,而澳門不少日常遇到的民生問題也正正與法律相關,在面對資訊不透明和不對稱的情形下,除非自身為法律專業人士或有不少法律界的朋友幫忙,否則可能只有 “自求多福”。

 

3. 不可抱有依靠政府的心態,反之在人際關係網絡密切的澳門,社團仍發揮強大的作用

曾有研究指出澳門市民深受傳統的中國文化價值觀影響,期望政府扮演 “父母官” 的角色,照顧老百姓的生活 (見余振、婁勝華、陳卓華:《澳門華人政治文化縱向研究》,香港:三聯書店,2011年)。但若抱有過大的期望,認為 “父母官” 能幫忙解決一切小市民難以 “作主” 的問題時,卻可能失望而回。觀乎政府在 “善豐” 事件又或近期處理眾多危機事件上的處理,往往讓人離以確切了解它的取向,態度似是 “變幻莫測” ,不知這是否因為它的角色需要處於 “中立” ,又或受到法律法規的 “框框” 限制着。總之, “靠自己” 還是最實際,而今次事件 “暫時” 得以解決 (仍有待跟進是否向責任人提起司法程序) 的最大推手是社團 ,雖然有說社團的影響力在回歸後有所下降,但能有能力 (動員力量、金錢支持、靈活處理) 把不少社會問題 “攪定” 的仍少不免社團的角色。

分享
上一篇文章沒有你的夜
下一篇文章從2D到3D......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