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蕾的瘋狂派對—印尼撈麵

Photo by rakhmatsuwandi on Unsplash
Photo by rakhmatsuwandi on Unsplash

即食麵的種類多不勝數,走在超級市場狹窄的走道上,總有近百款即食麵在等你選購;光是豬骨湯味即食麵,已經有不同牌子,不同產地,不同風味,有辣有唔辣任君選擇。現在的人都是幸福的,小時候吃即食麵,不是麻油味,就是雞湯味,到再大一點時,才開始出現咖喱味和海鮮味,跟現在百花齊放的世界可謂天淵之別。

雖然我不是即食麵狂,但我倒是很喜歡吃杯麵,一來簡單方便,只要燒開水倒進去,蓋蓋子三分鐘就可以果腹;二來我喜歡那濃烈的湯汁精華味道,簡曰:味精味。做人真奇怪,平日吃得再健康,但偶然就是想被強烈的味精洗刷一下味蕾才安心,還要偷喝幾口濃郁湯底才覺舒懷。

但要數味精之最,一定要數小小一碗,但調味超多的印尼撈麵,嚐過印尼撈麵的朋友,一定知道那味道如何獨特和無可取替。印尼撈麵這小伙子我不是從印尼姐姐處認識,而是從基乎每個街角都有的便利店相遇,而且還要經由一群小學生為我牽紅線。

Photo by duynguyen15791 on Unsplash
Photo by duynguyen15791 on Unsplash

當時印尼撈麵大受小學生歡迎,每天中午十二時和下午四時,我家樓下的便利店就會擠滿小學生,他們人人手執紙幣,前推後湧堆在收銀處和熟食攤前叫嚷,大家買的食物只有一樣—印尼撈麵。熟食攤的玻璃窗後是一碗碗早已煮熟的黃澄澄撈麵,全部整整齊齊疊成好幾座小山,等着姨姨將它放進熱水中翻熱,然後拌入醬料,交到窗前早已垂涎三尺的小學生手上。印尼撈麵到手他們立即跑走,他們個個眉飛識舞,滿臉紅暈,開心得像明天的考試取消了一樣。

「真的這麼好吃嗎?」這問題基乎每天都在困擾我,礙於每次路過熟食攤都人山人海,再加上吃的都是小學生,我實在不好意思擠進人潮中。但經過我多月的觀察,我發現買印尼撈麵的成年人大有人在,不過他們都是挑人不多的時候,快快買回家吃。我耐心地等待,刻意避開人潮,在一個星期六的早上十一時,我走進便利店點了個印尼撈麵。由於只有我一位顧客,收銀姨姨還很用心地跟我推介各種附錢配菜,我為了表現得像個大人,不太寒酸,於是我額外點了星星魚蛋和芝士腸,然後耐心等待。

熟食攤姨姨純熟地從膠盒中取出麵餅,放進熱水中快速攪拌,然後撈起瀝水再倒回膠盒中,問道「全部醬?」「對,全部都要。」

這對話,我已經聽過千回萬遍,這次終於發生在我身上,說罷還有點飄飄然。看着他將所有調味包(大概四包)全擠進那個迷你麵餅時,我反射性地吞嚥了一下口水,開始幻想那味道如何。

Photo by cactuspix on Unsplash
Photo by cactuspix on Unsplash

我捧著那碗已加料的麵急步離開,生怕被熟人撞見。回到家打開一看,黃色的麵條都被醬油膏染成深啡色,而且香味撲鼻,麵條上還黏着乾蔥碎。我夾起一撮麵送入口中,鹹、辣、甜、酸樣樣俱全,味道愈嚼愈濃;還有那乾乾的蔥花碎,硬硬的口感跟麵條的爽彈竟出奇地夾,味道之濃烈及豐富之口感都叫我大為震撼。筷子無法停下來,我一口接一口,不消一分鐘整個麵就吃完了,應該說,我大概四口就吃完了,碗內剩下還未碰過的星星魚蛋和芝士腸,內心感到無比失落。我終於明白,小學生不是缺錢不加配料,而是配料都是多餘的,麵才是主角,這班小學生才是真正的食家。

經過這次味蕾的洗禮,我亦跟那些小學生一樣中了印尼撈麵的毒,天天朝思慕想,心思思想再來一碗。其實小小一個麵餅又怎能飽肚呢,但偶然吃些明知不健康,但能滿足口慾的食物,不是為了維持生命,而是為靈魂減壓,釋放壓力,相信這應該是味精的另類用途吧。

Photo by yo_puaaa on Unsplash
Photo by yo_puaaa on Unsplash
分享
上一篇文章未完的2020
下一篇文章讓女性做回自己的主人!
寫作是解脫的開端。每次寫作就是一次內觀,一次審視,一趟梳理思緒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