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探戈 三之二

tango1

明天我再到醫院做檢查, 醫生發現子宮內仍有殘留物,原來做手術的時候未清乾淨,醫生說: 「那殘留物很小的,如指甲一樣小,到你來經一兩次後就會自然排出。」

「但我昨晚痛不欲生,如果是指甲一樣小有可能痛成這樣嗎?」

「如果你那麼擔心的話,可以做一次手術,把子宮裏的殘留物刮清,但你剛剛全身麻醉做完手術不久,再麻醉我怕你身體會受不了,而且會有一定風險的。」

「如果不做手術,我還要痛多久,我還要服多少止痛藥?」

家明也忍不住怒火問: 「為甚麼第一次做流產手術的時候不清理乾淨?」

醫生說:「這是很平常的事,如果你不滿意,可以轉換醫生,但我相信其他醫生的建議也是一樣的。」

我們拿了一堆止痛藥走了, 我的身體已不能動彈,腹部的痛幾乎要了我的命, 產子是不是就是這種痛? 但我產子不成,卻受流產的後遺症煎熬,而且不知要煎熬多久,我覺得我腹內仍有一大塊東西在滾動、在腐化⋯⋯

經朋友介紹,我去看了一位有名的婦產科中醫師,服了他的藥,起初不覺有甚麼轉變,但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我的下腹再次劇痛,下體如有東西要脫膜而出,我想立刻往洗手間,但痛楚使我只能緩緩地爬去,此時血已一滴一滴的滲出來,最後我血泊於洗手間內,一個如拳頭大小佈滿鮮血的東西從我身體掙脫出來,那個應該就是醫生所說的指甲般大小的殘留物。

此情此景,家明非常驚恐,立刻報警, 救護人員想要攙扶起我的時候,我指着那拳頭大小的殘留物跟家明說: 「幫我把它拍照下來。」

那次之後我的腹部不再痛楚,中醫師叫我好好調理身體,起碼要月經兩到三次,子宮才能自然正常運作。 我心裏對中醫師萬分感激,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