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探戈 三之三

tango1身體雖然慢慢調理好,但我和家明卻日漸疏遠,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他的電郵,他說不能再跟我在一起了,我試過聯絡他,無論電話還是社交網絡都無法找到他,唯有在他家門口等。那天滂沱大雨,他出現時,我的身心都已濕透,我對他苦苦哀求: “對不起,如果你不想有孩子,我不會迫你,以後也聽你的話,不要離開我。” 他決絕地說:“你走吧,問題不在這裡,你剛剛康復,不要淋雨了,我真的無法跟你在一起,對不起。”

那次之後我得了重感冒,有很長一段時間,窩在家裡養病,窩在家裡流淚。

病好後,我決定賣掉房子,它仍殘留家明的氣息和一陣血腥氣味。

在交樓的前一天,我對着空蕩蕩的房子,回想起與家明的點滴。記得我每次生氣的時候,他都會捉着我的雙手,跳起探戈。據說探戈起源於情人之間的秘密舞蹈,所以男士跳舞時會佩帶着短刀,舞蹈者必須表情嚴肅,表現出東張西望、以防被人發現的表情。家明沒有短刀,卻有一雙溫暖的手,當我們雙手緊扣時會如冰川溶化一樣滲出汗水,這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平靜,我的舞步縱然不時錯亂,但他總會說:“沒關係,我們繼續吧!” 只是不知從何時起,他就再也沒有跟我跳舞,而且我們經常為小事吵架,看彼此不順眼。我討厭這種感覺,但卻無能為力。於是,我偷偷刺穿家明的避孕套,計算自己的排卵期,增加有孩子的機率,果然不到兩個月我就懷孕了,起初家明難以接受,曾暗示過想打掉孩子,但我強烈反對,他亦只能接受現實。我以為有了孩子便能為我們的生命添上姿彩,讓我們的關係昇華,但人算不如天算,不屬於我的東西永遠不屬於我,包括家明,包括我們的孩子。

離別這所房子之時,我用手機播着萊昂納德 · 科恩的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舉起手作出搭着舞伴的姿態,隨音樂跳起探戈,踏遍屋裡的每一個角落,重複又重複,直到筋疲力竭,直到夕陽消逝……

(完)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24
下一篇文章廚魔 Bo Innovation 東方分子料理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