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探戈 三之一

 

tango1

屋裏滿是讓人暈眩的白燈, 空氣瀰漫着藥水與老人味,我已不知自己躺在這裡多少個小時,下腹痛楚非常,全身無力,依稀記得男友張家明送我來這裏,他是唯一一個知道我出事的人。 在密密麻麻的病床裏, 我是其中一個垂死的人,所有人都活着來,卻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活着走。

醫生巡房的速度很快,看了一眼病歷牌就走開,病者家人在的時候會停留久一點。來到我的病床,我使盡全身力氣問: 「醫生,我的腹部很痛,還要多久才會復元?」

「一會兒開一劑特強止痛藥給你,麻醉藥過後是會有點痛的,你現在可以回家休息,有親人來就可接你出院。」

「我可不是一點痛,我的下腹如要爆開一樣。」

「 剛剛流產做完手術是會這樣的。」

我心裏的傷口仍在流血,如我昨晚的淚不知何時盡,一個新生命一下子就沒有了心跳,還未感受到他的體溫,他就變成我體內的有害血塊,必須把他清除掉,上天是何等的殘忍,為何賦予一個新的生命後不到三個月就要奪走他?

家明終於出現,我邊哭邊說: 「為甚麼我醒來後第一眼看見的不是你? 你去哪裏了?」 他額頭冒着汗,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根本不知道你在那一間病房, 醫院一點指示也沒有,好了,不要哭了,事情都過去了。」

家明送我回家後本想離開,但我留着他: 「我今晚不想自己一個人,你可以陪我嗎?」 他說好然後送我一個牽強的微笑。我摸着自己的肚子,扁平了很多,不禁又流着淚,他說: 「其實現在發現問題也不是壞事,正如醫生所說,是受精卵過弱, 將來生出來也會有問題,早發現不如遲發現⋯⋯」

我打斷了他話:「你當然想他有問題,根本由頭到尾你都不想有孩子,你現在鬆一口氣了吧。」

「實不相瞞,我覺得我們真的不是要孩子的時候,我們還很年輕,還有很多事情未做, 現在我們都可以了無牽掛地繼續為自己事業拼搏,不是更好嗎?」

「你真的很自私,他是我們的寶貝,是一份天賜的禮物⋯⋯」

我的肚子突然劇痛, 大概是藥力散去之後的結果,我的眼淚鼻水直流,痛得不停地拉扯着自己的頭髮,全身發抖,家明陣腳大亂,想找藥物但醫院根本沒給,於是他連忙打電話給做手術的醫生,原來他忘了給止痛藥我們拿走,他指示家明去藥房買止痛藥,要連服三顆痛楚才減輕了些。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EX3
下一篇文章澳門愛賞生活二三事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