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城隨筆

差不多九年沒到過馬來西亞的吉隆坡,最近有幾天假期,於是就跑了一回吉城。筆者認識一些住在吉城的朋友,過去幾年都沒緣分到吉城走走,所以好趁此機會跟南洋的朋友聚聚舊。剛落機已感覺相比起我數年前來的時候吉城的變化很大。首先是機場的改頭換面,往來各地的乘客絡繹不絕,設施應有盡有,而且非常現代化,乍看起來,機場像極一個大型商場。而市內的景觀,亦幾乎是面目全非,四周是新建的高樓大廈,一些舊區也被「翻新」重建,例如前吉隆坡市監獄現已被拆毀並建起了現代化大型樓盤。住在當地的友人羅先生說:「其實到處都一樣,舊的不拆,哪有新建築,沒有新建築項目,那些人就賺不了錢。」這彷彿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模式。而歷史就被金錢的轆輪輾碎不留一點痕跡。這次與馬來西亞的朋友聚舊,除了住在吉隆坡的,還有特意從檳城、馬六甲趕來的,真是榮幸。而在飯聚間,我們的話題總離不開剛過去的大選。IMG_8478

馬來西亞大選於5月9日舉行了,今屆沒有荒謬事件發生,卻來了一個翻天覆地的改朝換代。自脫離英國殖民統治後,馬來西亞國會都由「巫統」和「國陣」兩個主要政黨控制,而在各個州議會裡,國陣聯合了各州的地方政團連成政治陣營,一統馬來亞國土。但執政61年來,積集了很多政治問題,官商之間貪污腐敗的情況已是眾所周知,而國陣裡不時出現的權鬥使政治停滯不前,令國家發展緩慢,而且各民族的分化嚴重,很多人都歸咎於執政者不公平的政策所致。

然而,人民受抑壓的情緒在這次選舉終於爆發了出來。由前首相馬哈第領導的「希望聯盟」,在國會選舉取得壓倒性的勝利:國會下議院222個議席中,希盟嬴得113席,此外,國陣保住了砂拉越、彭亨和玻璃市外,大部份州議會議席均被希盟及其他政黨取得,結束了「巫統」和「國陣」長達61年的執政權。 

IMG_8439乍聽起來,在現代政治上同一政黨能執政61年,幾乎是匪而所思,但馬來西亞大選還是體現了民主政制良善的一面,就是人民有權利可以選票撤換政府。這次大選翻天覆地的結果,除了因為傳奇政治人物馬哈第的堅毅精神和領導能力外,還得仗勢於當地種族的共同意志。馬來西亞棲居了三大種族,馬來人、華人、印度巴勒斯坦人,以及其他較少人口的少數族裔,也有一些世居千年的原住民,加上各個民族有各自的宗教和習俗,所以馬來西亞文化非常豐富多樣,但不同民族之間,卻時有紛爭,這是十分令人婉惜的事情。說到底,從歷史角度來看,馬來人並非馬來西亞半島上的原住民,馬國的馬來裔祖先是由印尼遷移過去的,而伊斯蘭教亦非本土宗教,而是經過很多因由而流傳到馬來西亞的。當然,華人、印巴裔人亦然,情況就如美洲大陸,所以共同棲息於這國土上的人,互不諒解且互相貶抑、仇恨,但其實大家也只不過是遷徙而至的侵略者後裔,卻要來爭甚麼的「早來先上岸」的土地擁有合法性,這是多麼不要臉的事,但說穿了這不就是權力和利益的爭鬥嗎?

我的馬來朋友大多都世居馬來亞好幾代了。他們先祖的故事與近代中國歷史息息相關,不過,時而世轉,現今馬來華人的——尤其是年青一代——「中國情結」已經很低。友人徐君說,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血統,但那比較跟長輩貼近些,而新一代關心的是,如何在馬來西亞生活下去,馬來華人這個新身分沒有甚麼大不了,也沒必要去尋甚麼根,馬來華人一直都靠自己。

20180604_184350離開吉城前的一天下午,另一位朋友許先生帶我去一家地道的店吃肉骨茶。我們甫坐定,許先生已跟店家以流利的客家對談,他為我點了店裡招牌的菜色。經他指點,才知道馬來西亞的肉骨茶跟新加坡的烹調風格,有著明顯的差別。馬來亞的肉骨茶偏向藥材味濃,而且較甜,但新加坡的肉骨茶卻胡椒味較重,湯色亦較淺。

分享
上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下一篇文章冰滴咖啡—霸道又細膩的情人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歡迎到我Facebook交流聊天:www.facebook.com/karlwongthewriters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