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字

何等大事。

孩子還未出生前,全家一起埋首研習,把預產期計算一下,生肖星座、五行八字,全攤出來。廣東人「最怕改壞名」的詛咒揮之不去,筆劃字數,有何相沖相剋,部首屬金陽剛味重,還是屬玉嬌媚動人,七嘴八舌,各有意見。

改了又改,改了又改,待孩子出世後拿時辰給算命佬一算,又改一通。

新潮父母喜把玩稀有文字,將愛兒取名曰懿、臻、灝、鏘,費煞思量,只求一鳴驚人。天真地以為取了獨一無二的名字,滿心歡喜數年,怎知心肝兒一上學,班上至少有三個同名異姓兄弟,問你死未。

閣下失望還算小事,最慘是令郎從此一生揹着它,每次寫功課罰抄都欲哭無淚。

還有,女兒將來大了要嫁人,聽說雙方名字八字也要拿來夾一夾。如果寄盼掌上明珠嫁入豪門,此刻便要做足功課,查探幾個名門子嗣姓甚名誰,以便二十年後相識,像阿嘉莎克莉絲蒂精心策劃的復仇記,閨女名字變成整盤釣金龜計劃的一着棋。

中國人對命理術數的迷信簡直人來瘋。不要不信邪,論到自己做父母的時候,你就知道。一旦有人提起:「聽說名字有『木』的不利屬蛇。」另一個附和着:「對對對!我也聽過,是真的。」第三個忽然說:「我想起了,我朋友剛誕下一子,一出生就患唐氏綜合症,名字部首都屬木。」我保證你馬上重新再想,即使你姓「林」。

港澳中產家長還會取一個洋名。天曉得早已不流行這個,這年頭全世界都在學中文,西方某些中產父母,還會得替孩子取一個Chinese Name,像英殖時期駐港的英國官員,各有正式中文譯名:楊慕琦、麥理浩、鍾逸傑,有型有款。不少嬉皮士更把自己的中文名紋在身上,甚麼「永遠愛瑪麗」、「東尼最強」;普遍一點的,也紋些「驕傲」、「光榮」,或「忠肝義膽」、「世界和平」。

美國有閒人做過關於名字的研究,福布斯報導出來,標題甚麼十大賺錢名字,男人叫John、David、Paul、Steve、Bill最富有。其實不外是因為叫這些名字的人特別多,若做一個草根基層名字的調查,以上尊名大概也會上榜,只是窮人非有頭有面之人,難以稽查。

Freakonomics作者列維特(Steven Levitt)便曾深入調查過全美國已登記的市民名字,發現人名越短、發音越是簡單,事業則越是成功。這說明了甚麼?若要自己方便,先要予人方便,名字簡單易記,就容易上心,有任何需要,第一個想到約翰大衛保羅,做生意自然馬到功成。現代華人父母卻把字典反轉來查,專門找難寫難記難發音的字,人家記不住,也不願記,每次在背後稱呼,只叫「那誰」,活該一輩子不出頭。

愛玲、秀英、天命、立之,最普通不過的名字,卻是一斑人物。有姊弟倆名曰「雅頌」、「比興」,一聽便知書香世家。也聽過取名為「德倫」的,自我介紹時說:「王爾德的德,拜倫的倫。」豈是等閒氣派。

中國人之奇怪,永遠只求金玉其外。子女名字要無出其右,一喊出來,非先聲奪人不可,但思想言行卻隨流從眾,特立獨行乃罪大惡極。把所有抱負希望,透過孩子名字表露出來,可是教導時卻大相徑庭,叫忠的不忠,叫仁的不仁,叫志的沒志,叫誠的欠誠。所謂「放膽追求自己理想」,即做律師醫生會計師,其他免問;遠離政治,博士無妨,最好發達無人知。中國人的虛偽嘔心,從名字開始。

開學期間,不妨往幼稚園走一趟,看看張貼出來的學生名單,出現最多的名字:駿、曦、筱、瑋,車載斗量的「軒」不在話下,還有一大堆「仲謙」──明明是長子,也用個「仲」字,文盲真是可悲──上個年代的國富家強、慧妍雅淑,再不復見。當然,總比甚麼瓜瓜、菜菜好得多。

分享
上一篇文章倒數
下一篇文章Britpop 元祖回歸 — Suede
Words ought to be a little wild, for they are the assault of thoughts on the unthinking. —John Maynard Key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