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何「搏」起?

「劇場搏劇場」(Bok Festival),一個富有個性的戲劇節名稱,自2013年由澳門的民間藝團「小城實驗劇團」開始舉辦。不經不覺已舉行了五屆,這次請來了「劇場搏劇場」(簡稱「搏」)的藝術總監兼發起人譚智泉分享這條拼搏出來的藝術之路。譚智泉表示,最初因為成立了「黑盒劇場」而籌辦劇場活動,後來逐漸突破原有的小劇場界限,延展至所有可演出的空間。這就是「搏」的源起。

問到當年為何會有走出小劇場,將戲劇帶進社區的創新想法。是計劃?是機遇?──「是窮呀!」譚智泉半開玩笑地說。原來戲場自成立起每隔兩年左右便因租約問題而要搬遷,以致好不容易聚集的表演者和觀眾一下子又散去了。於是他們開始逆向思考,與其一直被動地遊走在不同的租用空間中重複這教人沮喪的戲碼,何不自行打破這四面牆,讓傳統的劇場真正活過來,令舞台成為流動的存在?於是譚智泉便和團隊坐言起行,發起了「劇場搏劇場」,其實這個「搏」除了是「拼搏、放手一搏」之意,亦取諧音「駁」──讓劇場及表演得要一直接駁下來,一直繼續下去。

WechatIMG89

 

以小「搏」大

如上述所言的,譚智泉組織劇場時遇到的一大問題便是場地的頻繁轉換,以致未能長期聚集人氣——這裏指的是表演者與觀眾。戲劇訴說的是人生,必須以人為本,因此完整的表演中表演者和觀眾往往比場地來得更重要。「劇場搏劇場」的第一個「以小搏大」便是從室內小劇場轉變成不受空間限制的各式大劇場。

2013年首次舉行「搏」的時候,亞洲鄰近地區已有不同的戲劇節,但當時澳門文化藝術界較少組織交流活動。「劇場搏劇場」的第二個「以小搏大」便是以這小小的戲劇節引起外界大大的關注,能夠帶來更多互動交流的機會。譚智泉亦喜見近年藝術界的交流除數目增多,在種類及形式上亦越來越廣泛。雖不敢歸功於「劇場搏劇場」,但的確非常開心能參與推動澳門藝術文化交流的發展。

2015年的「劇場搏劇場」以《裝置現場》為主題,結合了裝置藝術及劇場創作,更邀來澳門、香港、深圳、廣州、首爾的藝術家一同造就戲劇一條街。亦是從那時開始,「劇場搏劇場」更明確了自己的第三個「以小搏大」──演出不只再局限於戲劇,亦不拘泥亦既定模式,務求將舞台的可能性發揮到最大。

或許說穿了,「劇場搏劇場」希望為觀眾帶來的是舞台本身,而非只是戲劇。舞台屬於每一個人,每一個身處舞台上的人都是表演者,而所要演繹的、表達的、傳遞的都可以截然不同。同樣地,台下觀眾亦不只是單純的接收者,他們如何解讀、思考、欣賞台上的演出其實就是作品的又一次成長。

 

「搏」大精深

說到作品的成長,只因「劇場搏劇場」其中一個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其「試驗性」,也就是說觀眾所看的可能並非作品的最終版本。譚智泉認為再出色的作品,都必須經歷醞釀、孵化及優化的過程,然而在澳門的觀眾早已習慣欣賞演練過無數次的成熟作品、出色演出,根本很少機會見證一件藝術作品是如何誕生。所有的作品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須經過發芽,而這種試驗性演出正好能給予作品足夠養分成長。

「劇場搏劇場」重視作品的成長,因為藝術是一個絕佳的發聲平台,能夠透過藝術來表達不同的政治意見、反映社會現象、道盡人生百態……期望透過這種小而完整的試驗性演出引起更多人關注社會敏感話題、關心社會現況也是「劇場搏劇場」的其中一個目標。

0718 bok fb_chiname-01-02 0718 bok fb-02

在選擇表演內容上,「劇場搏劇場」多年來亦一直在調整,因為策展人、表演者自然會對某些主題及表演感興趣,然而在觀眾、市民的眼中卻可能並不吸引。以中國人看表演就如看熱鬧的文化來說,人們早已習慣了舞獅、舞醉龍、划龍舟這些既熱鬧又興奮的節目,要是一下子換成默劇、形體表演等內容,根本就未能符合本地人的欣賞習慣。「『票房』雖然並非最重要,但沒有『票房』還是不行,沒有觀眾的演出再精彩都不完整!」為了取得平衡,譚智泉和團隊每一屆在邀請演出者上的費盡了心思。

「劇場搏劇場」每年的名字都非常吸引,獨樹一幟。原來是譚智泉和團隊每年絞盡腦汁構思出來的。他說身為策展人,首要任務就是能令觀眾記住該次展覽。以本年的主題《小心月球與月台間之空隙》為例,其實就想帶出一個人在不同環境中所產生的恐懼,以及身份認同問題。今年剛好是澳門回歸20周年,澳門人在這20年間到底經歷了些甚麼?旅居的澳門人、回流的澳門人、定居的澳門人、作為遊客來到澳門的人……到底他們各自經歷了怎樣的人生,又成就了怎樣的故事?共同探討這個問題是非常有趣的事,所以這次特別請來「真澳門人」及「訪澳門人」一同演出,從不同視角去看同一問題。有形體藝術、有大型流動攝影裝置、有舞蹈及音樂……希望透過演出令觀眾對生活有更高的期待、更深的觀察。

本年度的「劇場搏劇場」由8月24日至9月8日,當中除了原有的一些項目外,更特別加設了「M mode 24」,是在8月31日至9月1日的24小時進行自定義的連續性藝術活動。活動特別選在富有藝文氣息的瘋堂區進行,除了是希望將藝術的可玩性提到最高,亦希望將不同人的生活風格最大化地融入社區中。澳門是個不夜城,那麼藝術也可以來個不眠夜!有趣的是,藝術並非單純被欣賞,藝術本來就在生活中,或許我們都是藝術的一部份。

FB banner

 

拼「搏」之路

回想「劇場搏劇場」的發展,譚智泉亦感慨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已來到第六屆。自2013年至2017年間,「劇場搏劇場」五年來無間斷地舉行,唯獨在2018年時停辦了。原來劇場在完成2017年的戲劇節後,有感五年來團隊已更清晰自己的方向,亦更有組織。可惜只有七人的團隊在連續工作半年後,身心都相當疲憊,加上眼見近年社會已多了不同類型的藝術交流,於是考慮將「劇場搏劇場」轉為雙年戲劇節,希望能夠平均人力及各項資源。

「越有意義的事情其實就越困難。」問到這些年所經歷的困難,譚智泉認真地思索後說出了這一句:「當先行者的自然會倍感困難,因為沒有前人的參照、然而卻有後來的追趕者。而選擇開先河,往往都會由於知名度及全新的概念,令人不敢輕易投放太多資源,所以無論在資金、場地及人力等各方面都備受壓力。」沒錯,縱然再有意義的活動,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向人呈現其好處,以「劇場搏劇場」為例,光是向澳門政府、澳門的社區說明到底在做些甚麼,便已經花上了以年作為單位的歲月。明白自己有價值、堅持走下去並非易事,而要令別人明白自己所做的事真的具有價值就更為困難。「劇場搏劇場」其實就是一個體現出藝術影響力的平台。

0718 bok fb_Origami-02

雖然漸有影響力,但拼搏之路絕非一路平坦。譚智泉感恩澳門政府在對於本地藝術創作上有不少支援,無論是資金上的直接贊助、抑或場地免費租借等都對藝術發展有裨益。雖然一直得到政府的支持,但其實「劇場搏劇場」亦曾在2016年時遭遇前所未有的「零資助」窘局,可真是殺他門一個措手不及,那年好不容易才挺過來的。面對此一情況,譚智泉聳聳肩說:「剛好遇上當局官員換屆,正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也許正好新上任的官員未了解我們所做的事,收緊審批也無可厚非。」可幸翌年又繼續獲得相關贊助及支持,還好戲劇化的發展能有喜劇性的結局。

 

戲劇脈「搏」

在譚智泉的心中,始終相信來支持的觀眾都是最優秀的,就好像《小心月球與月台間之空隙》這個主題,不同人能有不同的解讀,但與讀者間那份心照不宣其實就是最佳的默契,是互相為戲劇而躍動的脈搏。

泉 (1) 2e7ef36286bb13fc6e32542c6f4a432c

 

也許,月球是代表想像,是人們追夢的地方;相對月台就是現實,是活着的當下。兩者間的空隙也許人並不能跨過去,正如想像和現實間的空隙我們未必能靠一己之力完整填補。但或許我們根本不需要填補,假如真的跨不過去,我們可以試着飛過去。藝術,本來就是一場放飛的夢,一場有意思的夢。

 

採訪及撰文:Bee Wu

分享
上一篇文章2019澳門國際默劇節——「小丑不丑劇團」為忙碌生活帶來一點歡樂
下一篇文章親愛的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