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珍的小圓扁罐魚子醬,珍品般收藏在方型木盒裡面。

木材質的大地色調和原始紋理,是自然質樸的觸感。趟蓋則以寶石深藍作為基底顏色,又見華貴。蓋面勾勒了滿版的啞金線條圖騰,流暢起伏如波濤。該品牌是鮮有由澳門出品的魚子醬,走高端路線,自然對形象亦有所要求,負責是次包裝的設計師鄭志豪 (Wakka Cheang) 說,光是挑選一款合適的藍色,就試了好幾回,想帶出海洋與天空自然生成的屬性,卻又要不失高貴大方。

以線延伸

Wakka說幸好是次項目的顧客接受度大,所以除了保留品牌商標的主元素美人魚,亦做了很多大膽的延伸和想像。圖騰雖只是一個方框的畫面,卻有強烈的故事性,講述熱愛到處遊歷的美人魚來到澳門,剛好碰見熱鬧喜慶的回歸紀念慶典,樂而忘返。當中佈有媽閣、荷花、煙火、白鴿、波紋等抽象元素,豐富了整個情境。設計元素中有較多的插畫部分,他主張不用網絡的現成素材,每條線都盡量自己勾畫,這樣設計無需將就亦不會受制,當然代價就是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20191202-AM4A4283

Wakka分享了一些過往的作品,好一些在線條上蠻花功夫。作品是設計師的名片,翻看幾件就足見風格,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很多都在線條上費盡心思。他笑說,由小到大,就特別喜歡畫線,感覺每條線的延伸都是活潑有生命的,多精緻的圖案,用線條表達,沒有上色,都足夠有餘。

 

串連成圈

美感可以透過科技提升,令設計方法多種多樣,不同媒材混合使用,增加了發揮的空間;而且,設計師入行之後,自然不停從實作中累積技術鍛鍊,進而達到一定的高度,所以Wakka說,自己還是比較著重意念的傳達。他將做設計比喻為講故事,有人擅長倒敍法,有人喜歡平舖直敍,表現方法是一種手段,關鍵還是要呈現一個好的概念。

概念需要推陳出新,但不能總追求全盤推翻。正如設計軟件提供了方便和層出不窮的設計方法,但Wakka偶爾還是喜歡手繪的原始和人情味。他展示了為一家公司設計的月餅包裝,霎眼看是昔日中秋常見的方型月餅鐵盒,這款傳統餅盒非常明顯的特色,就是中間總會有浮雕效果的仙女形象和傳統吉祥圖案。Wakka分享如何為老字號餅店做品牌轉型,「店家想革新,但我們覺得文化回憶都需要傳承和留下,溝通過後,決定在傳統上作創新。」餅盒設計沿用復古元素和材質,但在細節應用新的技術工藝,例如用啞金燙印代替彩印,將圖騰由寫實變得抽象簡約,都是嘗試在現代審美觀之下,重塑傳統之美。

好的設計能夠綁成一個繩索圈,將多種媒材聚攏成整體卻又各自發揮特性。好的設計又是一條時間軸,將所有時間的痕跡串連起來,這樣的作品方有溫度。

 

一線之差

一條長長的蔓延線,總需要由一個起點開始,而Wakka對於設計的起點,回想大概從小一二跟同學比試畫機械人開始。既是手足又是對手,兩個人每日拿著劃滿機械人的畫紙,向其他同學展示自己天馬行空構思的盔甲武器有多利害、如何變身飛彈、必殺技又是甚麼。這階段算是從卡通人物的臨摹模仿,轉變到用自己方法原創了。

大學本想修讀視覺藝術,輾轉卻成為了設計人;藝術與設計既是同門,卻又經常對立存在著,兩個圈子的人各自詡於各自的孤高與親和,幾乎互不相讓。「設計是向外,藝術是向內。前者的客戶是他人,後者的客戶是自己。」Wakka認為兩者不是對立,而只一線之差。如能在線之上自在遊走,便是有趣。

「以設計謀生,同時做到喜歡做的設計,那就最理想了。」他慶幸公司都是喜歡「玩」設計的人,所以會盡量找些好玩的題目,同時不打價格戰,希望登門求解的客戶,都是覺得設計有價而且喜歡他們的創作。當然,有趣的設計題目可遇不可求,所以另一種更高的「玩」法,就是將不好玩的變得好玩,這是一種功力的考驗。

20191202-AM4A4298

 

串針引線

Wakka回憶讀書時因為考試安排跟老師爭持不下,結果整個年級的考試被中斷,老師也被氣哭。他形容求學時對於自己認為對的事,一定堅持到底,從不理會別人,所以有時頗令老師頭痛,被責罵不時老是一副「藝術家脾氣」。

然而真正踏足設計行業,就發現設計師並不如當初所想像的可以任意發揮,除了技術,更需要掌握溝通和協調。「如果儘管做自己,不需理會他人是否喜歡,那就是藝術家風格了。」他認為設計由商業衍生,所以必需顧及客戶需求。當然,設計師與客戶的期望時有落差,首當其衝就是成本考慮,想做得越精緻,伴隨而來的就是成本越高昂。很多客戶並非行內人,實際操作和限制不完全了解,亦未必懂得將腦裡所想的具體表達,這時候設計師就需要相當的耐心,更要「捉得準」,否則浪費太多時間摸索,最後也未必令客戶滿意。當然,雙方為完成一個項目,既要妥協和配合,亦有必要的角力,客戶計算效益,亦不一定敢於冒險,設計師卻屢想為品牌突破,亦較貼近流行,所以「我們要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不是麻木的順從,適當時候也要提供專業意見,讓客人知道,他們做的每個建議,都是為品牌著想。

20191202-AM4A4304

————————————————

Wakka喜歡線,他說喜歡筆觸的質感和手工感。

「你可以直接感受到線的感性。」我停了手上的筆,在思考他的意思。

然後他伸手摸了摸我筆記上為摘錄重點而隨意潦草的字,「這些線條,是你演繹出來的,是你自己的。」畫每一條線,儘管多熟練的操作,也無法排除一切不確定性,因為影響這一條線的,不只那隻畫線的手。身體的歪斜,環境的振動,甚至看不見的空氣和重力……「講得誇張一點,是成個世界,把這條線劃出來。」

讓世界成為線的助力,而不是阻力,這裡亦見設計之道。

而在可控的範圍內,卻又不受控制,大概就是設計師追逐的路線。

 

採訪及撰文:哈皮因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