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求變 ── 第一和最後一次的程文政

近年澳門經濟的蓬勃發展造就了不少新興的行業,演藝事業也是其中一門,過往 “澳門歌手” 這名字或被標籤作 “玩下啫” 的副業狀態,今天,澳門已有多位本土的全職歌手,其中,程文政會否是大家熟知的一位?

 

從小的 “星夢”

從程文政的簡介和他過往曾參與的演藝活動,可能有點懷疑他是歌手的身份,因為他曾當主持、做棟篤笑、也有從事幕後的作曲和編劇,工作類型十分多元化,但他說 “我始終最喜歡唱歌”,而他最初踏進舞台時只是10歲的小學生。

 

“在我小學的時候媽媽已鼓勵我參加歌唱比賽,第一次參加是1993年。” 當然,程文政的第一次並沒有拿到任何獎項,但自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他便喜歡了在舞台上的感覺。“因為我是獨生的,在家裡經常找一些娛樂自娛,開演唱會是其中之一。” 程文政笑逐顏開地說。

 

然而,在中學這最忙碌的求學階段,程文政仍然熱衷參加各項歌唱比賽,也有一些機構找他出席活動和演出,但這時候父母開始有所反感,曾致電相關機構 “勸喻” 暫不要找他了。當然,那股熱情怎會這般容易給 “弄熄”,不同的演出機會他也不會放過,“那時曾在蓮溪市集唱歌,雖然係100元酬勞唱10首歌,觀眾也志不在聽自己唱歌,舞台十分狹小,有時還會給 ‘飛仔’ 撩,不過那是無憂無慮的時間,就是想唱歌,能有機會便已很滿足。”

 

“2003年與輝佳音樂 (Vocaminals) 簽約,對一位高中生能有公司簽自己,是多麼興奮的事情。” 但是,興奮過後也需面對現實的問題,就是程文政的定位是? “在輝佳的2年我主要是上課和跟着其他歌手出席節目和學習,那時沒有推出歌曲,也未有安排演出。”

 

畢業後程文政 “腳踏實地” 找了一份旅行社領隊的工作,而作為領隊帶領一團又一團的旅客,在旅遊巴上可是他不會錯過的 “演出” 機會。而對他來說其實也有很大的得着,“看盡人生百態,更懂得如何與人相處。” 更重要的是,他的太太也是在旅行社工作時認識。

 

再踏 “星途”

跳出了演藝圈的程文政始終 “按捺不住”,當了3年的領隊後決定還是要專心做一件事,便毅然辭掉旅行社的工作全職投入演藝事業,其時仍為女朋友的太太也對這決定有所遲疑,“那時我認為相信可以便行了”。與眾多對演藝事業充滿熱血的年青人一樣,程文政試過投考香港演藝學院;試過寄demo到唱片公司敲門;也試過跟老師 (詹瑞文) 學藝,“後來碰巧叱咤903成立一個新媒體天比高創作夥伴,設有眾多工作坊 (包括DJ、斐劇場、棟篤笑等),便去試一下”,程文政娓娓道來學習歲月。“而最意外的是有一天收到俞琤的來電,她說覺得我也挺OK,可幫我一下,她是我的伯樂,替我引見了金牌大風,雖然最後沒有成功簽約,但得到她的認同和賞識已教我滿足。”

 

在香港學師一段時間後,程文政決定回歸澳門 “孤注一擲”,一方面他想試驗一下自己的實力,另一方面也有一絲的不甘心,不想就此放棄土生土長的市場。2009年在旅遊學院舉行了第一場的棟篤笑。他回憶說:“當時的場地有220個位置,但開show前5天仍只賣出了25張飛,且那時基本上是自己一手包辦宣傳,在街上貼poster;在討論區作宣傳,當然,自然引來不少人在網上的攻擊,說一些難聽的話,而poster也可以說是見一張被人撕一張。”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在演出當天最後能有9成的入座率,當中一部分是walk in的觀眾。對他來說,這個第一次的棟篤笑表演還算 “OK”。

 

程文政其後與澳門藝穗合作了第二次的棟篤笑表演《亞洲超級巨星工房》,而2010年簽約棋人娛樂也使得他的棟篤笑表演踏上一個新的台階,在曉角劇場連開5場《天造之材小小show》,票價也由過往的30元提高至100元,在澳門,5年前以100元票價看本地藝人的棟篤笑表演可說是一個突破。

 

賭權的開放對澳門的演藝行業帶很大的機遇,他回憶說道:“剛進公司的時候部分藝人仍非全職的性質,後來大家也決定 ‘把心一橫’ 一起全身投入,而身邊的一些朋友也會說 ‘原來堅持也可有點成果啊!’ 等類似的話”。他有感 “最大的得着是可以感染身邊的人。不少有才能的音樂人在過往因見不到行業的將來便放棄了,但到後來又會發覺很多事情已追不回來,現時越來越多人全職投入成為歌手是欣喜的事情。事實上澳門有很多不同範疇的精英,但有時正正欠缺了 ‘膽量’ 去嘗試。”

 

那近期經濟環境逆轉,對演藝界也可能帶來一定的衝擊,對程文政來說,他認為這也是一種機會,“在逆景下我們更需發揮想像力和創意 ‘玩橋’,在低的成本下如能做到好的效果便是能力的表現。” 事實上,他的一種信念是 “無論做多少的事情,總有人會留意到的,在這時間可做一些曾想過但又未嘗試過的事情。”

 

“最後一次” 的棟篤笑

程文政_poster即將10月中旬舉行的 “金盤洗手goodbye show” 的棟篤笑,程文政一直以 “最後一次”、“告別” 作主軸,難道真的是最後一次的棟篤笑表演?“其實每次做完talk show真的有想過不再做,因為要儲備足夠的內容,而talk show本身是很具挑戰性的娛樂,你覺得好笑但觀眾未必認同。過往每一次的talk show都有一個主題,內容上不能有太大的偏離,但這次是以 ‘最後一次’ 作賣點,我認為人不是到最後關頭也未能盡全力去做,爆發 ‘小宇宙’,而作為 ‘最後一次’ 題材也可以更多樣性,而今次的內容我自認也相當 ‘踩界’,不留情面道盡在工作和生活上所見的百態,特別是這幾年因為澳門經濟的發展部分社會的價值越來越被扭曲。”

 

在充滿負能量內容的棟篤笑裡,看來是想釋放澳門的不少怨氣,“從另一角度看這些怨氣能變為一種正能量,讓大家反思現今的生活,為未來更好的生活努力。”

 

雖然這次程文政強調是 “最後一次” 的talk show,但創作班底以至合作團隊很多也是第一次合作或首次在這方面嘗試,“編劇由以往自己一位變為我與凌永豪,導演則是由兩個未做過導演的人擔任──我自己和一直從事舞蹈編排的張月盈,她是一位很執着認真的人,過往曾在音樂劇合作,總之,期待與各團隊成員的合作火花。”

 

未忘唱歌

這樣看來程文政的工作重點在棟篤笑了吧!那說好的 “唱歌” 呢?其實程文政一直未有忘記唱歌的本業,今年12月將會推出第一隻大碟,名為 “沒有更像程文政”,大碟內的歌曲可謂一對對,5首歌相對應5首歌,主題是相互連結但卻是相反意義或含意的。“雖然現時會買碟聽歌的人不多,因已有眾多的途徑可下載或網上選購歌曲,但唱片始終是自己的一張名片。”

 

而在忙於籌備talk show的同時,今年上年半程文政較多時間在內地發展,配合派台歌曲的宣傳,但也有到澳門的學校作表演,而他印象深刻的是內地的DJ在訪問前做的預備功夫十分充足,往往會問及一些始料不及的問題,而內地的觀眾也較熱情和投入。下半年他則會較多一點的時間在香港作宣傳。

 

婚後生活

剛剛新婚的程文政,十分投入新婚後 “被管束” 的生活,“太太的作息時間十分固定,早睡早起,而她性格也會較急速,與我剛好相反。婚後我覺得最大的改變是多了份責任感,因她是香港人以往分隔兩地只能每週相會,現時我則會把工作安排寫在白板上讓她了解我的 ‘行蹤’,並爭取時間食 ‘住家飯’。” 從他的笑臉,已明瞭婚後 “被管束” 的生活是多麼甜蜜溫馨的。

 

 

程文做了很多澳門藝人的第一次,他的演藝事業除了唱歌外作了多方的發展──主持、編劇、配音,總之能嘗試的他都會去試,當然有的情況下是 “為勢所迫” 沒有資源需要 “一腳踢”,但無論動機如何,又或別人認為他是 “標其立異” 的一位,但他確是開創了一些先例,說明了澳門人其實可以做更多的,而這種創新求變的信念也一直推動程文政,以最後一次的心態去尋找更多的第一次。

程文政_祝賀2

分享
上一篇文章【告別篇】給現在的你~銀鹽.一載
下一篇文章【特集】澳門茶餐冰室巡禮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