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若不是相對靜止,大部分人都沒有想過原來「剪頭髮」,可以是生活中這麼重要的一部份。從小到大,你試過多少間 Salon、換過多少個髮型師?而每個月你又願意花多少錢和時間打理自己的髮型?上述問題的答案顯然是因人而異,但無可否認的是,若沒有髮型屋和髮型師,我們肯定是沒法輕鬆打理自己的髮型。這次ZA誌的封面故事,專訪兩間新派髮型屋的負責人,分別是以單剪服務聞名的「108 hair」老闆 Jeffrey,和經營男士髮型屋「Mamba Barbershop」的 Darren。他們選擇放棄安穩的工作,不約而同選擇闖入髮型行業。他們是懷著怎樣想法創業?在澳門經營髮型屋又會遇到哪些難關?20220618-DSC06331

 

踏出舒適圈的第一步

在疫情發生前,賭場和政府工都被視為一份安穩的工作,雖然政府有多種支援方式鼓勵年輕人創業,但卻沒有保證穩賺不賠。此外,與近年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café精品咖啡店相比,髮型屋作為美容行業的一種,並非熱門的創業領域。Jeffrey 和 Darren 為何選擇踏出舒適圈,走進這條未知之路?

20220618-DSC06337Jeffrey 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於紀律部隊服務市民。2018年,澳門經濟相當蓬勃,Jeffrey 身邊不少朋友都開始創業做生意,他亦意識到自己不想一直被同一框架限制自己,因而萌生創業的念頭。Jeffrey 回想當年的初衷:「人生係可以試下唔同的職業,決定放膽試下自己適唔適合出面的生活。」來到工作的第五個年頭他決定放下「鐵飯碗」,來到「不熟悉」的髮型屋事業上,在沙欄仔開設第一間的108 hair。

不過,原來從事髮型領域的靈感也與過往的工作經驗相關,任職紀律部隊期間,Jeffrey擔任過不同的崗位,當中就包括對服裝儀容標準要求特別高的儀仗隊。Jeffrey 回憶起他當初創業時的想法:「佢地要經常剪頭髮,長少少都唔得。所以點解會有108單剪的存在,就係想針對需要經常理髮的人士,可以用較平的價錢享受到簡便的剪髮服務。」問及店名108 hair的意思,原來亦與他首份工作有關。Jeffrey 解釋:「做警察時的學員編號係108,算係人生第一份正職的工作,同時覺得呢個號碼對自己幾 lucky,所以想將這個號碼延伸到創業上。」不過 Jeffrey 笑言,他的角色是一位經營者,「我並不懂剪頭髮,但由於過重往對自身髮型的要求,所以會懂得鑑別髮型師的技術。」所以,Jeffrey 希望透過108 hair這個平台,可以聯合其他髮型師一起合作,亦期望可以培育到更多本地髮型師。

有別於 Jeffrey,曾於博企工作的 Darren,除了身為老闆,同時是一名 Barber (專為男性理髮的髮型師)。「我細個曾經有考慮過做髮型師,咁啱賭場有同事離職,佢問我有冇興趣學剪頭髮,試過覺得幾好玩,就開始畀心機學。」Darren 回憶當時非常辛苦,下班後要趕去學剪髮,回到家只有兩、三個小時休息,同時要兼顧家庭。後來他察覺到,只在澳門是無法完全學好這門手藝,決定辭去工作,全心投入髮型師之路。Darren 第一站來到廣州,學習基礎的剪髮技巧,過程中首次接觸到專為男士而設的Barbershop,很快便愛上這種風格的髮型屋。「成班男人係度是正的,想講咩就講咩。」為此,Darren甚至遠赴位處泉州(第一間中國國內的 Barbershop)學習。在那裡他不但研習如何成為一位 Barber,也學習 Barbershop 的文化和服務技巧。

20220618-DSC06240

學成後回到澳門的 Darren 並沒有立即開展他的創業大計,反而是到了氹仔區的一間 Barbershop 工作。在累積一定經驗後,Darren 於2020年正式創業,在板樟堂區打開了 Mamba Barbershop 的大門。Darren 自小便熱衷於打籃球,在籌備店舖時,剛好遇上 Kobe 過世的事件,熟悉籃球的讀者都會知道,Black Mamba 是傳奇球星 Kobe Bryant 的外號,為了紀念 Kobe,決定使用 Mamba 作為Barbershop 的店名,亦奠定了店舖以籃球風格為主調。

店舖由策劃、租舖、畫則、政府手續,到現時每天開舖、剪頭髮、入貨、清潔都由 Darren 親力親為完成。Darren 很慶幸能找到兩位90後的年輕 Barber 合作,減輕自己在前線的壓力。「剛開張時好擔心唔夠客,另外兩個拍擋又相對後生。個段時期係幾辛苦,搞到成身起曬粒粒,身體幾乎承受唔到壓力。目前都叫上了軌道,交到租,夠出糧,打個和,已經係賺左。」Darren 回顧當初奮不顧身的創業經歷時,不時露出充滿滿足感的笑容。

 

貫切理念,樹立風格

髮型屋作為必要的民生服務行業,早已有不少老店舖根植各區多年,加上鄰近地區髮型屋的低廉收費,亦讓部份澳門人習慣跨境剪髮。在這樣的環境下,新晉髮型屋要突圍而出絕非易事,Darren 和 Jeffrey 的髮型屋又有什麼特別之處?

Darren 認為 Mamba Barbershop 不僅只是一間髮型屋,更期望藉此在澳門推廣 Barbershop 文化。「我們想做一個社區的文化,令社區可以融為一體。希望當我離開舖頭出到街,隔離左右都認得我,大家可以多些噓寒問暖。而且係外國,有人會係 Barbershop 飲酒、傾計,所以我都好歡迎有人上來舖頭吹水,唔一定係來剪頭髮。而我同客人的關係就好似朋友咁,就算放咗工都可以約左出來食飯、打波。」Barbershop 的剪髮服務雖然以男性為對象,但服務時間卻需長達45至60分鐘。對 Barbershop 來說,最重要是與客人溝通的過程。Barber 在剪頭髮的同時,需要一直與客人聊天。他們既要懂得找話題,也要學會引導客人與自己說話,讓客人可以在店舖內放鬆,盡情談天說地。Darren 談到他的經營理念:「我去泉州上堂主要唔係學剪頭髮,因為剪頭髮係工多藝熟,剪得好唔好係睇你有幾鍾意呢樣野,睇你有幾想剪得好。而且好唔好有時亦相當主觀,所以我最希望係客人在服務過程中感到開心。」Darren 想打造的 Barbershop,與一般功能性的髮型屋的本質不一樣,剪頭髮僅是他們提供的服務之一,給予客人滿足的體驗過程才是至關重要。

20220618-DSC06267

除一般剪頭髮服務外,Barbershop 亦會提供一般髮型屋較為罕有的服務。例如當剪好頭髮後,Barber 會將一塊熱毛巾敷在客人的臉上,並用刮刀將客人臉上的雜毛剃得乾乾淨淨,客人就能以精神煥發的面貌離開店舖。此外,Darren 亦保留 Barbershop 傳統之一的剃鬚服務。不過他坦言亞洲人大多不會留鬍鬚,需要此服務的客人多是要求全部剃光。可能因為是少數保有剃鬚服務的髮型屋,反而吸引一些年紀稍長、習慣到上海式理髮店的客人會特地前來光顧。

另一邊廂,108 hair 的第七間分店在今年年初開業,亦由最基本的單剪服務,發展至今在各分店提供電髮、染髮和銷售造型產品等多項服務。Jeffrey 解釋為了迎合時代的步伐,他們需要不斷進步:「開張時仲好流行All Back頭、飛機頭,都係相對簡單的髮型。但而家00後已出來工作,佢地會嘗試不同風格,會要求電髮和染髮。」即使已經開設多間分店,但 Jeffrey 沒有刻意為 108 hair 立下固定的形象,反而讓各區的分店採用不同的裝修風格。雖然沒有固定的裝潢,但在髮型屋內必定會保留 108 hair 的核心服務,即是自助洗頭區、一次性毛巾和免費造型產品試用。

Jeffrey 表示設立上述服務的原意,是希望客人可以不用額外花錢,就能以自助的方式簡單梳洗和整理新髮型。「為客人提供一個地方自行打理,沖洗頭髮,再用我們提供的產品自己gel返個靚頭先走,但都只係收單剪的價錢。」如果有客人希望享受一般的洗剪服務,他們的髮型師亦可提供。除一般的剪髮服務外,108 hair亦引入不少造型產品供客人購買。Jeffrey 笑言,有不少客人免費試用造型產品後,會主動回頭購買。

108 hair 的定位是面向大眾,既要得到重視性價比的街坊和學生支持,同時符合追求高服務體驗客人的要求。「不少客人唔係最著重價錢,反而重視服務。試過有客係 Facebook 反映,話70蚊剪個頭係物超所值。」有別於專門針對男性服務的 Barbershop,108 hair的服務採用百貨應百客的方式,因應客人的需求不斷增加和完善服務,務求滿足到不同類別的客人。

 

挑戰與困難

萬事起頭難,Jeffrey 和 Darren 雖然成功踏出舒適圈創業,然而守業亦非易事,他們兩人到今天依然被一個難題所困擾。

即使108 hair已有7間分店,人資問題依然是 Jeffrey 經營上的最大挑戰。他坦言要聘請本地髮型師絕不容易,他亦盡力保持每間分店有一至兩位本地髮型師坐陣,其餘則依靠外僱和本地學徒幫忙。Jeffrey 認為人力問題與過去的經濟環境有關:「過去十年經濟太好,好多行業如廚師、美容都好難請到本地人,此類技術行業因此流失了很多本地人。」疫下經濟轉差,要吸引本地人入行也不是易事。「唔同做外賣車手,有個牌有架車就得。成為髮型師要有個過程,要花一段時間學習先可以做到。而且要唔怕辛苦,要好鍾意呢個行業先得。」作為過來人的 Darren,他亦經歷過當學徒的時期,新人入行最初僅有不到一萬元的月薪,要成為獨當一面的髮型師後,薪金才會有所提升。在過去經濟繁榮的時候,只要入職賭場酒店就即時有不俗的收入,這種價值觀使很多年輕人不願花時間累積經驗,大大影響他們的入行意欲。

20220618-DSC06352

即使遇到有心人想入行,堅持下去亦不是易事。Darren 回想起過去曾有人主動上門學剪頭髮,因Barbershop採用一條龍的服務方式,「洗剪吹」全由髮型師一人完成,不會聘請專門負責洗頭的員工,所以新人上班第一天就可以拿起剪刀體驗髮型師的工作。但當這位學徒親自完成整個服務流程後,第二天便沒有再回到髮型屋了。Jeffrey 亦同樣有類近的經驗,曾遇過一名新員工在上班一小時後,就提出離職。也印證兩位老闆口中所說的,髮型師這一行業是「好睇唔好做」。

收入問題之外,Darren 認為部份人戴著有色眼鏡看髮型師這個行業,也是本地人不願入行的原因之一:「身邊的人話我地做剪頭髮的係『飛髮佬』,言詞上總帶點貶義。點解要覺得我的行業比較差?內地都很多髮型師賺錢能力好高,一萬蚊剪個頭都有,所以唔好睇死某個行業。」面對現時的經濟環境,Darren相當鼓勵有興趣的人士入行:「而家好多人冇野做,正是大好機會去學一門手藝。有門手藝旁身唔會餓死,雖然好難發達。哈哈!」

在新一輪疫情爆發前,Jeffrey 在報章以及勞工局網站上也曾刊登招聘廣告,確是比過去吸引到更多本地人前來應徵。Jeffrey 坦言只要應徵者是有心入行,他是相當歡迎的。Jeffrey 亦深信態度比技術重要,「我請人係重視態度,技術可以調整。服務到客人,對工作有熱誠就OK。」以108 hair的員工為例,有一名沒有經驗的本地人由洗頭開始,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成為髮型師。Jeffrey 坦言108 hair可以為這類有心人提供機會,在108 hair成長,發光發亮。他更形容他與髮型師之間更像是互相合作的關係,自謔說:「如果佢地全部辭晒職,我就企左係度,所以我會盡量吸收大家的意見。」Darren 亦相當認同要培育更多的本地髮型師:「如果冇本地人繼續學,下一代就冇本地人幫你剪頭髮。開得髮型屋就唔預左搵大錢,係想將呢個行業保存落去,唔想將來澳門冇人識剪頭髮。」

20220618-DSC06341

 

人手問題外,要在小城中打出名堂,選擇合適的宣傳方法對中小企而言也是一項不簡單的挑戰。

Jeffrey 是一位相當重視宣傳的經營者:「我可以盡力為 108 hair 做多些宣傳,但要留住客人,就要靠前線同事的服務。」108 hair 每間分店都有獨特的靈魂,配以不同的設計風格。Jeffrey 會花心思為各分店拍攝風格迥異的宣傳片,讓客人對宣傳片留下印象之餘,亦記住各分店所在的位置。Jeffrey 自己更曾經親身上陣,扮演成電影人物 Joker 為店舖宣傳,成功引起網上不少討論。Jeffrey 也特意聘請本地團隊作後勤支援經營社交平台,不過 Jeffrey 形容網絡平台就像雙面刃,一方面對店舖宣傳具正面幫助,但同時店舖的形象亦很容易受到網絡的流言蜚語影響。「就好似當時做警察,一個警察着住套軍裝,代表住成個警隊。所以有時面對不同客人的言論,都要保持正面禮貌的態度回應,因為一個人的說話也影響整個品牌形象。」

以「樓上舖」方式經營的 Mamba Barbershop,比一般的街舖需要更多增加曝光度,所以 Darren 在店舖的裝潢設計上加入籃球的元素外,更在門外以噴漆畫下 Kobe Bryant 的畫像,成為店舖的標誌。此舉吸引到不少籃球迷關注 Darren 的店舖,成功儲下一班同樣喜愛打籃球的客人。對於選擇樓上舖的原因,Darren 解釋:「我地只做男仔,店舖太過當街,舖租貴係好難做,唯有搵D舖租係自己接受到的。」同時,他也認為「上樓」並非「缺點」,因有客人喜歡多點私隱,亦有客人因為時間問題,需要深夜時段才能抽空剪頭髮。Darren 亦有透過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作網上宣傳,不時吸引到海外朋友點讚。

20220618-DSC06249

 

繼續「疫」難而上

現時不但整體經濟環境轉差,疫情下政府亦多次要求美容行業停工,這些因素都對髮型屋的經營帶來嚴重影響。Jeffrey 和 Darren 又是怎樣看待往後行業的發展?

Jeffrey 認為在疫情下,澳門主流媒體並不不太關心他們行業的實際情況,或只是報導一些相對流於「表面」的官方數據。他期望澳門能有一個可以讓行業發表意見的平台,為他們爭取更大的支援和關注。過去他留意到曾有社團機構向政府申請資助,舉辦活動教授本地人剪髮技巧,但成效不彰,未能有效培育足夠的人資。在 Darren 眼中,就算是疫下經濟轉差,過去博彩業的影響依然存在,他認為比起其他服務性行業,剪頭髮會被歸類為厭惡性行業,新一代年輕人不會輕易「放下身段」入行。Darren 同時提到,目前社會和業界對剪頭髮這門手藝也沒有專業認證,整個行業得不到重視。他認為若能針對髮型師或相關服務發出專業認證,將能有助提高行業的形象。

20220618-DSC06405

至於髮型屋之間又能否加強合作,共渡疫境?可惜的是 Jeffrey 和 Darren 均形容,在商業環境下的競爭下似乎大部份髮型屋都抱著同行如敵國的想法,Darren 回想到一些不愉快的經驗,Jeffrey也提及有部分業者以沒有利潤的前提作惡性競爭。他們認為,行內人應該更加團結,多合辦一些活動,使社會對理髮行業有更大的關注。若可以壯大同業間的合作,期望能促成一個如香港的香港髮型協會的平台,更好讓同業交流行內資訊和促成行內的人資循環。

20220618-DSC06227

同是經營髮型屋,Jeffrey 提供的是讓髮型師大展身手的平台,Darren 則希望以身作則推廣 Barbershop 文化。兩者在髮型屋中所擔任的角色雖然大相徑庭,但他們都在實踐理念的同時,不謀而合為培育本地髮型師作出貢獻,不讓這門手藝在澳門消失。現今,應徵咖啡師學徒的,相信比應徵髮型師學徒的會多出很多,但當我們想深一層,社區之中可以沒有咖啡師(當然喜愛咖啡的讀者絕不認同),還是可以沒有髮型師?這不是一個輕鬆的行業,也不是一份簡單的工作。108 hair 和 Mamba Barbershop 未必是最適合你的髮型屋,但他們均努力在這行業貫徹自身獨特的經營理念和風格,在這行業剪出一片天。

20220618-DSC06331

採訪:君尋、Diana、笑皇子、伯頓
撰文:君尋
攝影:Kelvin
設計:皮朋

分享
上一篇文章遊走在澳門美食上的設計提案 串連一座城市的記憶
下一篇文章皇朝區超高質素日式燒烤──八杯喜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