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吧!廢社邊緣的文藝社 (第5話)

天才少女作家──reBorN──終彌夢,在短短12分鐘內即完成了第二輪比賽的5000字短篇小說寫作。現在的她站在了比賽會場外的門旁,背靠在牆壁上,閉着雙眼──似乎在很認真地想事情。

不──

與其說是在想事情,不如說是在「創作」。

即使是在這種時候──

終彌夢依舊沒有停止腦裡的創作幻想空間的運作,永不息止。

或許──

沒有辦法停止

 

自從那個時候,她的寫作生涯迎來首次「毀滅性的摧毀」以來,她就沒有停止過寫作。

彷彿──不寫作就無法證明自己的存在一般,無間斷地寫作。

在她的生活空間裡──

打字的聲音、書寫的聲音以及翻頁的聲音總是不絕於耳。

像現在這樣安靜地站在走廊上的場面,反而少見。

但──

即使周圍環境有多麼安靜,打字聲、書寫聲和翻頁聲依舊會在終彌夢的腦海裡無意識地響起。

 

(恐怕這已經成了一種病了吧……)

終彌夢對此也有自覺。

然而──

(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她並沒有否定之的意思,反而將之作為自我存在的最根本意義深植於心靈的最深處。

 

終彌夢是天才,是暢銷作家,是寫作達人。

可她對這些名譽、稱號都沒興趣。

只要能夠寫作──便足夠了。

 

除去持續的寫作──

終彌夢沒有任何追求的目標。

 

~○●~

 

我和社長離開比賽房間時發現,終彌夢根本不在會場內。據評審們說,她在12分鐘內已經完成了稿子並離開了,而且理所當然地被全部6名評審皆評為滿分10分,達到令人望塵莫及的60分滿分。

也就是說──

從天才少女作家終彌夢存在於這輪比賽裡的一開始,就已經成了我和其餘兩名參賽者一起角逐最後1個晉級第三輪的名額。沒錯,終彌夢並不是一同競技的參賽者,她的勝利是從一開始就決定好的事情。

 

第二輪除去終彌夢的參賽者分別是我──Eternity6、網路小說家「闇之啟蒙者」以及由頭到腳都充滿了絕望的敘詭推理小說家「死色真紅」(這傢伙感覺就像是各種聽過的設定的混合體)。

就結論來說──

我贏了。

而且是輕鬆過關。

該怎麼說?第二輪短篇小說的題目是「希望之光」,另外兩位無論是從筆名還是從標奇立異到老媽子都不認識的外觀來看都是寫不出這種題材風格的類型,於是我順理成章地贏了。

非常乾脆地贏了。

非常草率地贏了。

沒有任何緊張的畫面──

令人掃興的結局。

如果這場第二輪比賽是小說劇情,恐怕讀者們讀到這裡時都想摔書吧。沒比賽過程就算了,連結果都這麼隨便敷衍過去是怎麼回事啦!

 

但很可惜──

在知道結果的一瞬間,我的腦子裡已經把第二輪的事情全都給下意識地忘掉了。

現在我只關注的事情只有──第三輪比賽。

沒錯──

就是和天才少女作家終彌夢的正面對決。

此時此刻──

只有這件事令我感興趣。只有和天才少女作家的對決才能激起我的熱情,促使我全神貫注。

 

所以──

其他事情都隨便了。

甚麼第二輪比賽──

甚麼5000字短篇小說──

甚麼希望之光──

全都見鬼去吧。

反正贏了就行,不是嗎?

 

之後,我和社長一起跟在剛被宣佈了失敗的「死色真紅」的身後,離開了比賽會場。赫然發現,終彌夢就背靠在那門旁的牆壁上,閉着雙眼,就像是在等待着甚麼人似的。

她似乎察覺到我們的氣息,打開雙目,臉無表情地望向我們:「……果然你們贏了嗎。真不容易呢。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

「是啊。我們贏了……」社長沒有半點遲疑,大方地回應起來,「不過終彌夢小姐還真不愧是天才作家呢!當人人都在屏着呼吸聽評審結果時,妳卻不在現場!真是大膽的壯舉!」

「……已經決定好的結果有甚麼好聽的。」

終彌夢別過視線──

就像是對自己的勝利感到了厭倦般的態度。

「哦?那妳是在這裡等我們了?」社長問。

終彌夢瞥了社長一眼後,點了點頭:「是的……我不否認我是在等你們。」她說,「……畢竟得讓你們認清自己已然結束了的事實。要不,我總覺得你們會因為連贏兩局而自信到以為連我也能打敗呢。」

(這傢伙……!)

我好想回嘴兩句──

可是卻無法反駁。

因為──

我沒有那個實力作反駁。

是的──

雖然我期待了很久──

對與天才少女作家的對決、期待了很久──

但這也意味着──

我們的敗仗已成事實,無法逃避。

現在的終彌夢只是在趁我們還沒忘記之前,讓我們好好認清這個現實而已。

社長聽了終彌夢的話後,笑了起來:「哈哈……真是服了呢。在天才的面前這真是無話可說。」他說,「可是,妳奪走這場勝利,又有甚麼意義呢?」

「你甚麼意思?」

「妳作為天才應該不會聽不懂只是個平凡人的我話裡的意思的。所以我只能將妳這句話當成是在裝傻。」社長沒有停下他那挑撥般的語氣。「……畢竟,天才的勝利從一開始就是決定好的,所以勝利對妳來說,應該沒甚麼意義──而妳方才也親口這麼說過了。那麼──」

社長保持笑容──

陽光的微笑。

然而──

那陽光之下卻是受到雲霧遮隔的陰霾。

「……妳為甚麼還要『奪走』勝利?」

「你這是在把你們贏不了的不快感推到我身上嗎?本以為你是個聰明人,算我看走眼了。」終彌夢不悅地沉下了嘴角。「甚麼『奪走』勝利……這是我不斷努力過後所達到的能力境界。有本事你們也變成天才後再來參加比賽,看會不會有參賽者跑來跟你們說同樣的話。」

終彌夢情緒異常激動──

從沒看她這麼激動過,也沒聽她連續說過這麼多話。

是的──

即使是天才的她,也不可能常保冷靜。

社長緊鎖起了眉頭:「……先挑撥的可是妳喔,我不過只是稍微反駁了一下而已。」他靜靜地說,「……說真的,我完全不懂妳是為了甚麼而參加這場比賽。當然我也不是真心認為妳會惡劣到故意從其他『普通』參賽者手中奪走勝利,但,妳的目的──」

「我的目的只有寫作。」

沒有等社長說完──

終彌夢以銳利的一句作出了斷言。

她雙臂環抱胸前,雙目直狠狠地盯着我們。

「如果我的存在真令你們感到如此不甘心的話,那就試着在第三輪比賽中擊敗我吧。」終彌夢說,「這只是一場為了寫作的比賽……而我的目的也只有寫作。想贏我,就用寫作技藝來說話。」

「恐怕我們是贏不了妳的,終彌夢小姐。」社長說,「不過,我們會讓妳好好看看,作為『普通』參賽者的我們──也是非常『努力』的──這件事。」

「……那你們就好好『努力』吧。」

終彌夢轉過身,準備離開──

在臨起步前,她默默回首,斜着眼瞥向我們:「……可惜的是,這個世界是存在着光靠『努力』所無法跨越的『牆壁』的。那麼……我先走一步。」

那就是在第三輪比賽正式開始前──

終彌夢對我們說的最後一句話。

(開戰宣言……嗎。)

雖然是完全沒有勝算的戰鬥,可是──

我好不甘心。

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社長,我剛才一直都沒有辦法正視那位天才的雙眼……」

我握緊了拳頭,全身都在顫抖。

我垂下了頭,繼續任由嘴巴吐露心裡話:「說真的……為甚麼?為甚麼那樣的天才要跑來參加這樣比賽呢?真是莫名奇妙!」

嗒!

我氣得踢了地面一下。

(再這麼下去,文藝社就會……)

沒錯──

文藝社會被廢社。

雖然這場比賽對終彌夢來說只是一場「為了寫作的比賽」,但對我們來說卻是關係到文藝社的生死存亡。

 

「小恆學弟,你不要再想文藝社的事情了。」

社長突然這麼一句──

使我不禁嚇到。

我驚訝地望向社長。

社長只是──

對我笑了笑。

「既然那邊下了挑戰書,我們就必須全力奉陪。沒錯──」他說「接下來就是──『只為了寫作』的比賽。」

「……只為了寫作……」

只為了寫作──只有寫作的對決──純粹的寫作對決。

這才是──

對付天才少女作家所唯一能採取的政策,亦是別無選擇的困境。

 

「話說,甚麼『我們』啦!第三輪比賽可是不允許『協助人』的幫忙啊!」

我以輕鬆的吐槽作結。

沒錯,這才是──

我真正準備好──應付第三輪比賽的瞬間。

 

~●○~

 

第3屆「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的第三輪比賽在下午4時至6時期間進行。

完全實況的寫作對決──就是第三輪比賽的主題,也是整個比賽裡最為高潮的一環。

為了實現最佳的實況效果,比賽將在地面層的大型表演廳內進行。從正門入口直走到盡頭後到達的厚重雙扇門,就是這個表演廳的入口。在高闊的空間內垂掛下來的兩塊超大型投影布幕,將把兩位最後的參賽者的寫作內容完全實時投影於其上。

 

在表演廳的正中央,由藍帶圍起的大圓形空間內──

擺了兩張拼在一起的書桌。

分別設有兩台電腦,放在桌上的電腦屏幕相互背對──也就是說,兩位參賽者的對決是在極近距離的情況下進行,可謂是寫作力的最尖鋒交碰。

 

包括協助人──所有圍觀的觀眾都不得進入藍帶圍起的空間內,而且亦不得胡亂叫喚──否則會被趕出表演廳。

既然第三輪不可使用協助人,當然主辦單位就得把這個規則完全執行透徹──藍帶外的任何助言,都是被嚴厲禁止的。

 

第三輪的評審共12人──是被稱為「小說夢公會12寶箱」的最頂級寫手們。

國際級暢銷寫手兼神秘作家的「兔紳士」。

奇幻與玄幻與魔幻小說的速成機器「亞亜亞」。

戲謔且諷刺的冷漠寫手「無臉俠」。

文風優雅且華麗的女大學生「蒼雪華」。

將填滿A4紙當成吃飯般的設定狂魔「空色旋律」。

發便當發不手軟的懸疑推理犯罪殘酷系作家「十字架上的虛空」。

細膩且優美的言情小說家「小絲」。

理論武裝到快可以當科學家的科幻小說王牌「亞當斯」。

智商用不完的鬥智系小說寫手「GM君」。

熱愛城市人奮鬥故事的都市小說專門寫手「箱中城鎮」。

構思亂七八糟但卻總能夠連起來的無厘頭小說家「GREAT ROCKER」。

喜歡武俠小說喜歡到會被懷疑是不是從武俠世界穿越過來的「阿武」。

 

當中──

男性共7人,女性共4人,還有1隻性別不明的兔子──雖然我覺得它應該是男性。畢竟自稱「紳士」,別人也都多稱呼它為「先生」……當然,也不排除這是故意誤導的可能性。

 

先別理那12名評審的事──

 

現在這個會場內也聚集了一定人數的觀眾在湊熱鬧──

我們坐在表演廳西邊的參賽者等候區內,就像是在等待着進場的拳擊手般,繃緊了全身的每一條神經注視着眼前的光景。

雖說是有出現了圍觀觀眾,但人數也不算多──以小說夢公會在這個城市裡的知名度來說,不如說超少。更別說公會內還有1位國際級暢銷作家、以及多位頗有實力的出版作家,只聚集了這麼點人數或許可以看作是公會行事風格的低調。

(不,不對……要說奇怪更奇怪的是──)

(明明最高人氣的天才少女作家終彌夢跑來參加這場比賽了,可到了現在卻一直沒有任何傳媒或瘋狂粉絲到場支持……)

(難道……沒人知道她今天來這裡比賽嗎?)

就像是為了解答我這個心裡的疑問一般──

表演廳的門外突然傳來吵鬧的聲音,好不寧靜。

 

我和社長站起身,望向門外──

湊熱鬧的觀眾們也一同把視線移向門外──

 

「請問reBorN小姐的下一部作品會是『魔森林系列』的最新作嗎?」

「聽說reBorN小姐對這場比賽很有把握……在寫作上,妳有甚麼必勝訣竅嗎?」

「請說說妳現在的心境!」

「reBorN小姐除去寫作,平常還有甚麼別的興趣嗎?」

「在《夢起週刊》連載的《紅瞳的她》即將迎來結局,妳能否提前透露一下結局的大概嗎?」

「《風雷丘》中的狼吼君和小雪最終能互相理解嗎?」

「請問──」

在無數的提問和閃光燈的包圍下──

終彌夢出現在了人群的正中央,邊板着一副冷傲的臉,邊無視着記者及粉絲們的提問澟然步入表演廳──

(那、那都是甚麼跟甚麼啊!)

(從沒見過這樣的作家啊!)

或許是我見識太少了吧──

像終彌夢這樣的作家,搞不好這點程度的只是小事。作家偶像化的現象也不是只發生過在她身上,已經有不少的先例了。

但──

如此在現場親眼看到這麼誇張的一幕也是第一次,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吃驚起來。

 

瞬間──

整個表演廳都變得異常熱鬧。

瞬間──

整個表演廳都被追隨着終彌夢的腳步而來的傳媒和粉絲們給塞滿了。

這就是──

天才少女作家的影響力。

這就是──

天才少女作家級別的排場。

 

「不好意思!由這裡開始是嚴禁非相關人士前進的!」

 

踏着昂闊的腳步進入了參賽者等候區的終彌夢,在與上前阻止記者和粉絲們前進的工作人員擦身而過的同時,依舊不發一語,冰冷尖銳的眼神彷彿在嘲笑已在這裡就坐許久的我們。

她在經過我們面前時,低聲說了句:「……我因為在許多雜誌上連載,所以和傳媒方面也有一點人脈呢。這點程度的不過只是場『小彩排』而已……」

說完──

她來到遠離我們好幾個座位的地方,坐了下來。

就這麼坐下後,不發一語──

寧靜。

既沒有工作人員要上前為她登記,也沒有任何緊張的意識──

只有──

在場外吵鬧的reBorN粉絲們,以及守在參賽者等候區入口處前緊屏氣息、流着冷汗吞咽口水的兩名類似保安的工作人員。

 

聽着不絕於耳的對reBorN表示支持加油的粉絲吆喝聲,心裡真是異常難受。明明本應是公平條件下的比賽,卻已然完全成了終彌夢主場的感覺。

 

『各位reBorN的粉絲請注意──』

似乎已經對這個場面看不下去──

在幕後第2層的講台上待機的12名評審之1──兔紳士拿起了麥克風進行宣佈。

 

『一旦比賽開始後,再這麼吵鬧可就會令我們感到非常困擾的啾呢~。所以希望各位能保持安靜啾。作為如此高水準高等級的天才作家reBorN的粉絲,應該會有這點自覺吧?拜託了啾,就當成是畢生難有的來自兔子的請求吧啾!』

 

瞬間──

全場皆於同時完全安靜了下來。

 

(這主辦單位完全處於下風般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而且,居然還真的這麼安份地靜下來了……)

(她所說的「小彩排」看來也不完全是假的呢……)

 

我望向坐在遠處的終彌夢──

她沒有注意到我的視線,正一動也不動地閉目養神。

 

我在社長耳邊低聲說道:「……怎麼感覺我們好像已經完全惹怒她了的樣子?一直用這種誇張的方式挑釁我們……」

「從第一印象來看還真沒想到過她是這麼激烈的角色呢。」社長也頻頻點頭,一臉深思,「這就是所謂的反差萌嗎……」

「這不是重點吧!」

 

就在我無奈的吐槽之語消失在社長的耳邊之際──

噹啷──

突然傳來沉重而又響徹全場的、舊式鐘擺式時鐘的響鈴聲。

在第一聲響起之後──

噹啷──

噹啷──

噹啷──

時鐘又在敲響了3下。也就是說,現在已經是下午4點的意思。

 

『時間到!請兩位參賽者準備入場,進行本屆「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的最後一輪比賽!

本輪比賽將進行完全的實時實況投影!並且題材自由,不限制一定要完成!請「reBorN」和「Eternity6」兩位參賽者在限定的2小時內,把自己的即興寫作力完全發揮出來!

那麼!』

 

接下來就是……

……最後的死鬥了。

 

~○●~

 

我和終彌夢互相面對面地坐了下來──

坐在了最後的戰場前。

 

這就是最後的戰鬥──

最後的死鬥──

不需要任何言語的──

純粹只為了寫作的較量。

 

眼前是Word的空白頁面──

這個畫面也被投影在位於我們右方垂掛下來的巨大布幕上。

現在──

無論是我的頁面,還是終彌夢的頁面,都只是雪白一片,未有任何文字充斥其中。

我的雙手已經擺好在鍵盤上──

終彌夢的雙手也同樣在鍵盤上──

我吞了無數口水──

而終彌夢則始終如一地保持着冷靜、平整且有規律的呼吸。

 

『各就位──

比賽開始啾!』

 

正當我的心裡還在吐槽這個比賽開始的宣言怎麼如此像賽跑的時候──

在我正對面的終彌夢已經啪嗒啪嗒地打起字來。

我望向右邊的投影布幕──

 

「甚……!?」

 

『哦哦!天才作家小姐真是完全不鬆懈呢!這打字速度已經突破天際了!』

 

顯示着終彌夢打字畫面的投影幕上──

文字以每秒至少8字的速度不斷顯現,伴隨着不絕於耳的打字聲。這速度相當於每分鐘打近500字,每小時至少30000字的水平!比正常人的閱讀速度都要快很多的超高速!

(拜託啊……這傢伙還是人類嗎……?)

我望向正一心一意打字的終彌夢──

她的手速已經快到世界頂尖電玩高手都要望塵莫及的程度了。我的眼球完全無法捕捉她的哪根手指在甚麼時候按了哪個按鍵。

而且──

「你還不快開始打稿?作為我的對手,可別輸得太難看喔。」

她居然還有那個餘暇向我進行挑撥

(明明雙手還在打字……)

(為甚麼……)

(這都是在搞甚麼飛機啊……!)

可惡。

我嘖了一聲後也迅速進入打稿狀態,開始敲起鍵盤來。

 

『哦哦!Eternity6到了現在才突然開始打起稿來了呢!看來實在是被reBorN的打字速度給嚇尿了,瞬間腦袋空白了吧!』

 

(該死的,這個實況解說真是超煩人的……)

老實說──

就目前看來,這場比賽我完全沒有勝算。

面對這種非人類級別的打字機器,該怎麼贏?

(只能盡全力寫出好劇情了嗎……)

我邊留意着投影布幕上終彌夢所打出來的內容,邊開始構思策略──

 

基本上,終彌夢為了全方位徹徹底底地將我擊倒,所打出來的這篇名為《無限之空》的小說,無論在內容上、角色上、劇情節奏上、氣氛上、鋪陳上、思想上都是無懈可擊的完美作品。

(但,正因為太過完美──)

(正因為太過正確──)

(正因為沒有任何錯處──)

(正因為是像教科書一般的最無可挑剔的小說──)

(──所以才無聊啊。)

我在心裡唸着不知從哪裡抄來的帥氣台詞,繼續活動手部肌肉,打起字來──啪嗒啪嗒的打起字來。

當然,如果說終彌夢的打字聲密集度是機關槍,我也就頂多是狙擊槍而已。可這就是我最快的速度。

 

要想打敗天才──

就只能寫出天才所無法寫出的作品了。

這就是我這場比賽的方針。

 

《夢境輪迴站》──這是我正在打的小說的名字。

參雜了奇幻元素的催淚系解謎故事。

主人公迷失在夢境之中──

尋找着「醒覺」的出口──

總之──

開頭必須先表達出主角的迷茫感。

用我的風格──

用我那並不完美也並不完全正確的風格──

寫出我想要的感覺。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了。」突然,終彌夢再度搭話──

自從快餐店那次交談以來──

終彌夢主動說話的次數大幅增加。

而那個理由──

當然是為了向我進行挑撥

「你想賭評審的同情分對吧?」終彌夢淡淡地說,「太過天才太過完美的小說反而無聊,反而顯得虛假……尚有許多上升空間的璞玉才更顯得有血有肉──你是想賭評審會產生這種想法的可能性吧?」

「……」

即使已經被完全看透了內心想法──

我依然裝作不為所動,繼續打字。

終彌夢笑了:「真是天真。」

就以這麼一句把我的熱情給全盤否定掉了。

我瞥了她一眼後,視線再度回到屏幕上──

我不經意地吐出了一句話──

「這可不一定。畢竟……小說夢公會的寫手們也都只是凡人。」

「甚麼意思?」

「也就是說,妳這傢伙在我們所有人眼中,就是朵不可高攀、也不敢奢望能理解的高嶺之花。」我說,「妳實在太過遙不可及。正因為遙不可及,所以──」

「所以評審們會選擇你?真是有夠可笑的精神勝利法呢。」

我沒有停下打字的手──

雙眼仍然緊盯着屏幕。

同時──

終彌夢的聲音再度傳入耳中。

「或許評審們可能真會對你抱有更大的親近感。可是,這始終是一場公平的比賽,評判準則上是不可能混入任何主觀因素的。」

「公平?」

我頓時停下了打字約5秒,才繼續敲打鍵盤──

我沉下了嘴角──

不甘地咬着下唇。

「這哪裡公平了。這邊可是連底子都要被弄穿的感覺啊。」我說,「我坐在這裡簡直就像是被請來做做樣子打個字而已。結果早已決定好的比賽,哪裡公平了?」

「在你眼中看來或許真的很不公平。不過……上帝是公平的。」

終彌夢打字的手依舊沒緩下來──

機關槍般的飆字速度不減反增。

「我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是天才。我是努力過……才能到達如此境界。」她說,「如果不甘心的話就好好再想想該怎麼贏我。這場比賽沒有任何不公平,所有不公平都只是源自極為主觀性的感受。」

 

說真的──

終彌夢說的話是最正確的。

正確到無法反駁。

完美到無法挑剔。

正論中的正論──

中肯到不能再中肯的正論──

我在理性上確實是這麼認為的。

但從感性上──

我卻無論怎樣都無法咽下這口氣。

 

總之,我沒有再說話了──

沉默下來,專注打稿。

終彌夢見我不再說話──

也很無趣似地把視線移回到屏幕上。她似乎不看屏幕也能以機關槍速度打字,還是人嗎?

 

(我果然還是無法理解這位天才少女作家的想法。)

而且恐怕也永遠都無法理解了吧。

 

我是曾經「封筆」的寫作者──

所以我很清楚──

忍耐着自己的寫作欲望卻又不願意面對現實的那種痛苦、那種懦弱是何等煎熬的感受。

 

我的時間停止了3年。

一直停止着。

直到現在這一刻、這個瞬間──

我才真正感受到自己,漸漸找回了寫作的感覺──

那種「純粹只為了寫作」的感覺。

 

如果沒有3年前的那件事的話──

恐怕我就永遠都不會體會到這種感覺了吧。

我的寫作世界──

伴隨着3年前的那件事陷入了完全靜止的幻界。

我迷失了3年──

才在此時此刻這個地方找到了出口。

 

所以,這是曾經如此停滯不前的我才能斷言的話──

我永遠都不可能和終彌夢互相理解。

因為──

我是曾經停止過寫作的寫作者。

而她則是永不停止寫作的天才。

在我的世界停止運轉的3年間──

想必她的世界依然沒有休息地不斷創造着新事物吧。

 

曾經停止的我、以及不曾停止的她──

我們就是這樣極端且相對的存在。

永遠的水火不容。

永遠的敵人。

只能透過這場比賽決一勝負。

必須有一方勝出而另一方則慘敗──

不存在和局。

不存在絕對的GOOD ENDING。

必須有其中一方──

承受最絕望的BAD ENDING的代價。

 

(不過,對這位天才來說,真的有所謂的BAD ENDING嗎?)

或許即使終彌夢真的輸了──

她也不會對此有任何在乎吧。

 

也就是說──

無論是GOOD ENDING還是BAD ENDING,到了最後要承受這一切的都是我。

 

(果然還是很不公平嘛。)

 

如果這就是與天才對決的代價──

那也實在太昂貴了。

 

總之──

說再多也沒用──

因為這是──

純粹的「只為了寫作」的比賽。

 

那麼,終彌夢──

讓我們來個了結吧。

 

~●●~

 

「這裡就是夢境的盡頭嗎?」

 

「恭喜你,你似乎終於走出迷宮了呢。」

 

「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你不斷『尋覓自我』後所得到的、你應得的獎賞。」

 

「甚麼?」

 

「這就是你的『夢醒』……」

 

「……可是,這樣的話……」

 

「嗯……?你怎麼了?」

 

「我是一直活在夢裡的人……如果醒來了,我害怕我會失去生存意義……」

 

「不要緊的。無論怎樣,那都是『你自己』。」

 

「我自己?」

 

「是的……無論過程怎樣,最後所得到的才是最實際的……」

 

「但是……」

 

「你害怕一旦醒來就會失去了目標嗎?」

 

「嗯……」

 

「或許可能真會這樣吧。但只要找到新目標就行了!」

 

「可、可是,這我完全無法想像……我除了『尋覓自我』,還能做甚麼?」

 

「所有人一開始都是甚麼都不會,當然,也不可能只會一件事。」

 

「不過……」

 

「你還想『停滯不前』到甚麼時候?該是時候『前進』了喔。」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有甚麼不好的?人生可是很長的!」

 

~○○~

 

終彌夢沒有辦法停止寫作。

自從3年前那件事發生以來──

她就一直沒有辦法停止。

是的──

自從她在那「摧毀了她的人生」的事件中「重生」以來,她就不曾停止寫作。

 

reBorN──

re: Born or Not。

那個時候的她別無選擇──

只有成為新的自己,才有可能繼續生存下去。

那個所謂的「新的自己」──

就是「不停寫作」的生存之道。

 

(自己除去寫作還能做甚麼?)

就是因為無法做別的事情──

她才必須繼續寫作。

永遠都沒有辦法停下來。

 

即使是現在的她──

現在正坐在表演廳正中央不停打字的她──

依然無時無刻地貫徹着自己的生存之道。

 

第3屆「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的第三輪比賽已經進行了超過1個小時,終彌夢的寫作字數、劇情完美度、角色飽滿度、鋪陳細膩度、氣氛營造力等,皆已遙遙領先鍾永恆。

鍾永恆太過執着於與終彌夢決勝負,最終還是自己打敗了自己,不但小說遠沒有要完成的意思,自己的精神力和集中力更是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

眼看大勢已去,鐘永恆──

很乾脆地認輸了。

 

「算了,算了。我投降了!反正贏不了的。」鍾永恆停下了打字,雙手也從鍵盤上離開,已經完全失去了戰意。「這場比賽是妳贏了!天才少女作家。」

「……為甚麼要放棄?」

這是第一次──

這是自終彌夢成為天才以來第一次遇上她所無法理解的事情。

但她沒有將心裡的動搖表露於聲色──

依然平靜地打着字。

「因為做不到所以放棄,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鍾永恆說,「要贏妳這種人類打字機,根本不可能嘛。」

「這只是藉口吧。作為自己不努力的藉口。」

「是嗎?」

鍾永恆懶洋洋地將全身重量倚在椅背上──

他毫不在呼地說:「有時總得失敗個幾次,作為人生的磨練。」

「但那也必須是建立在『努力到最後』的基礎上,提早放棄只是懦夫的行為,談不上失敗的磨練。」

終彌夢所最無法容忍的事情就是半途而廢。

對於永不停止寫作的終彌夢來說──

這是最大地違反了她的生存之道的事情。

所以──

她無論在甚麼時候甚麼地方,都絕對會責備這種行為。

然而──

鍾永恆卻不認同她的看法。

「努力到『最後』嗎……這個『最後』該怎麼定義呢……?這不是個很曖昧的問題嗎?」

鍾永恆雙臂環抱胸前,下巴抬高,擺出一臉深思的模樣。

「如果這個『最後』是指『死亡』的話,那不就是白癡嗎?」

「……」

終彌夢少有地語塞了。

這是因為她生氣了──

而且同時抱着對鍾永恆這個人的不理解。

「……真是,我本來以為那個叫謝承諾的文藝社社長已經夠惡劣了。沒想到你才是最惡劣的。之前一直都低估你了。」

「我才沒有社長那麼高深莫測,我只是把自己的心裡話誠實地說出來罷了。」鍾永恆說,「反正我就是贏不了妳。不作無謂掙扎才是最聰明的做法吧?妳是天才少女作家,應該能懂這個道理吧?」

「……哼,反正本來就沒對你有過甚麼期待。」

 

可是──

終彌夢還是無法容忍。

無法容忍放棄了寫作的鍾永恆。

 

這份無法容忍的怒氣使她的打字速度一時慢了下來──

這令她吃了一驚。

然後她──

完全停止了。

停止了敲打鍵盤的動作。

停止了──

寫作。

 

(怎、怎麼回事……?)

(為甚麼我會──)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使她變得不知所措──

她嘗試再次動起手指打字,可是──

卻再也無法動起來了。

005A_col_re2

 

這是天才少女作家reBorN首次停止寫作的瞬間──

同時也是reBorN首次失去寫作能力的瞬間──

這個瞬間的reBorN彷彿回到了她重生以前──還只是「終彌夢」的新人時代──那個青澀的寫作新手時代。

 

為甚麼這個瞬間──天才少女作家會停下寫作?

恐怕即使是終彌夢自己,也不知道。

是個永遠無解的問題。

 

她懷着不滿靠到椅背上,心裡淨是煩悶。

 

這時──

鍾永恆開口了。

 

「我和社長是為了讓龍雪學園文藝社逃過廢社危機才來參加比賽的。」他說,「此前,我一直都沒有寫作。自從3年前犯錯後,就一直封筆到現在。」

「……是嗎。那還真是辛苦了。」

「天才少女作家,妳能明白『封筆』的感受嗎?」

「那恐怕是我永遠都不會做的事。」

「不──」

鍾永恆微笑了──

彷彿是已經看到了結局的小說家一般。

「妳現在不就停止寫作了嗎?」

「……」

 

終彌夢再度語塞了──

這麼短時間內語塞兩次,對她來說簡直是奇蹟般地罕見。

可是──

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可能我是累了吧。」終彌夢說,「而且我也不是那麼冷酷的人。」

「嗯?這怎麼說?」

鍾永恆不解地歪起頭來──

那疑惑的表情沒有任何虛假──

現在的他真的──

只是在把心裡想說的話全都說出來而已。

 

終彌夢別過視線,仍然板着一副無表情的撲克臉:「你不是說要救你們學校的文藝社嗎……」她說,「那就趕快抓緊機會吧……現在我已經累了,打不了字了。所以,不要放棄吧,肯努力的話一定還來得及的……」

 

這番話使鍾永恆呆滯地注視着終彌夢的臉好一會兒──

然後──

他不發一語,開始打起稿來。

 

就是這樣,停止的人不再停止。

不曾停止的人也不再迷茫了。

 

這就是──只屬於兩人的──純粹只為了寫作的比賽的結局。

 

後記

或許讀者們讀到這裡都會大吃一驚──

沒想到這個故事居然就這麼結束了!

其實作者我自己也十分驚訝──

因為本來在這之後,還有一段劇情要寫的。

但在多番考量後,決定寫成了這樣的開放式結局。

 

最後到底誰贏了?誰輸了?文藝社能存活下去嗎?這些都不重要了。

雖然可能會被罵「這太坑爹了」,畢竟這種結局根本就是把標題給忘了吧!社長也完全被遺忘了吧!

嘛,這麼一看也確實是挺坑爹的。明明社長是這個故事發生的最根本原因,卻到了最後連提也沒提一下。

不過別忘了,提議要忘掉文藝社的事的人也是社長喔,所以這個結局可以說是最完美的收尾了,再寫下去就會畫蛇添足。

 

返回正題──

我想,恐怕很多讀者都已經看出來了吧,雖然故事由頭到尾都沒明確說明,但肯定有很多人都能看出來了吧!

沒錯,男女主角鍾永恆和終彌夢所說的「3年前的事件」指的都是同一件事。在這個事件中,兩人的人生皆被摧毀,只是,鍾永恆選擇了停滯式逃避,終彌夢選擇了催眠式逃避,終究來說兩人都是在逃避,半斤八兩。

至於具體是發生了甚麼就任君想像了。這些事情如果說得太明白就不浪漫了。雖然這篇結尾可能浪漫過頭了,但寫作就是這麼一回事呀。

 

於是,在這裡,可能又有人會提出「為甚麼終彌夢最後會停止寫作」的問題。

或許,這個轉變確實有點太過突兀。明明前1秒還是女王S般的絕對高傲態度,怎麼下1秒突然變傲嬌了呢……

不過所謂的人類,就是這麼簡單的生物,就是會這樣毫無預警突然改變的生物。

這裡必須稱讚鍾永恆的聰明──

其實如果這段是繼續使用鍾永恆第一人稱描述,就會發現這是他戰略性的放棄。

雖然平常總是受社長照顧,但畢竟是3年前能摧毀掉終彌夢人生的人,即使再摧毀一次恐怕也不是甚麼難事。

終彌夢是個天才,但她卻非常單純。可是,能否發現她單純的一面,就看有沒有緣份和那個態度了。社長謝承諾製造了這個緣份,而鍾永恆則擺出了他應有的態度。就只是這麼一回事而已~

 

作為短篇小說,這篇可能太冗長也太過深奧了~

但在這篇的世界裡還有許多未被發現的故事。

如果有緣,望能再次相見!

005B_col_re2

 

黑貓迷你

分享
上一篇文章御朱印
下一篇文章《澳葡風•情》藝術展覽揭幕 展出12位駐澳葡裔藝術家作品
在澳門居住的窮學生,興趣是撰寫小說,擅長的類型是科幻懸疑推理,偶爾會寫一些短篇。曾有過3次長篇輕小說比賽投稿經驗但都敗下陣來,最好那次的成績是台灣尖端 “第六屆浮文字新人獎” 的最後15人名單。除了以上之外,是個一切皆被謎團所包覆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