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吧!廢社邊緣的文藝社 (第3話)

「……這裡就是比賽會場嗎?」

我和社長一起踏入了比賽會場──我聽見身後傳來輕輕「砰」的關門聲,大概是社長順手關上了門。

 

我觀察了一下四周──

 

(嗯……果然是扇形的空間。)

在這個扇形的房間的裡面──又有一個扇形的突出結構。由於這個空間本身有兩層樓那麼高,所以那個突出結構大概就是一層的高度吧──也正因如此,那上面還設有欄桿和各種照明系統,大概會有類似主持人之類的人物站在那裡說話吧。不過這裡看不見有任何可以通往那個突出扇形的2樓的樓梯,倒是牆壁上有5扇頗有質感的藍色橫向滑動門──看來這個扇形又細分成5個小扇形的樣子,按這套路去思考的話那恐怕就是分給5名參賽者的比賽用房間了。

社長拍了拍我的右肩──

「到那裡報到哦,小恆學弟。」

社長指向了右邊──

那裡確實有9人聚集着。

其中一人是小說夢公會的主力寫手之一──綽號「小絲」的寫手。雖然是叫小絲,但他是男的。網路寫作的世界裡也不缺網路人妖,這點必須得多注意──由於小絲基本上都是在寫言情類的小說,所以他在公共場合正式露臉前我也一直以為他是女生。

 

總之,小絲徹頭徹尾是個男人──

現在的他依舊頂着一頭飆爽的藍短髮,掛着一副爽朗的爽朗,為參賽者點名中──

 

其餘8人不用多說──皆是與我同組的其餘4名參賽者及其協助人。意外地所有參賽者都帶了協助人來了呢──還以為會有一兩個特別厲害且特別相信自己才能的抱着類似「這種垃圾比賽我獨自一人應付便綽綽有餘」這樣的態度來參賽的呢。

(不……剛才不就有一個了嗎──)

(reBorN終彌夢……)

(她完全沒有帶任何協助人,該說不愧是天才少女作家麼……)

我邊想着這些事情,邊和社長一起前往報道──

 

「筆名『Eternity6』的參賽者及其協助人是嗎?」小絲問道,我們點了點頭後,他繼續說:「好,那麼這樣就全員到齊了呢……那麼接下來要進行規則說明,請各位到後方的座位就坐。」

很例行公事地說完後──

小絲向我們所有人的斜後方作出了「請」的手勢──

那裡確實擺了每排兩張為1組的共5組10張的椅子。

 

這時──

一名參賽者突然開口了。

 

「呵呵……明明裝潢還挺氣派的可是椅子卻意外地很『業務用』的感覺呢。」

那是把清脆、響亮中帶有點高傲氣息的少女聲音。

(嗯……?)

我望向聲音的方向──

(靠……!)

頓時被嚇到了。

因為那是個打着把高貴華麗的遮陽傘、穿着黑色系哥德蘿莉裝、戴了雙貓耳、且皮膚白得像雪一樣的女孩。仔細一看她右眼是紅色的,左眼則是綠色的──那太過詭異的瞳色恐怕是戴了彩色隱形眼鏡的效果吧。

總之是個全身上下都散發着高貴、華麗卻又異常詭譎的氣氛的女孩。

(又來一個脫離現實的!)

似乎發現我正盯着她看,哥德女孩轉了下傘柄,側過身來望向了我:「哎呀,本貓的高貴身姿是你這種凡人可以鑑賞的嗎?你得知道,只有被選為『星辰七賢人』的異界意志才有機會成為本貓的下僕。」

「靠!還是個中二病[1]!」

[1] 中二病:當一個人在青春期時會出現的「自以為是」行為的統稱。現在多數指幻想自己是某種特殊角色並演繹之的人。

 

然而,自稱為「本貓」的女孩並沒有顯現出任何憤怒的樣子。

反之──

還從容地笑了起來。

「哼,喪家之犬就趁現在好好享受這最後的狂歡吧!吾之名為『黑貓迷你』,當來自天外的孤高星辰賜予我眷顧之時,本貓即為無敵之軀!」哥德女孩──黑貓迷你啪地打開了一把不知從哪拿出來的西洋風黑色扇子,然後將其直直地伸向我:「……當這場聖戰結束之時,恐怕汝之身軀早已被業火焚燒殆盡,墮入無盡的煉獄了吧。哼!」

伴隨着最後一聲「哼」──

黑貓迷你轉過身,把遮陽傘架在肩上的同時,邊轉動着傘柄緩步邊走向5組座位的正中央那一組──

「等等,大小姐──!」

一名管家打扮的矮個子眼鏡男追了上去──恐怕他就是黑貓迷你的協助人了吧。連管家角色都安排周到,看來她中二得相當入戲。

一位穿着聖莉莉爾學園制服的女生在我旁邊走過,很自然地向我搭了句話:「那孩子就是今年轟動了各大討論區的新興網路寫手──『黑貓迷你』呢。雖然曾聽說過本人十分中二病,但沒想到真的是這樣呢!」

女生沒有理會我有沒有在聽──

一味地解說着。

她染了一頭棕髮,髮型看來是日式公主頭──

她對我微微一笑,伸出了右手:「我是網路小說家『舞弦』,希望接下來能有一場愉快的比賽呢!請多多指教!」

「呃,我是『Eternity6』……請多多指教……」

我和舞弦握了手。

 

~●○~

 

(有沒有搞錯啊,居然和「舞弦」同組……)

 

在那之後,我和社長坐到了從右數起來的第2組座位──

而舞弦及應該是她協助人的戴眼鏡女孩則坐在與我們正相反的方向──從左數起來第2組座位。

 

「話說回來,小恆學弟……」

「嗯?」

在面臨這重要關頭時──

社長的聲音也聽起來有點緊張的樣子。

「小恆學弟,我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社長說,「就是──參賽者中女生意外地多呢。」

「……還以為你想說什麼結果就說這個啊。」我嘆了口氣,「雖然在現實中遇不太到,但我在網上認識的寫小說的人還真的是女生佔較多數的。所以輕小說《文學少女》的劇情也許並不完全是架空呢。」

「不,遠子學姐並不會寫小說吧。而且她是個會吃書的妖怪[2]吧!」

[2] 天野遠子,為野村美月所着輕小說《文學少女》的女主角,是個會將寫有文字的紙張當成食物吃進肚子裡的妖怪。

我聳了聳肩──

「不,我的意思是指──」我說,「文藝社裡存在着漂亮學姐的可能性──並不為零──這個概念而已。」

「原來如此……這確實不為零呢。看剛才不是有個叫『舞弦』的女生嘛?她穿着的是聖莉莉爾學園的制服呢──沒錯,那是一間女校的制服!想必那裡的文藝社都是漂亮的學姐吧!」

「……社長你都已經畢業了,還學姐前學姐後的,總覺得很微妙、很違和。」

 

正當我們還在聊着以上無聊對話之際,不知不覺間──

室內的所有照明已經集中到那個扇形2樓的講台上──

從那裡──

出現了一位打扮古風的少女。

 

啪!

 

聚光燈聚集到她身上。

她全身都散發出一種古色古香、優雅的味道,粉藍色的衣裳完美地蘊釀出幻想的氣氛。

(那到底是哪個朝代的服裝啊……?)

(漢朝?唐朝?宋朝?)

很抱歉我歷史永遠是不合格的。而且,歷史課應該也不會學每個朝代的衣服潮流吧。

 

總之──

她就是「小說夢公會」的主力寫手之一──

筆名「蒼雪華」的女大學生。

 

她俯視着我們,而我們則仰視她。

她拿起了麥克風──

 

「大家好。十分感謝各位蒞臨參與由本『小說夢公會』所舉辦的第3屆『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接下來,第一輪比賽即將開始,請各位參賽者準備就緒,細心聆聽以下各項規則及注意事項。」

那是一把沒有一絲感情可言的冰冷聲音──

蒼雪華的臉上也同樣──無任何表情。

(這例行公事似的開場白……)

(雖然是「小說夢公會」,卻隨了裝潢和衣服外,沒有一點夢想,也沒有一點激情呢……)

小說夢公會的這些寫手們──

還有剛才的終彌夢──

都滿溢着一種難以形容的氣氛。

(就像是……形成了某種倦怠感的感覺。)

 

「為了保證比賽的最高公平性,我們『小說夢公會』制定了以下事項!」

 

突然──

蒼雪華一反常態地高舉起右掌直揮向半空中──

情緒也顯得很高亢。

我對這過於兩極的態度轉變瞪大了雙眼,並張着下巴抬頭注視着蒼雪華的一舉一動。

003_A2

「禁止使用手機!

禁止使用平板電腦!

禁止使用字典!

禁止使用電子字典!

禁止使用已打好的手稿!

禁止使用草稿紙!

禁止使用電腦鉛筆!

禁止使用千里傳音!

禁止……

總之禁止使用除協助人外的一切輔助工具!」

 

(最後兩個是來搞笑的嗎……)

而且,這個說法就像是把協助人完全定位為「工具」。這麼失禮的開場白真的沒問題嗎?

 

隨着蒼雪華那一氣呵成的「禁止」發言──

周圍響起了氣氛高漲、震耳欲聾的熱烈鼓掌聲。

當然,這裡只有10來人,是不可能響起如此盛大的鼓掌的。那大概是場邊的立體音響造成的效果。

 

「感覺就像是進了某種詐騙集團的派對會場呢,社長……」

我垂下無力的雙肩。

社長拍了拍我的背:「這可是熱血起來的時機啊,永恆學弟!」他邊說邊推着我的腰,「來,挺直腰板!」

「……真是搞不懂。」

我勉為其難地坐直了身子。

我以抱怨的眼神瞧了瞧社長的側臉:「我所認為的『寫作者』應該都是一群陰沉不愛說話的傢伙。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爛透了的炒熱氣氛點子而熱血起來呢?即使退100步說寫作者都是『浪漫主義者』──可『熱烈鼓掌』一點都不浪漫……」

「這是對比啊。」

社長微笑道。

「對比……開場先是沒什麼精神地宣言,接着是一氣呵成的高漲情緒。這是在提醒你──你們這些寫作者,回歸『原點』,重拾『初衷』。」他說,「……所有人一開始都是懷着一腔熱血去寫小說的。當在寫作上失意的時候,就回想起最早的那股衝動吧──我想,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社長……」

我驚奇地看着社長──

社長還是滿臉笑容。

從我剛認識他到現在──永遠都不會改變的笑容。

 

(回歸原點,重拾初衷……嗎。)

(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解釋呢。)

(……原來社長……早就看透了我的煩惱了嗎……)

 

「那麼,現在來宣佈最後一項──也是唯一一項你們這幫追夢者聽了定會大吃一驚的注意事項!」

蒼雪華高振的聲音令我把注意力移回到講台上──

她高拋起麥克風──

然後「啪」的一聲雙手接住。

多虧那一身衣裳,使她一連串的動作看起來異常高雅動人。

「由本屆『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開始,為了提高公平性,我們決定限制協助人的『協助自由度』!

畢竟呢……過去也不是沒有協助人太開無雙的時候。居然直接指點參賽者該打些甚麼內容出來,真是我去你的自己參賽好不好!

所以!

為了使協助人無法如此直接地干預參賽者的寫作,我們特意委託『I-Brain』公司開發了全新的技術──『虛擬寫作空間‧Fantasy Delivery XX』!」

 

那聽起來十分可疑的技術命名──

導致了全場的鴉雀無聲。

(不,本來除了我和社長就沒人出過聲吧……)

當然,這裡是指除去演講者蒼雪華的情況。

總而言之──

此時此刻──

沒有任何人對「虛擬寫作空間‧Fantasy Delivery XX」作出任何感想。姑且不吐槽最後的「XX」是搞什麼的,但這個名字真的太中二病了吧。

 

「……簡而言之,這就是一個VR眼鏡啦,就像是Oculus Rift[3]之類的東西……總之,理解成這樣就可以了。」

[3] Oculus Rift:由Oculus VR推出的VR眼鏡,其視野寬廣的特點備受好評。用這東西玩恐怖遊戲肯定能被嚇到尿褲子。

是因為全場的反應太冷淡了嗎?蒼雪華的語氣開始變得頹廢無力──

她搓揉了一下後頸部,接着解說了下去──

「在本次第3屆『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的首兩輪比賽中,將要求所有參賽者進行『完全封閉』式的寫作。

『虛擬寫作空間‧Fantasy Delivery XX』是一項VR與AR[4]合的技術。參賽者戴上眼鏡後,仍然能透過裝在其上的鏡頭觀察現實世界,所以不用擔心無法看到鍵盤的問題;在這個基礎上,利用了AR技術的打稿界面將出現在各位參賽者的眼前──也就是說,這份稿子,是只有參賽者能看見的,協助人將無法監督參賽者的打稿情況,只能因應參賽者的要求提出相關意見。

[4] VR與AR:Virtual Reality即虛擬現實,現在多以電玩用「VR眼鏡」的產品形式推行技術。Augmented Reality則是擴張現實,是在鏡頭下的現實世界裡加虛構事物的擴張技術。

當然,如有發現參賽者將『虛擬寫作空間‧Fantasy Delivery XX』交給協助人佩戴、或者讓協助人進行打字的情況,將當場剝奪參賽者資格。請各位參賽者以自己最真實的實力進行競技。以上。」

 

說完,又是沉默一片。

通常──

這種來到比賽場地才公佈的規定肯定多少都會引發一些不滿的聲音。然而──

尊嚴。

在這裡的參賽者,都是懷着「寫作者的尊嚴」的人。

(……沒錯。)

雖然感覺會變困難不少──

而現在的我也着實為這項規定流下了緊張的冷汗──

但──

這不是很燃嗎!

 

「……哼……無論是怎樣的魔具,本貓都能將之完美掌控……命運的齒輪早已決定了它的烙印。」

那位有中二病的哥德少女──黑貓迷你仍然將那把遮陽傘的傘柄撐在肩上的同時,站了起身。

穿着管家制服的眼鏡男也站到她身旁:「等等,大小姐……還沒說可以進比賽場──」

 

「那麼,請各位參賽者入場吧!」

眼鏡管家才剛想要說完──

蒼雪華就立即宣佈可以入場了,彷彿在作弄他一樣。

「5個房間進入哪一個都沒有關係。我的好夥伴小絲會替大家進行登記的。那麼,由現在開始算起5分鐘後比賽將會正式開始,請各位參賽者準備就緒。」

 

所有參賽者和其協助人都站了起身,準備前往比賽用的房間。

(還真的沒人稍微抱怨下比賽的新規定呢……)

我和社長也沒有遲疑,正面朝着比賽用房間邁出了腳步──

(不好……)

(還是好緊張……!)

「呼……哈……」為了紓緩緊張,我深呼吸了起來。

社長拍了拍我的背。

「沒關係吧?」

「沒關係的,社長。」我低下了頭,勉強笑了笑,「……老實地講好了,社長。雖然至今為止我對這場比賽都是表示冷淡的態度,但此時此刻,這個瞬間,我……我……」

我抬起頭,同時停下了腳步──

眼前是從右邊數起來第2個比賽用房間的門。

我提起右手,握緊了門柄:「我感到很熱血沸騰。」我說,「自從3年前那件事發生以來……第一次會感到這麼興奮!」

「那麼,在今天比賽過後,要好好讓學長我聽聽3年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哦。」

社長──謝承諾,若無其事地向我提出了承諾的要求。

(是啊……我還沒跟社長提過那件事呢。)

(是時候……放下了嗎……)

 

我朝後伸了伸身子,視線往左邊望去──想要看看舞弦那組的情況。

舞弦的協助人──也就是戴眼鏡的女孩,正在舞弦耳邊小聲說着些什麼。而舞弦則左手握着門柄,緊皺着眉頭,表情認真且充滿了決心。

 

第一輪比賽的最強敵──就是她,連載了人氣網路小說「緋之夢英雄傳說」的高產型網路小說家──舞弦。

(必須寫出不輸給她的創意……)

(那麼,就承妳貴言,讓我們有一場愉快的比賽吧!)

我呼出最後一口的深呼吸──

同時右手輕輕擰轉了門柄。

 

~○●~

 

先說結論吧。

我們贏了。

 

怎麼贏的?這不重要。總之我們贏了。

沒錯──

對於一場封閉式的寫作競技來說,無論過程說再多都不會精彩的。不像是籃球、足球之類的場上即時競技,寫作永遠都只是個人的戰鬥。所以,我決定把過程省略了。相信,沒有人會想要知道「我用甚麼姿勢打字」、「我打了多少字」、「我和錯字戰鬥了多久」、「鍵盤被我按壞了多少顆按鍵」、「社長有多少次露出想哭的表情」之類的事情吧,真把這些說出來了恐怕我會被當成自言自語的神經病。

是的,從一開始──

這場「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就不可以期待有什麼精彩刺激的比賽場面出現。

雖然我確實在比賽過程中感到非常緊張刺激,好幾次都以為自己會寫不完,真是名符其實的「極限對決」,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快被迫到極限邊緣了。但──

我沒有信心能把這個過程說得很有趣。

所以,所以──

真的很對不起。

我只能說結果了。

宣佈結果的瞬間──

才是真正的「競技」時刻。

 

(當然,我並沒有按壞任何鍵盤按鍵。)

(那只是為了讓我的比賽過程看起來犀利點的誇張修辭法。)

 

我和社長打開比賽用房間的門,以一副精疲力盡的姿態走出了房間。

我們一邊討論着剛才比賽的事,一邊往座位區踏着腳步──

 

「……用VR眼鏡寫文什麼的,眼睛快累死了。」我揉着雙眼,輕輕作出了嘆息。

社長也頂着一臉疲憊的表情:「還好你有把小說打完了……你得知道,剛才你撞到牆時我還以為眼鏡要壞掉了呢。」

「社長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我阻止你,你就要把掉到地上的VR眼鏡撿起來戴了吧。若真那麼幹了,文藝社就會在那一瞬間不容分說地被廢社了哦。」

「還不都是小恆學弟你突然站起身來!害我踢到電源線了嘛!」

「不好意思,我沒想到那電源線那麼短。而且社長你站那個位置本身就不對!坐沙發不好?」

「學長我也是很緊張的!哪有那個心情舒舒服服地坐沙發!」

「而且都怪社長你一直坐立不安的,害我無法好好集中……本來可以早點完成的,卻弄到最後一瞬間才搞定,連修錯字的時間都沒有!」

「畢竟我也不知道會用VR技術嘛……用VR眼鏡寫作什麼的,聽都沒聽過!」社長擺了擺手,「……不過,現在才來抱怨也無濟於事了。接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呢……」

 

「各位參賽者辛苦了。」蒼雪華站在了座位區的正前方,迎接逐一走出的參賽者及其協助人們。

我抬了抬頭──

蒼雪華不知何時換了一身深藍色的制服裙裝,並且綁了個馬尾髮。一下子變得現代風起來了──當然,她本身就是現代人。

「在正式宣佈結果前,請各位參賽者先就座。」她說,「你們第1組別的比賽結果將由我、小絲以及兔紳士3位評審進行最終評分。屆時獲得最高成績者將能晉級至第2輪的比賽。」

 

(兔紳士……)

說起來──

來到這個第1組別的比賽會場後,出現的「小說夢公會」成員就只有蒼雪華和小絲兩人。

一直都覺得很奇怪呢──

因為──

我記得第一輪比賽每組都會有3名評審進行評分的。可一直卻只有蒼雪華和小絲兩人,說沒有不在意也是騙人的。

而現在──

那個答案已經出來了。

 

筆名「兔紳士」的小說家,是小說夢公會中少數的國際級別暢銷作家。

然而──

有關它的一切都完全被包覆在謎團中。

它幾乎不出席公眾場合。

即使出席了,也必定身穿「頭戴紳士禮帽、穿着燕尾服的兔子」布偶裝示人。說話時都用變聲器把聲音處理成像兔子的聲音,從不以真實聲線發表任何言論。

真的是,除去它的小說以及以上資訊外,全部背景皆不明的神秘作家。沒有人知道它的長相,沒有人知道它的性別,沒有人知道它的年齡……即使是多麼基本的情報,都沒有人知道。

 

沒錯──

謎一般的兔紳士──

現在──

就坐在了座位區正中央那組座位的其中一張上。並且翹起了腿,擺出一整個神氣的態度面對着我們。

 

兔子變聲器的聲音傳來──

 

「諸君,十分感謝參與這個不知道叫甚麼的比賽啾!反正就是『小說夢公會』所舉辦的比賽啾唷!總之,十分感謝諸君的參與啾!十分感謝啾!」

(用得着說那麼多遍嗎……)

而且──

翹着雙腳且抬高下巴的高傲姿態是向他人感謝時應有的態度嗎?

兔紳士倏地站了起身──

「幹得不錯幹得不錯幹得不錯。你們幹得不錯!看在我紅寶石一樣的眼睛的份上,就特別獎勵你們啾嘿!全員晉級第二輪!」

隨着最後一句──

兔紳士擺出了萬歲POSE。

蒼雪華見狀,用手刀打了一下兔紳士的禮帽:「兔子先生,請你不要胡鬧了,趕快去評審席就坐並好好審稿──這才是現在你應該做的工作。」

「天真。我這是在讓劇情豐富起來的啾。」

「你在說甚麼呢?完全豐富不起來,只是純粹的拖沓而已哦。再這麼下去這個章節要破萬字了,還不快走?」

(這兩個人到底在說什麼啊……)

兔紳士垂下頭,一聲兔子叫般的嘆息持續了數秒:「啾哈……所以說現在的年輕人呢。甚麼都追求速食的時代只會加速地球的毀滅啾哦!」

 

一邊無理取鬧地抱怨,兔紳士還是乖乖跟着蒼雪華一起走向會場的左方──

那裡放了一張鋪有藍色桌布的長方形桌子,桌子後面有3個座位──桌面上放了3支麥克風和5疊稿子──

(咦……?)

其中有1疊──不對,那不應該叫一疊,而是只有1張──

那1張A4紙上是完全空白的。

 

「工作效率真快呢,全都打印出來了。」社長說,「不過好像有一張雪白一片的樣子?」

「有哪位參賽者罷賽了吧……怎麼回事?這太過不尊重了吧?」

 

我分別看了看黑貓迷你和舞弦兩組人的情況──

黑貓迷你臉上寫滿了自信。

她已經開始自HIGH起來了。說着些什麼「本貓的力量果然能匹敵神明」之類的話。

至於舞弦──

她不發一語起坐在了跟進場前一樣的座位上──

並且和協助人的眼鏡娘摟抱在了一起。

由於舞弦把臉埋進了眼鏡娘的懷裡──所以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我和社長一起走回到進場前坐過的座位──從右數起來第2組座位,坐了下來。

 

「舞弦她們有點奇怪呢。」

我不經意地說了。

社長沒有回應,只是聽着我說──

「難道,出了些什麼意外嗎……?」

 

~●○~

 

「結果宣佈!首先,是筆名『奇人000』的參賽者!」

所有參賽者及協助人都聚集在評分桌前──

3位評審──蒼雪華、小絲、兔紳士手拿預先準備好的大張評分卡──

舉了起來──

 

7  7  7

 

「『奇人000』的作品『奇想曲終結師』總分為21分。」

 

「那麼,接下來是筆名『黑貓迷你』的參賽者!」

 

(誒?就這麼輕描淡寫地帶過麼?不多說幾句評語麼?)

正當我還在為評審們的態度感到疑惑時,黑貓迷你的分數被舉起來了──

 

8  9  8

 

「『黑貓迷你』的作品『輪迴的波爾波瑞塔』總分為25分。」

接着──

給了8分的蒼雪華突然作出了評論:「雖然結局上稍嫌有點倉促,但輪迴背景的設定解釋得很清楚,劇情結構也基本完整,以一篇只有21369字的短篇小說來說表現力相當好。

但是,角色的對話安排則未免有點不自然,伏筆的回收亦有太過乾脆的感覺──這些瑕疵扣了兩分。以上。」

(只扣了兩分嗎……)

看來是劇情相當出色的作品。

蒼雪華之後,另外兩位評審也相繼發表了差不多的評論。

(看來──)

(要達到一定分數評審才會給評論的樣子?)

(是總分還是單一分數呢?要8分才可以嗎?)

不知不覺間──

我的分數也被舉了起來──

 

9  9  8

 

就在我的分數被舉起的瞬間──

黑貓迷你轉身離去了。

 

「哼,歷史的錯誤依舊侵蝕着這個世界……本貓已經無法再施以《救贖之音》的詠唱了。」

彷彿對自己的敗仗感到不服一般──

黑貓迷你說着中二的台詞往會場門口走去。

緊握着遮陽傘傘柄的雙手明顯在顫抖。

協助人的管家追了上去:「等等,大小姐,這麼擅自離開不好吧!?」

可是──

在座的3位評審都沒有阻止。看來被淘汰的參賽者的離開與否皆是自由的。之前被評為777的「奇人000」見此狀,也和他的協助人一起快步走向門口。

 

「『Eternity6』的作品『All are just Possibilities』總分為26分。」

 

雖然好像慢了好幾拍──

但我現在才鬆了一口氣。

(總之,先確定打敗了黑貓迷你……)

 

「以短篇小說而言無法想像的大膽構想,是這篇小說的優點啾。完全無法預料到的劇情發展呢!」

給了8分的兔紳士大力盛贊中。

它抬高了下巴,態度還是很囂張:「不過,寫太多了啾!快破3萬字了,接近本比賽最低要求的一倍啾!還有就是哦,科學知識太多,這部份不太適合短篇啾呢~~。所以,扣了兩分!」

其餘兩位評審也是差不多的意見──

3人都對我的構思有很高的評價。

認為如此着重細節的短篇小說是十分難得的。

 

我感到我的右肩被拍了一下──

轉過頭去──

社長對我比了個大姆指,而我則回以OK的手勢。

 

「接下來,宣佈筆名『舞弦』的參賽者的分數!」

 

然後──

那個瞬間──

令人驚愕的一幕發生了。

 

0  0  0

 

「……」

 

在場所有人都啞口無言了。

不──

本來就很安靜。

只是──

現在的氣氛簡直是比安靜更安靜了。

有如整個空間都被凍結了一樣。

時間靜止了。

萬物俱停止了其呼吸和心跳。

 

難以置信……

完全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無論是誰都一樣──

誰都無法預想到,人氣網路小說家「舞弦」會是這樣的分數──

 

「妳是在開我們玩笑嗎?」兔紳士從桌子底拿出了1張完全空白的A4紙:「這是甚麼意思啾呢?」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舞弦身上──

而現在的她,則是鐵青了整張臉色,瞳孔中寫滿了對周圍事物的恐懼一般,搖曳不定,同時全身都在發抖。

 

「我、我……其實我是『夢遊症寫手』。」

舞弦突然解釋起來。

她完全無法掩飾語氣中的不安和動搖──

「平常的話……我、我只要看見電腦屏幕,就能睡着,然後打出小說來……可、可、可是……因為這次比賽沒有電腦屏幕,所以完全睡不着……就一直坐在椅子上坐到比賽時間結束……」

她這麼說完後──

像是要逃亡似地飛奔出了比賽會場。

協助人的眼鏡娘追了上去──

 

最後──

筆名為「阿海」的評分被舉起──

 

6  7  5

 

就是這樣,我成功晉級至第二輪了。

003_B2

分享
上一篇文章膠樽雕塑
下一篇文章Compact SUV Discovery Sport率先於 “澳門銀河” 亮相
在澳門居住的窮學生,興趣是撰寫小說,擅長的類型是科幻懸疑推理,偶爾會寫一些短篇。曾有過3次長篇輕小說比賽投稿經驗但都敗下陣來,最好那次的成績是台灣尖端 “第六屆浮文字新人獎” 的最後15人名單。除了以上之外,是個一切皆被謎團所包覆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