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吧!廢社邊緣的文藝社 (第2話)

那是發生在3年前的事情了──

那個時候的我,是個最惡劣的傢伙。即使現在回想起那件事,我仍然無法原諒自己。

我沒有資格自稱為寫作者。

我沒有繼續寫作的權利。

因為──

我在寫作上,犯下了無下挽回的過錯。

 

所以,我封筆了。

決定不再寫作了。直到──

 

社長‧謝承諾的出現。

 

我並不清楚他是從哪裡聽到關於我喜歡寫小說的情報,我只記得那天,我和他之間的這段談話──

 

「我已經封筆了,不再寫作了。請學長再找其他人吧。我沒有那個資格自稱為寫作者。」

「嗯……既然你沒有資格的話,那我就有資格了吧?總之,小恆學弟,你必須成為文藝社的社員。」

「這只是你自己一味決定的吧。」

「是這樣嗎?我覺得你的眼神是愛寫之人才會有的眼神。學長我是不清楚你過去有過甚麼,但既然你曾經喜歡寫作,那麼就不要忘記這段經歷。」

「我在寫作上是帶罪之人,你不知道我的『罪』是甚麼就不要亂說。」

「我是在亂說嗎?或許吧。可是,學長我不認為寫作能有甚麼『罪』。人總是會犯錯的,我不知道你的過去,但文藝社就只有一個。機會是可遇不可求的。」

「……反正你只是想拉我入社吧?反正我是不會入社的。」

「是嗎?那麼,你就是個弱者呢。」

「你說甚麼?」

「你就是個不肯面對自己過去的過錯的弱者,難道不是嗎?別看學長我這樣,我看人可是很準的。」

「那麼很可惜……你看錯了。我知道你這種整天笑臉的人都自以為能看穿他人,不過人的過去才沒有那麼簡單的,也請不要把你的價值觀強加到別人身上。真的很不好意思,學長。」

「是嗎……這就是你的回答嗎?不過,入社申請表我還是會放在這裡的。學長我對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很有自信的──文藝社隨時都歡迎任何在寫作上的迷途羔羊加入。我會盡全力為每一個寫作者找回『寫作的初衷』的。」

 

我不知道──

那之後幾天發生了甚麼。

我只知道──

我最後還是造訪了文藝社的活動室。

 

當時的我到底是抱着怎樣的心態、懷着甚麼目的而加入文藝社,現在已經記不清楚了。我只記得,當我踏入文藝社的那個瞬間,社長臉上就掛着那副招牌笑容,並說了這句話──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迷惘的小恆學弟。」

那是在一年半前,我正式成為文藝社社員後,社長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

 

「呼哈啊……」

我坐在參賽者的個人準備室內的3人座沙發上,打了個長長的呵欠。由於昨天晚上太過緊張,沒睡好,導致我現在的精神狀態有點不穩定。

坐在我身旁的社長看見我打呵欠後,立即心急地問道:「喂喂,你這精神狀態沒問題吧?小恆學弟?這可是『極限對決』的比賽喔!」

「沒問題的啦,這種事情常有的。」

「常有?甚麼常有?離比賽開始只剩1個小時左右了喔!你就不能緊張點嗎?」

我把頭向後靠到沙發軟綿綿的背墊上,心裡一陣煩悶感升起。「總之,沒問題的。」我說,「管它甚麼時候開始,我已經心裡有數了……」

 

這裡是「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比賽會場的幕後──由主辦方「小說夢公會」為每位參賽者及其協助人所安排的個人準備室。準備室裡設置有空調,兩張桌子及數張椅子放置於室內的中央;還有兩個擺滿書的書櫃分別呈直角形式放在了牆角,旁邊則有一張放置了電腦的電腦桌──大概是給參賽者為第一輪比賽作練習用的。不過這幾天我跟社長練習得夠多了,所以用不着。

 

目前離第一輪比賽正式開始還有1個小時左右──

現在我卻已經累成這樣,實在不太妙。這都怪我那一如既往的特性──一緊張就睡不着。所以從小學到高中每當是開學日的時候,我的精神狀態都是異常地差。

 

「不過啊,小恆學弟,你得知道──看見你這樣的精神狀態,會不安的是學長我啊!」社長還是一臉擔心,「即使你說『沒問題』,但學長我可是有很大問題呢!你知道嗎?」

「因為文藝社的生死問題嗎?我早說過,沒有勝算的……這不止涉及到我的精神問題。我可是頭一次參加這種比賽……」

「別這麼說了,小恆學弟。都來到這裡了,還想這麼多幹甚麼?學長我可是很相信你的!」

 

相信我就別一邊擔心着我的精神問題,一邊說「相信我」之類的話啊。

(真是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在相信呢……)

 

不過,正如社長所說──

現在的我也只能上了。

都來到比賽會場了。都為了今天的比賽而練習了無數次了──

現在才怯場退縮的話,就不是男子漢大丈夫了。

即使是曾經放棄過寫作的我──

即使是曾犯下無法挽回的罪孽的我──

此時此刻──

確實在為即將舉辦的比賽而心潮澎湃。

既然已經來到這裡,無法回頭──

那就盡全力上吧。無論結果怎樣,我都會在這次比賽裡拼搏到最後一刻──在那之前我都不會輕言放棄。

 

「放心吧,社長。」我望向正對着我滿臉擔憂的社長,笑了笑。「雖然我無法保證能成功拯救文藝社,但既然我參加了比賽,我就會努力到底的。」

對我的話,社長他──

笑了。

是那一如既往的招牌笑容。

「小恆學弟,加油吧。但也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喔。」

「嗯,我會的。」

 

我們陷入了一陣子的沉默。

因為沒事情可做,我本來想先小睡一會兒──但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對了,社長。」我拍了拍社長的右肩,「我之前不是拜託你調查有關其他參賽者的事情嘛?你查到了嗎?」

這是我今早起床時才突然想到的──

畢竟,「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也算是一種即時競技的比賽,事先知道其他參賽者的底細也是十分重要的。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就是這個道理──雖然我不認為我能贏。

「嗯……查是查到了,不過嘛……」社長看了看我的臉,他好像有甚麼難言之隱。

我感到有點奇怪,問道:「怎麼了?有甚麼就快說吧。」

「不,學長我是覺得,說出來可能會影響你的注意力。現在你的精神已經這樣了,如果還得知其他勁敵的情報──」

「行了,不都說了沒關係嘛?管它甚麼勁敵全都給丟過來吧。」

 

社長有時就是這麼囉嗦──

作為一個男人這麼婆媽真的很令人受不了。嘛,我也沒甚麼資格這麼說就是了。

 

社長從他的褲袋裡拿出一張手抄的筆記紙,他邊看着筆記紙上那些難看的手抄字,邊開始說明:「從我打聽得來的情報來看,其餘參賽者大多都是業餘的網路小說家。當中,尤以『闇之啟蒙者』和『舞弦』的人氣比較高。」

「嗯……我也聽過這兩個名字。他們都是一週至少兩更的高產型網路小說家,看來是相當不好對付的勁敵。」

曾經封筆很長時間的我,面對更新神速的網路小說家──真的能贏嗎?

(機會越來越渺茫了啊……)

社長似乎察看了一下我的神色後,繼續說了下去:「然而,這兩個還不是本次比賽裡的最強勁敵。」

「甚麼?這兩個還不是最強的?開甚麼玩笑!」聽了社長的話,我不禁坐直了身,兩眼直盯着對方:「難道還有比高產型網路小說家更強的傢伙嗎!?」

「小恆學弟,你真的想知道那個最強勁敵是誰嗎?」

「嗯,當然了……都到這地步了,還顧慮這麼多幹甚麼?無論怎樣,我都已經做好接受一切結果的心理準備。」

社長嘆了一口氣,然後──

靜靜地道出了──

那個名字。

「『reBorN』……」社長說,「只要說這個你就明白了吧,小恆學弟。」

 

reBorN……

reBorN嗎……?

我在腦內記憶庫中搜索着與這個名字有關的情報,終於發現──

reBorN,是一個作家的名字,於2年前突然出現於小說寫作文壇的超新星天才作家。

當時,年僅12歲的她,在剛出道的瞬間就連續出版了5本小說,每本都在一個晚上就被搶購一空,並且同時創下了本城市的最高小說銷量紀錄。另外,每次她出新書時,都還沒正式開賣,各大書店外就已經排出跨越整條街的人龍──為了應付龐大的市場需求,出版社必須不斷再版再版再再版,直到刷新最高銷量為止。

現在,還在讀初中三年級的她已經接下了好幾家出版社的工作,同時在好幾本雜誌上連載長篇小說中。據說,加上雜誌連載的稿費及其他媒體相關周邊的權利金等,她每年一共能賺進超過10億元的收入。

她──reBorN──就是如此傳奇的一個人物,就是如此不可思議的、震憾了整個寫作界的「天才少女作家」。

 

這樣天才的她──

這樣無敵的她──

居然也來參加「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了?

 

(開玩笑的吧……)

 

「社長,我們的勝算已經不是0這麼簡單了啊……根本是負數了啊!」我抱起頭,把臉埋進膝間,心裡對對手是這麼強勁的一個傢伙而感到無比絕望。「她為甚麼會跑來參加這個比賽啊!她還嫌自己賺得不夠多嗎!?這真的──還沒開始比,我們就已經輸了啊!」

「……喂喂,小恆學弟,剛才不是還說要努力到最後嗎?怎麼一聽到『reBorN』就立馬放棄了?學長我該怎麼辦!學長我的文藝社該怎麼辦啊!」

我感到社長正在搖我的肩膀,他好像非常激動。

「別搖啦!社長──」我撥開了社長的手的同時坐了起身,再度將背部往沙發上靠。「我不是放棄,我只是在以非常客觀的角度去陳述一個再明白不過的事實而已。對手可是『天才』,我們絕對贏不了的。」

「雖然是事實,但由小恆學弟你這位參賽者說出來真是格外絕望。」社長把臉朝向正前方,那裡只有牆壁。「……總之,學長我是相信你的。努力加油吧,學長我也做好覺悟了。準備接受一切結果的──覺悟。」

「是嗎……社長,謝謝你。」

 

之後,我們兩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這次是真的,沒有能繼續討論的話題了。

因為──

我們都彼此互相了解着、明白着對方心裡的覺悟。沒有任何廢話,也不需要任何廢話的──覺悟。

 

(沒錯,只能努力到底了。)

(我必須認清楚自己,只要盡了全力就可以了。)

 

現在,我只希望──

第一輪比賽裡不要跟那位天才少女同組。

我不想這麼快看見最壞的結果,也不想這麼快看見社長因為文藝社的滅亡而失去笑容的樣子。

 

我滑下身子,半躺在沙發上,同時瞇起了眼睛──

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瀉下耀眼的光芒。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快地──

1個小時過去了。

 

~○●~

 

『第一輪比賽即將開始,請各位參賽者準備就緒,前往相應的比賽會場集合。每組的參賽者名單已貼於各會場的出入口門上。』

 

遵循廣播,我與社長一起離開了準備室,來到了寬敞的走廊上。

社長邊關上門,邊對我說:「小恆學弟,比賽會場都在1樓。我們趕快過去吧。」

「嗯。」

 

我首先踏出腳步,社長跟了上我。我們一同往升降機搭乘間走去。

(好緊張、好緊張啊……)

現在的我每走一步都如履針氈。現在的我才注意到,我真的不是一個適合參加這種比賽的人──這令我實在難受,胸口憋悶,無法讓心裡的不安情緒平靜下來。

升降機搭乘間還有多遠呢?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過去──

但明明直到剛才為止,我都能以平常心面對這一切。為甚麼到了現在比賽要開始了,我又變得這麼緊張呢?

我握緊了拳頭。

不好,手心出汗了。

脖子也一陣涼颼颼的。

我不禁停下了腳步,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了起來。

「咦?小恆學弟,你沒問題吧?」

「沒問題……只是,有點緊張。」我就像是要逞強似地,緊鎖起眉頭說道。「畢竟也是第一次……」

我繼續深呼吸,同時環視起了周圍──

 

在這個走廊上,都是各個參賽者的個人準備室。現在在我左右兩邊也各有一間。

我邊喘着氣,邊將視線無意地移向右邊那間準備室的門──

這時──

那扇門、突然打開了。

 

002_col2b

 

從那裡面走出了一名少女──留着一頭烏黑的雙馬尾長髮,以及一雙明亮澄澈的黑色眼眸;臉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彷彿沒有任何感情一樣──

她身上穿着不符合現實的、富有幻想風格的歐洲公主式黑色連身裙裝,還穿戴了白色綿邊的深藍色手套。

整體給人的感覺完全是脫離了現實、活在夢幻故事世界裡的人一般。

 

(難道她就是那個天才少女作家嗎……?)

 

「喂,你,幹嘛盯着我看?」

這時,一把很年幼的少女聲音響起。當我回過神來時,我才發現正是眼前這位少女在跟我說話。

她正凶巴巴地瞪着我。

「啊,不……妳的衣着太有特色,所以……」

「你覺得寫作之人就不能穿成這樣嗎?你也是參賽者吧……那麼,就不要在這裡停着,趕快去會場吧。」

「也不是說不能穿這樣。只是真的比較少見──」

我還沒說完,少女就轉身往升降機搭乘處的方向走去了。

我被華麗地無視了!

我跟社長快步追了上去,來到升降機搭乘處時才追上了她。她已經按下了往下的按鈕,由於準備室分佈樓層分成好幾層,所以現在升降機幾乎在每層都停。看來要等好一會兒才能等到升降機的到來。

 

「那個,我想問──」

我嘗試向少女搭話,豈料到──

「閉嘴。」

就這樣被她無情地制止了。

我有點小受打擊,垂下了頭。難道──我已經完全被她討厭了嗎?這真是非常糟糕的局面。得罪了天才作家,後果一定很慘。我一定會在比賽中被她修理得很厲害──想到這裡,我就感到很絕望了。

當我還在想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社長就走上前跟少女說起話來了。

「喔,閣下肯定就是那位天才少女作家『reBorN』對吧?我是龍雪學園文藝社社長謝承諾。」沒有理會對方有沒有在聽,社長還是滔滔不絕地說了下去:「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閣下現在應該是剛剛初中畢業對吧?高中預定要在哪裡讀書呢?如果是來龍雪學園的話,到時請務必加入文藝社喔!雖然學長我到時已經不在了,但這位小恆學弟會繼任社長一職的!相信閣下日夜為出版社寫作必定是很辛苦,壓力也積了不少吧?偶爾在工作以外的時候,隨心所欲地寫點自己喜歡的東西也是很棒的事情喔!而我們文藝社正正能提供那個舒適悠閒的空間!所以,請務必加入我們文藝社,保證閣下滿意咧!」

社長在很推銷式地說完一大堆話後,拿出了一張紙印的卡片(只是純白色甚麼都沒有的背景上,印有「文藝社 謝承諾」的、相當粗製濫造的東西)遞給了少女。

少女側了側頭,看了那張卡片以及社長各一眼後,想了3秒左右,伸手接過了卡片。

「我會考慮的。」少女就只說了這一句,之後就沒有再說話了。就好像說話這個行為本身就會為她造成甚甚麼巨大麻煩似的,感覺實在是個很難溝通的人。

 

「……社長。」我湊到社長耳邊,小聲地說,「你的遊說技巧真是很爛。」

「哈,小恆學弟你給我定了。」社長也在我耳邊小聲說。「這種性格的就是要速戰速決才好呀!況且難得來到寫作者雲集的地方,這可是文藝社招新的大好機會,怎麼能錯過呢!」

「現在都還不知道文藝社能否存活下來,還搞甚麼宣傳……而且,目前看來,廢社的機率還比較高一點。」

 

叮。

升降機到樓了。

 

升降機門隆隆打開,我、社長、還有少女3人一同走進了升降機機廂內。少女按下了關門,而我則按下了1樓。

在靜默中,升降機往下沉、往下沉……不斷地往下沉。

由於這是從1樓上來的機廂,所以裡面只有我們3人。這棟建築的升降機,似乎有一旦達到重量負荷就不會在其他樓層停下的機制。

 

叮。

升降機再次到樓,門再度打開。

 

我們走出升降機機廂,離開了升降機搭乘間。

 

1樓的建築平面呈圓環構造。

圓廊的內側能通往比賽會場。比賽會場是4個能形成1個完整圓形的扇形房間,並且依順時針方向排列。

 

我們3人走向眼前第1個房間──也就是第1組別的比賽會場門前。

貼在那門上的5人名單裡──

有我的名字。

 

「啊,很可惜。這裡面沒有我的名字。」這時,少女突然開口說話了。身材矮小的她正抬頭看着名單裡的名字。「那,我就先走一步……」

少女說完,轉身往順時針方向走去。

我看着她離去的身影,不知為何──

感到有種寂寞感。

我出聲喊住了她。

「等等!『天才少女作家』!」我喊道,「雖然我不知道我甚麼地方得罪妳了,總之我道歉,對不起……還有就是,第二輪再見吧!」

「我的名字不是『天才少女作家』。我叫做終彌夢。」少女回過頭,那雙眼還是狠狠地瞪着我。「如果你能進第二輪的話那就試試看吧,那麼──」

少女──終彌夢留下這樣的話後,就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了。

我一直注視着她,直到再也看不見她的身影。

 

「社長,難道說……」我把視線移回到眼前的門上,同時向社長搭話。「剛才,我是被小瞧了嗎?」

「沒錯,小恆學弟你完全被小瞧了。不過嘛,這也沒甚麼大不了的。對方畢竟是『天才少女作家』,她可是擁有小瞧任何人的權利的!」

「我不覺得天才就可以小瞧其他人……嘛,算了。社長你的思考我是永遠都不會懂的。」

「呵呵,小恆學弟你能明白就好了。」社長臉上還是那張笑容。真是,這笑容太噁心了。「那麼,事不宜遲,我們也趕快進會場報到吧!」

 

說實在的──

小瞧他人真的、真的──

不是甚麼好事。

對這件事情最清楚的、不就是我自己嗎?

沒錯──

曾經做出那種事情的我──

是最應該明白小瞧他人的後果的。

 

我邊想着這些事情,邊和社長一起推開了會場的門──

(終於、終於來到這一刻了。)

我盡量壓抑心裡的緊張,不讓自己再度喘氣。

因為──

 

在這前方,就是「極限對決!超高速即興寫作大獎賽」第一輪的比賽會場。

就是決定龍雪學園文藝社生死的──

極限的寫作競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