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 —— 曾經是多少人在心中閃過的念頭

出走 —— 可以有千千萬萬個理由

出走 —— 是別人眼中的衝動任性?還是按自己的心意去走?

談到「出走」,相信各人都有著自己的一套詮譯方式,也會為「出走」下不同的定義和價值,今期主題故事邀請了三位成功「出走」的女生 —— Bernice、群青、Camilla,分享她們從生活、到「出走」、到「活出自己」的經歴,一同發現她們生命轉變的奇妙旅程。

20171114-_MG_0025

 

各人都擁有一顆「出走」的心

性格開朗健談的 Bernice,大學主修日文研究,當她大學四年級到沖繩留學一年時,因為經歴了太多人生的第一次,太多美好的回憶,令她深深愛上日本文化,不能自拔。一年間與沖繩人相處,完全感受到他們的熱情,第一次彈奏三味線,第一次打太鼓,已經被這些日本傳統樂器觸動了,決定就在這一年間學打太鼓,可以在畢業禮上參與演出,即使每個星期要三天練習,每次要背著等同她四之一重量的太鼓,她都沒有說半句辛苦或想放棄,全因她欣賞身邊日本人認真的態度。「每次練習後都有檢討會議,有別於一般隨便可缺席的課外活動。」她笑說。就這樣,她被感染了完全投入在當地的生活。

就在回澳門前的晚上,一場火花祭(日本的煙花祭)尾聲,Bernice 作了最後一場的太鼓表演,伙伴們為歡送這位回澳的女生,共同將她拋起,就像隊伍勝了比賽將大功臣拋起慶祝那樣,受寵若驚的她就在此耀眼的煙花光芒,各人的歡呼聲中,感動地完結了留學的一年。但故事尚未完結,回澳後畢業、工作幾個月,心裡一直念念不忘在日本的美好時光,決意報考沖繩的英國文學碩士課程,延續她的出走夢。

 

群青在社工行業工作了3、4年,心裡有一絲絲的傲氣,蘊釀著一個出走的計劃,由有這想法到確實行動,糾結了一年的時間,不成事是身邊朋友同事的阻止或不贊成,各有各說法。不想糾纏太久的群青曾問自己一個問題:「自己出走不成會否後悔?」她聽到內心的回答:「會。」忠於自己的群青,決定在她26歲出走遊歷,奇妙的是公司也允許她停薪留職一年,一切看似十分順利。因此,從未試過獨自一人去旅行的她沒有具體目的地,想著世界這麼大,應由哪裡開始,碰巧自己其時學習品嚐紅酒,就決定第一站去法國巴黎,買了一張單程機票,只訂了三天的青年旅舎,沒有太多的計劃,拿著信用咭,就勇敢地踏上出走之路向歐洲進發。

 

Camilla 自小喜愛藝術、文化創作,但進入大學時擔心這興趣未必能成為職業,只好選讀新聞系,但喜愛之心從來沒有減退,直至她完成大學要找工作,她發現有一門藝術行政的科目,主要是學習欣賞藝術,但只有香港或台灣才能修讀,沒有想太多便報名了台灣的聯招,港澳區只會錄取一位學生,但她有著「當你決心做一件事,全宇宙都會配合!」的信念,報名時必須提交建議書,在得到大學教授的幫助下,由原來只得一頁的內容豐富到四頁的篇幅,更神奇的是(口頭)面試也是透過長途電話順利完成,到最後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錄取的消息也是在旅行中最後一天得悉。

雖然宇宙都在配合她的出走計劃,但總會有一些人生交叉點,其時 Camilla 剛考到不少人羡慕的「政府工」,身邊絶大部份人都覺得她選擇讀書而放棄好工作很不智,也熱心幫她計算過她的機會成本是兩年50萬。雖然十分清楚他們都是出於愛的提醒,但她非常清晰自己的目標,堅決以兩年時間完成藝術行政的碩士課程,她先工作一年,即延遲入學一年,儲蓄所需學費,第二年跳出舒適圈,出走圓夢。

 

「出走」帶來成長

若說「出走」是勇敢的第一步,往後的路不是單靠勇氣就能渡過。無論圓夢往台灣修讀藝術的 Camilla 遇上第一次一個人過中秋節,寂寞及想念家人的心情百般滋味;群青在丹麥寒冷的天氣下,因風暴引致哥本哈根交通癱瘓而被迫截順風車求助,只能單純地選擇相信對方的經歷;又或 Bernice 滿懷憧景重回沖繩讀書及工作,但其後真實的生活體驗與期望的落差,都不是她們能想像得到的情況。還有更多的甜酸百味不能細數,過程中都要獨自面對,坦誠地面對自己,當中會發現及尋回最真實的自己,也因一次又一次的經歷,讓自己變成「更好的自己」,她們均說:「只有試過出走才能領略當中的奧秘。」

 

 

尋回真正重要的⋯⋯

Bernice 努力追夢在沖繩邊讀碩士邊打工,體驗真正的日本人生活,由於具有能操多種語言的優勢,Bernice 被聘於一間婚禮公司與日本人共事,當中她必須學習他們做事的嚴謹及仔細。她每天的工作內容繁多,上至翻譯,下至清潔厠所都一絲不苟,講求系統和規則。工作疲累仍要笑面迎人,遇上戶外拍照,不論有多高溫也必須穿上套裝,大汗淋漓繼續工作;Bernice 兩年來每天盡力做好工作崗位,但漸漸發現不論資深或是主管級別,也做同樣的工作,更多的技能,只會接受更多的工作,而在這制度下,她看不到前路和晉升機會,加上沖繩沒有她喜愛的戲劇演出舞台,心裡想著去一個可以發展演藝事業的國度,因此,由語言學起,或考慮修讀碩士課程,她決定離開日本到到韓國「再闖」。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與日本相比,韓國的出走旅程讓她相對失望,因當地並非想像中的經濟繁榮。在韓國的大半年生活中,Bernice 認識了一位與她分擔租金的當地女生 (原是 Airbnb 的模式租住她的屋,後來更一起合租),這位同屋主從事設計工作,Bernice 慶幸與她一同生活,學習文化、語言,體驗貼地的韓國人生活,互動中感受到一般韓國女生被生活壓迫的無奈,社會地位的糾結,也是另類的生活感受。沒多久,Bernice 因媽媽生病便即時中止語言課程回澳照顧她,那一刻她體會到始終家人才是最重要,珍惜當下擁有的東西,感謝家人對自己的支持,重視與家人相聚的時間,將來也會有「出走」的機會。

 

隨性與計劃之間的平衡

由法國出發往南行,群青隨意遊走,每4至5天做同樣的事情:搬行李、轉酒店、看差不多同樣的景色、想想明天的行程,不停的循環讓她的熱情開始減去,幸好在旅途中認識的朋友介紹她可考慮打工換宿 (透過HelpX),由於持澳門特區護照不能申請 Working Holiday (打工假期),因此 HelpX 使她能替當地人工作換取住宿,體驗貼地的生活。就這樣她最後找到北挪威的一條比澳門還要大的村莊,屋主是一位經營咖啡店的東主,而群青的工作是在咖啡店做一些簡單的雜務,一心想到竟然誤打誤撞來到北挪威又停留1個月,定必可看見北極光了!

到步首星期她十分享受,風景美極了!生活休閑舒適!原來生活可以很簡單美好。在這裏生活讓她休息停留更能有家的温馨感覺,她發現原來停留也是一種幸福。但其後持續落雪下雨,且每天日照時間很短(大約下午3時便天黑),適應一切後群青感到生活開始變得無聊起來,令她意識到尋求多大的夢也好,當中沒有絶對的美好,也沒有絶對的失敗,平衡才是最重要。「享受過程,珍惜所有才是永恆。」至於北極光她最終沒有「隨意遇上」,原來有時一些景貎真要自己主動尋找才能遇見,但能夠在北挪威遇到一家當她如女兒般看待的家人,令群青感恩這次微妙的相遇。

得到友人的分享,重拾對旅行的熱情,離開北挪威群青向中東進發,土耳其、伊朗、約旦等伊斯蘭教國家讓群青感受到他們對宗教信仰的熱愛與歐洲的截然不同。第一次滑翔、坐氫氣球都是難忘的回憶,騎駱駝、在野外煮食物也是有趣的體驗,但卻在旅程的尾聲她感受到與死亡之神擦身而過的經歷。在約旦前往佩特拉古城的途中,群青突然手震、冒冷汗、暈眩,她立刻到附近茶座求救召喚救護車。由於當地為伊斯蘭國家,一般女性較少外出,其時在茶座裡的均是男生,並示意她到帳幕中等待。由於她從未試過如此不適,感覺就像快要與世界道別般。終於她等到一部「錢七」的汽車(完全不是想像般的救護車),也沒有預期形象的救護員,她回想也不知當時哪裡來的勇氣便跟了上車,就在相信與不相信之間,其實也是沒有選擇。接住30分鐘的山路顛簸得讓她像快要死去,就在這一刻,群青想起自己愛的人,好想跟他說聲「我愛你」。終於到了簡陋的「醫院」打了點滴後,她慢慢恢復過來。第二天身體稍為復元她便再次踏足古城山頂,挑戰自己。事實上,她到了最近才估計當時患上的是急性低血糖。出走4個多月後,群青問自己旅程是否足夠了嗎?「夠了。」這樣便結束她的「出走」之旅。

 

聆聽自己的內心

Camilla 去台灣修讀碩士課程,比一般的「出走」有著更深層次的意義。因為多年來她一直喜歡藝術,曾考慮大學時選修卻又放棄了,最終她決定不惜代價也要完成自己的夢想。也許有人說她任性,也許有人說她浪費金錢,但她堅定地朝著目標進發,她回想說:「得到的比想像中更多,台灣是一個很好的地方,由始至終我沒有認為自己做錯選擇。」經過今次「出走」她與家人的關係更融洽,也衝破了很多自己以為做不了的事情。Camilla 在畢業前決心要再突破自己——環島行。從前的她獨自一人旅行也未試過,環島更加想也未曾想過,但出走後的她讓她體會到,何妨不嘗試做所想的事情,她嘴邊掛著:「知道自己的目標最重要。」設計環島行程,A方式不行便用B方式,總會找到自己能做到的方式,直至達到目標。最後除了外島,Camilla 完成了台灣的環島旅程,再一次證明自己「能做得到」。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出走」精神的延續

Bernice:陪伴家人為首要,未知「出走」的下一站,但一定會走,「我們的國籍不代表我們必須綁定在一個地方限制自己,我們可以選擇自己想住或留在的地方。」

群青:未「出走」前覺得自己的可能性很大,可做生意,可做其他想做的事,「出走」後收斂了自己的野性,感覺踏實了,回歸職場更發現自己已選擇了一個很適合自己的職業。暫未有再「出走」的衝動,但會繼續去旅行,下一站想去南美洲。

Camilla:30歲前做了任性的事,現在相對追求穩定,也明白人成長了背負更大的責任,「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已是十分幸福,現在享受藝術帶給自己的寧靜。」

三位主角都各有自己寶貴的「出走」經驗,走出舒適圈,當中需要莫大的勇氣,她們透過「出走」更認識真正的自己,了解內心所追求的目標,並對自己的生活和想法作出反思。事實上,「出走」在她們眼中不是這麼遙不及的事情,出走讓她們的生活添上豐碩的經歷和多采的片段,「一些事踏出了第一步沒有比想像中困難」,大家會否願意跳出日復日的舒適圈來一趟尋找自己或追夢的旅程?

 

後記:訪問結束之時已晚上12點許,特別鳴謝 Cafe Voyage (皇朝店) 為我們的訪問延遲了閉店的時間,不過談起各自的「出走」旅程和經歷,3小時的訪問只說了冰山一角的內容,結束訪問後大夥兒在店門前繼續談生活談旅遊談人生,相信這次的訪問只是一個未完的故事,期待追蹤這三位女生,未來跟她們再來一次「出走」之訪!

 

採訪:Tammy、伯頓、笑皇子
撰文:Tammy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設計:Yuzu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