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青豆——生旦凈丑,丑至高

Photo by samhoajti on Unsplash
Photo by samhoajti on Unsplash

每逢聖誕總會心思思想舉行派對,小時候的聖誕派對當然在家人舉行,亦沒有邀請朋友,就是一家人吃頓飯,菜式換個樣,已經非常開心,充滿節日氣氛。要數聖誕大餐的常備菜式,除了聖誕蛋糕外,就一定是媽媽煮的三色豆豉油王雞腿。

這道菜式的美味之處,是那深啡發亮、鹹中帶甜的豉油芡,肥厚多肉的雞全腿,熱騰騰的白飯,以及混在芡汁中的三色豆。每到平安夜,當那讓人垂涎欲滴的豉油香氣飄滿屋,我就知道聖誕派對快要開始了。

當時能夠獨享一隻雞全腿可謂天大的事,已經燜煮入味的雞腿放在碟子一旁,另一旁是不軟不硬的白飯,再淋上充滿油脂香的芡汁,那種深淺交雜的對比已經叫我非常陶醉,只是碟上總有一樣東西叫我非常卻步,就是那萬紅叢中一點綠-青豆。

我非常討厭青豆,正名應該叫「冷藏青豆」。因為我會吃新鮮的甜豆、毛豆、荷蘭豆,我亦會喝青豆濃湯,唯獨就是冷藏青豆不行。冷藏青豆的口感非常怪異,水份被抽走後再度遇熱,表皮變得柔韌苦澀,內裡軟爛綿密,加上濃重的冷藏草青味,味道之重能蓋過其他任何味道。當人人都在大口啃雞腿時,我還在慢慢挑走冷藏青豆,那種焦急的心情實在煎熬,但我絕不容任何一點點青豆味破壞我的興緻,所以我總能沉着氣慢慢來。

Photo by skabrera on Unsplash
Photo by skabrera on Unsplash

我經常盼望雙色豆(甘筍跟粟米)的組合出現,經過我不斷的哀求,媽媽終於放棄青豆,為我帶來紅黃雙色的豉油王雞腿飯。望着這個多年來夢寐以求的組合,我開心得不得了,但吃起來卻不太好吃,雖然味道一樣,但感覺上就是缺少了甚麼。自此我又回到靜靜挑青豆的日子,不再為此提出不滿。

人大了就會明白,回憶中的美食是追不回的味道。人的一生,味覺上的喜好,一切都靠年少時開始慢慢累積。我喜歡的味道,未必真的如斯美味、深深動人;但是那份期待的心情,過節的愉悅,媽媽為你付出的情感,共享晚宴時家人的歡顏,組成了不可或缺的合成調味,只此獨家,絕無分店。滿足之情,足叫我忘卻現實的煩擾。

每個角色都有其作用,平凡如斯的冷藏青豆,雖然討厭,但習慣了還是能接受,只要把它挑出你的世界,彼此知道對方的存在就好,反正你不喜歡的,可能是別人的心頭好,心頭的一塊肉。 又或許多得它的存在,才令碟子上其他食材變得更為耀眼,更被珍重。

Photo by blavon on Unsplash
Photo by blavon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