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滴咖啡—霸道又細膩的情人

Photo by Jason Blackeye on Unsplash
Photo by Jason Blackeye on Unsplash

你是咖啡迷嗎?我雖說不上是咖啡迷,但無可否認當迎面撲來一陣咖啡香時,我內心的確會偷偷竊喜,心馳神往。遙想起我人生的第一杯咖啡,應該就是那種三合一的即沖咖啡,只要滾水一沖就散發出幽幽咖啡香氣,但喝起來卻是濃重的人造奶精和甜味。喝這種咖啡總是叫人喝得不夠過癮,所以我年青時,算是一個紅茶派。

直到二千年初,有位熱愛咖啡文化的朋友帶我到香港島一間隱世咖啡店,我才首次嚐到傳說中的中產飲品—Caffè latte 鮮奶咖啡,還記得那杯咖啡苦澀偏酸,伴着鮮奶打發後的天然甜味和微微的堅果香,濃烈的香味跟細滑的口感確實令人欣喜,從此,我的追尋優質咖啡之路才算正式展開。

說實話,我並非什麼咖啡達人,我不懂如何細緻地品評一杯咖啡的好壞,只是,我更相信有時候做人毋須過份認真,能夠在當下享受一刻美好,已經教人心滿意足。這十多年間,我嚐過來自不同地區、不同風格的咖啡豆;我亦享受過用各種沖泡方式沖泡的咖啡。每次喝咖啡都是一份相知相惜的情緣,讓我用味覺、嗅覺去感受咖啡豆的風味和產地的氣候;用視覺、聽覺、感知去了解咖啡師的風格和個人追求。

Photo by Blake Richard Verdoorn on Unsplash
Photo by Blake Richard Verdoorn on Unsplash

在云云眾多款咖啡之中,唯獨有一款,我總是對「他」又愛又恨、敬而遠之;我既愛「他」強烈而富致命誘惑性的香味和色澤,但我更怕跟「他」獨處後身體產生的激烈反應。「他」就是Cold Brew—冰滴咖啡。全都因為一次不自量力的朝聖之旅,讓我們結下這個不解之緣。話說五年前我隻身走到台灣,目的是為了到一間有百年歷史的咖啡老店朝聖。他們賣的是冰滴咖啡,大門前和閣樓分別擺放了一座又一座大型玻璃壺,你在門外就可以看見萃取咖啡的過程。

甫進店,待應馬上遞來一杯宛如黑珍珠般閃亮的咖啡,從來只有熱咖啡才有的香氣,這杯冰滴咖啡可要香得多!輕啜一口,這位強勢的情人立時將我迷倒;味道甘甜不帶苦澀,口感溫柔滑順細膩,外表烏黑但濃厚透澈。嚥後,口中香氣久久不散,每一下呼吸都殘存着醉人的香氣,自覺猶如整天浸泡在咖啡溶液中,每一下揮手、每一次挪動身子都是咖啡香。

這實在叫人迷醉、難以自拔。大家相聚時間雖短,但分離後卻帶來難以忍受的劇痛,先是心跳手震,然後是整天整夜的胃痛跟徹夜失眠。

從此,我就不太敢碰冰滴咖啡,直到最近家中添置了一座小型冰滴咖啡壺,我總算能跟這位舊情人再續前緣,但先決條件是,只能淺嚐,不可深交。

我會從咖啡原豆開始,選豆、烘焙、研磨、萃取,全都按個人喜好決定。最上層的冰塊慢慢溶化,冰冷的水珠悄然滑落下層的咖啡粉中,由一開始彼此互不相容,到轉眼間相互溶入消磨,直到最後,第一滴咖啡終於從濾網落到清透的玻璃瓶中,整個過程都叫人看得出神。想滴滿一杯咖啡,需時要大半天,這個過程省不得,就是因為經過這長時間的浸泡,才能令每滴咖啡色澤烏黑亮麗,香氣瑰麗動人。現在我三不五時就會弄一瓶放進雪櫃,在這種時而熱得要命,時而濕悶難耐的炎夏,來一杯滲了冰滴咖啡的雪糕,實是透心涼快,再加一點威示忌進去,更是消暑妙物。

望在這炎炎夏日,大家都找到一個舒暢的消暑方法,為自己打打氣。

Photo by Demi DeHerrera on Unsplash
Photo by Demi DeHerrera on Unsplash
分享
上一篇文章吉城隨筆
下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74
寫作是解脫的開端。每次寫作就是一次內觀,一次審視,一趟梳理思緒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