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

懷着一顆愧疚感,寫最後一篇狂女派專欄。

記得2014年末歐遊回澳後有幾個月無工作的日子,寫了很多文章,我並非職業作家,看書也不算多,只是把心中百般滋味,以文字作為出口,執筆時總能騰雲流水,那時寫了不少小說,散文和文藝感想,對一個非作家來說,算是高產,還一度幻想自己會成為真正的作家,可惜三分鐘熱度,現實又把我拉回 “正常” 軌道。

按步就班的生活,安穩自在, 令人累的不是肉體,是精神。那時一天可以看三套電影,一個月看完一本村上春樹的小說, 一天寫3,000字的文章,一整個月不停學法語⋯⋯ 每天在虛幻和現實中徘徊,幾個月光景,如活了幾輩子的人。現在有了工作後,在家裏甚麼也不想做,終日上網打機,無聊得很。

有很多事情還未想通,人生的意義是甚麼? 想不通,隨波逐流,不想寫了,怕負能量太多令人窒息。

世界大亂,安全的地方越來越少,連渡假天堂尼斯,我最愛的地方也逃不過厄運,死八十多人,而我們在世界的另一端澳門,生活安穩,無風無浪無恐襲,多幸運!好好的活,珍惜和活在當下,雖然老掉牙,但甚麼時候都通用。

有緣再見!

分享
上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下一篇文章哥本哈根Kronborg Castle - 環境劇場《哈姆雷特》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