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女廚神 —— 陳曉樺 Hilda

每當提及「廚師」二字,大家都會很少想到女性,雖然在家煮飯給我們吃的多是媽媽,但大家總會傾向停留在廚房內的工作基本是男性的刻板印象,而女性給人一種柔弱的感覺,與廚師這份職業或有一種距離感。最近掀起熱話的《美女廚房》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收看呢?大家是否想起了當中的「暗黑料理」與「負十分」呢?假若有留意,更會發現有一位新一代女廚神陳曉樺 Hilda。

 

第一次與謝霆鋒合作是在大排檔

Hilda 於2017年年初加入謝霆鋒「鋒廚」班底,但她第一次和謝霆鋒合作是在一個慈善活動,而內容更是乾炒牛河。乾炒牛河並非想像般容易做得好,且因為 Hilda 是學習法國菜,很少接觸中菜,更不會在家中炒牛河,因為「鑊氣」不足,所以她對於炒牛河是一竅不通。恰好,Hilda 朋友的家人開設餐廳,又會炒牛河,當她知道這件事,Hilda 便請教對方如何炒一碟充滿鑊氣又美味的牛河。她最印象深刻是炒了十碟乾炒牛河,試了十碟才知道怎樣拿捏才是最好。

Hilda 大讚霆鋒

對於近年的謝霆鋒,相信大家最印象深刻的定是「唧朱古力」,其引起很大的迴響,而影片中站在霆鋒身邊的便是 Hilda。Hilda 指出其實唧朱古力並不容易,因為無論力度、速度與姿勢都會影響成果,所以很多人可能看到影片時會覺得霆鋒的動作很浮誇,但當中其實是有原因的。

Hilda 很尊重霆鋒,即使他是一個日程排得滿滿的藝人,但他仍願意用心學習烹飪,他更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她記得有一次和霆鋒弄了一些煮食材料,要在上面貼上「請勿觸碰」,霆鋒貼的時候要「角對角」地貼,Hilda 便偷偷笑了,霆鋒便說:「都係黐,梗係黐靚啲啦」。雖然是一件小事,但 Hilda 看出他是一個有要求的人,她說:「我寧願跟隨一個不是每天在廚房,但要求高的人,總好過跟隨一個每天在廚房卻做事馬虎的人。」

此外,當霆鋒準備米芝蓮晚宴的時候,Hilda 說:「我們做的其中一批餅乾條未如理想,霆鋒立即要求從頭再做,而他自己也一起做,整個過程他都監督和參與着,看得出霆鋒要求高,處事亦十分認真。」

 

新一代女廚神原來是讀會計的?

Hilda 本身學習的學科原來與廚藝一點關連也沒有。Hilda 是一個很疼愛爸爸的女生,她最初希望大學時修讀藝術,但因為爸爸的原因,所以她選擇到美國修讀會計和藝術,而碩士課程也同樣是會計專業。雖然那並非她的「志願」,但她明白爸爸是為了她著想,不過,她畢業後並沒有成為一位會計師,而是成為了一名項目統籌師和從事關於活動策劃的工作,雖然她曾負責很多活動策劃的工作,而在活動統籌的工作中 Hilda 也沒有接觸餐飲的部分,但她卻最終踏足了廚師這一行。

 

當時在項目統籌工作的 Hilda 經常工作至為夜深,所以與家人相聚的時間並不很多,Hilda 的工作總是忙不完,時間不夠難以真正休息,與家人相聚時間也愈來愈少,自己感到生活總是很疲憊和乏力。而後來爸爸生病,Hilda 決定要改變自己,下定決心要修讀廚藝課程,她笑說:「我喜歡吃東西,而這其實也是遺傳自爸爸的。」

 

 出前一丁成為她的第一次

Hilda笑說小時候第一次煮東西便是煮出前一丁,是下午放學後必備的下午茶,最重要是一定要麻油味,她還記得自己不懂開火,要叫家中的工人姐姐幫忙,她回想更說自己煮得十分「難食」。但她真正對烹飪產生興趣是在美國念大學的時候,不過因為美國的食物份量較大,所以 Hilda 煮一樣東西便要吃一個星期呢!

 

她並不是讀藍帶出身

不少名廚都是「藍帶」出身 (Le Cordon Bleu,藍帶國際學院),當時Hilda並不知道藍帶會在香港開辦課程,所以問了身邊的朋友和廚師的意見,最後決定修讀「法國 Disciples Escoffier 烹飪藝術文憑課程」,她說當時一班最多只有14位學生與兩位老師,所以這個課程對於她的幫助很大而且很實用。她亦發現廚師的記憶力很厲害,她記得有一次要練習煮羊架,因為羊架每一塊的厚度都不一樣,在焗羊架的過程中,廚師突然走過來跟 Hilda說:「再過五分鐘你便要拿出來。」她問廚師:「為甚麼?」廚師回答:「因爲你那一塊較薄。」從廚師身上,她學習到和深明,即使在廚房中很有多忙碌,仍然要「一眼關七」,不能馬馬虎虎。

 

廚師更要懂珍惜

由於自身算是半個幕前的人,Hilda 希望能透過她的身份和力量,推動與飲食相關的慈善工作。「只要有能力與時間,我都希望能做到。」Hilda 較關注的是越來越嚴重的廚餘問題,她了解到香港有機構如「齊惜福」正在做這件事,但它主要是針對中餐,而 Hilda 意識到其實西餐也有這方面的問題,好像自助餐每一天都會倒掉很多食物,所以她的目標是未來在這一方面能夠與一些機構合作,減少浪費。

 

「相機不吃」是尊重

現今社會,大家都形成了一種潮流便是「相機先食」,每次食物放上桌面,大家第一件事是先拍照。Hilda 指出其實當食物放涼了,味道已有所不同。她笑說:「她的一些朋友很健談,往往喋喋不休而非立刻先吃,但Hilda會選擇「食咗先講」,因為她認為這是對廚師的一種尊重,她吃東西是一個很急的人,原因是她害怕食物涼了便不是廚師所預期的最佳狀態。所以有時「相機先食」後,人們會訴說食物不好吃,但這可能是因為廚師精心炮製的食物早已涼了,過了「黃金時間」當然不好吃。

 

未來的計劃

Hilda 正籌劃和一些品牌合作,製作食譜與菜單,亦開始撰寫美食專欄,網上的雜誌也有找她拍一些關於飲食方面的短片。在暑假期間,Hilda 將與一餐廳合作,與他們的廚師 crossover,所以對於 Hilda 來說這是一個新嘗試。

至於和霆鋒方面也會繼續合作,但 Hilda 說暫時要賣個關子,令小編真的很期待。她同時希望能把一些外國的廚師引進到香港,共同協作提升業內廚師不同的技能。

當提到會否開店時,Hilda 表示不會在香港,首選的地方會是美國西岸,因為她以前是在美國讀書。她覺得在美國的市場較有潛力,因為外國人比香港人更喜歡吃甜品,所以在香港開店,她認為開涼茶或湯水店更有優勢。而且在成本方面,香港租金貴,物價高,很難獲得利潤。

 

後記:

整個訪問過程都很輕鬆愉快,希望 Hilda 未來帶給我們更多不同的美食驚喜,她真的是一個「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女生。

Hilda 與澳門銀河庭園意大利餐廳行政總廚 Andrea Fioravanti 合力烹調一道佳餚: The “Secret” Pig,想知有幾「秘密」,就要睇以下的製作過程短片!

 

採訪及撰文:Diana & Jessica
攝影:Alex Chan & Erin Cheong
場地鳴謝:澳門銀河庭園意大利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