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

人生一場夢,人死一場夢;

夢裡身榮貴,夢醒在窮鄉;

朝朝是做夢,不覺夢黃粱;

夢中若不醒,枉作一場夢。

 

如果左半腦一直掌控妳的話,妳將會有一個成功的生活,妳是如此的成功,以致於當妳四十歲的時候,妳就會得胃潰瘍;當妳四十五歲時,妳至少會有一到二次的心臟病發作;在妳五十歲時,妳幾乎快死了,不過是很成功地死去!妳可能成為一位偉大的科學家,但妳永遠不能成為一位偉大的人;妳可能積聚了足夠的財富,但妳也將會失去所有具有價值的財富;妳可能如亞歷山大一樣征服了全世界,可是妳內在的領土郤依然未被征服。

 

有許多的吸引力使我們順從左半腦,那是一個世俗的頭腦,是比較與事物有關的:例如車子,金錢,房子,權力與名望。那是男人的本位。

 

右半腦的本位是門徒,門徒對自己內在的本性,內在的寧靜與幸福更感興趣,而比較不在意外在的事物。如果那些事物很容易地來到,那是很好的;如果它們沒有來,那也是很好的。門徒更關心的是當下的片刻,而比較不在意未來;她更關心的是詩意的生命,而非算術的生活。

 

有一種生活的方式是透過算術,而另一種生活的方式是透過夢境和影像,二者是截然不同的。一個門徒是透過想像力來生活的,是透過頭腦中夢的品質來生活的。一個透過詩來生活的人,會將生活詩意化,會透過影像來看,然後樹就會比原本呈現給妳看的樣子還要翠綠,鳥兒也會更美,每一件東西都會帶有發亮的特質。平凡的人變成了鑽石,普通的石頭也變得不尋常了,沒有一樣東西是平淡無奇的!如果妳從右半腦來看的話,每一樣東西都變得非凡,神聖。

 

一個男人與他的朋友坐在自助餐廳喝茶,他研究了他的杯子之後,嘆息地說: “喔,我的朋友,生命就好比是一杯茶!” 另一個人想了一會兒,然後說: “ 可是為甚麼呢?為甚麼生命就好比是一杯茶呢?” 第一個人回答: “我怎麼知道呢?難道我是個哲學家嗎?”

 

右半腦只會陳述事實,而不會給妳理由。如果妳問: 為甚麼?它只會保持沉默,妳不會從那裡得到反應。如果妳正在走路時看到一朵荷花,妳會說: 多美呀!然後某個人問: 為什麼呢?妳會怎麼做?妳會說: 我怎麼知道?我是一個哲學家嗎?

 

直覺是一種與理性完全不同的現像,理性會辯論,會運用推論的過程;然而直覺卻是跳躍,一種量子的飛躍,它不知道過程,只會直接到達結論,不經由任何的過程。當妳已經放下病態的執着,這個對於理性的執着時,直覺就開始盛開了。那不只是一個閃光,而是持續可得的源頭。妳可以閉上眼睛,進入那個直覺的源頭,永遠可以從那裡得到正確的指示。在東方稱為內在的精神導師,也就是妳內在的老師。一旦妳的直覺力開始運作,就無須去向外在的精神導師尋求任何建議了。

 

直覺是一個人與自己完全和諧,全然地與自己協調一致;若沒有了那份和諧,解決之道便無從升起。

 

 

《行者》之【鳳舞九天】
《行者》之【彼岸】(一)
《行者》之【彼岸】(二)
《行者》之【鳴動】
《行者》之【迦葉摩訶】
《行者》之【拈花一笑】
《行者》之【眾生】
《行者》之【雪族】(一)
《行者》之【雪族】(二)
《行者》之【雪族】(三)
《行者》之【雪域】(一)
《行者》之【雪域】(二)
《行者》之【雪域】(三)
《行者》之【雪域】(四)
《太初》之【傾城】(一)
《太初》之【傾城】(二)
《太初》之【傾城】(三)
《太初》之【傾城】(四)
《太初》之【傾城】(五)
《太初》之【傾城】(六)
《太初》之【驚寒一瞥】(一)
《太初》【驚寒一瞥】之(二)
《心經》之【無量動石】
《心經》之【神返身中炁自迴】
《心經》之【眾生】
《心經》之【心為道宗】
《長空》之【傾城】(一)
《長空》之【傾城】(二)
《長空》之【傾城】(三)
《長空》之【傾城】(四)
《長空》之【傾城】(五)
《長空》之【傾城】(六)
《降龍》之【魚躍龍門】
《太初》之【傾城】(七)
《幽潛輪匿》之【天路】

[col_full][/col_f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