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的逃離

11月下旬已見聖誕的燈飾在中區徐徐掛上,記起小時候因為澳門的聖誕節氣氛不甚濃烈,有些年份幸運的話父親會帶一家人到香港觀賞燈飾,尖東海旁燈火璀璨,處處洋溢聖誕氣息,街頭不少居民又或遊客都忙於駐足拍照,而聖誕新年的長假期也是不少父母扶老攜幼回鄉探親的日子,節日下澳門街顯得有點冷清。

 

時至今日,澳門的街頭不再燈火昏暗,甚至有點過於 “明艷照人” ,聖誕節的氣氛也日隆。可是,今時今日在節假日期間,可能的話身邊的朋友又或自己也都選擇逃離澳門,大家不一定是為了到香港觀賞燈飾或購物,又或是回鄉探親一享家庭樂,而是節假日的澳門變得過份 “熱鬧” 而想逃離一會兒。

 

在80年代中後期至90年代初期,有不少社會人士或學者提出澳門人口需增至100萬,經濟才不會因市場過小而難於發展,當時仍是 “小學雞” 的我仍未了解100萬人究竟是什麼的概念,但覺得人多應沒有什麼壞處吧!反正澳門雖然地方小,但走在街上卻感覺比澳門面積大很多(其實比澳門大30幾倍)的香港人口還稠密,街上總是熙來攘往。又記得在回歸前夕,每天報紙頭版的 “槍淋彈雨” 和 “炸彈處處” 使澳門的遊客數量停滯不前甚至輕微下降,依靠遊客(或者說賭客)的澳門經濟百業蕭條,那時恨不得街上可以有多一點行人。

 

在經歷 “非典” 的非常時期後,中央政府的 “自由行大禮” 讓訪澳遊客倍數增長,回歸當年1999年遊客數字為744萬,上一年2011年為2,800萬,同期澳門人口由1999年的43萬增加至2011年的56萬,也就是說,我們每位居民(包括 “外勞” 、留學生等),由回歸前 “接待” 18位遊客倍增至上年的50位,當同時考慮澳門的土地面積只是由1999年的23.8平方公里增加至29.9平方公里(雖然比例上增加了1/4的面積,但增加最大部分的路氹填海區也基本屬博彩旅遊區),小城空間的狹隘可想而知。節假日如不想在新馬路、板樟堂跟遊客們 “擦” 身而過,又或在屋企附近的 “遊客專門店” 跟大夥兒碰個正着,除了逃到路環市區、黑沙或竹灣外,或許最好便是離開澳門一會兒 “抖抖氣” 。

 

最近政府正就人口政策進行諮詢,當中提到至2036年的人口預測是75.4萬至85.4萬人不等,即24年後澳門人口仍未達100萬那當年 “追求” 的數字。可是,那已較現在的人口增加1/3至一半,而遊客不斷的 “量增” (雙位數) 與及可預見未來土地的增加 (新城填海區4平方公里以及在橫琴中央政府列作粵澳合作的5平方公里),我們是否必需調整思維接受跨界的的生活(珠海居住,澳門工作)換取閒適的空間?中央政府給澳門的發展目標為 “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但這與量增的遊客數字是否劃成等號? “休閒” 總不是以 “人迫人” 來營造; “世界” 指的應是大千世界的不同國家嗎?人口、空間、發展目標這三者對我們來說應不是遙不可及,最起碼節假日在 “游走” 市中心一趟已有不少的體會和抒發。

分享
上一篇文章躍動街頭文化
下一篇文章松山春霧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