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吧!再一次用力把手抬起

不願套上的一個托
腳的康復訓練進行,而同時手也要忙起來。在正式轉科前幾日的一個下午,從病房被推到去物理治療康復科的職業治療部,先見一下其中一位主診治療師,與治療師見面在於可以度手訂造一個保護手托,中風病人隨着時間越長,因中風而不能控制肌力的情況越會加劇,如無得到適當的康復治療,任由它,身體的張力又會因此而無限制所釋放,然後中風病者的身驅會被這力量緊緊的包住、束綁住,做保護手的手托就是希望透過手托的硬度阻隔減低手部張力收縮對手指手腕結構造成的破壞與影響,中風病人受傷那邊,張力長期緊緊的包住手臂、拳頭會損害骨骼結構繼而變形扭曲及終生破壞其功能,手托是一個有點像游泳練習用的划水板,但長度卻是手腕連手臂,五隻手指皆有一小坑道放置,穿上後拉直及放置好手指在各自小坑位,再綁好魔術貼,成隻手前臂封印在手托,手心手指有硬硬的膠頂着,手指就不會因身體行動所產生的聯合反應而使手部的張力引發,導致手指向內捲曲,其實帶了手托,未康復的左手依舊會捲曲,不過因有相當硬度的手托頂着而不致於被張力驅使成為拳頭,膠手托硬度相當大,雖然能防止手指捲曲變形,但套上手久了手也很痛,而且焗住手心,不停流汗,魔術貼及綁帶沾了汗水會發臭,所以都不能長戴及適時除下清洗,及只在非治療時間帶,要做運動就除下。

保護手托
保護手托

 

開晒與收晒之間卻無得你㨂
人類本身有兩種自出生便存在於身體內的生物力量:
1)肌力 ── 但凡所有伸展張開,向外延伸的是肌力。
2)張力 ── 與肌力相反全是向內收縮、捲曲,收緊的就是張力。

簡單講:肌力就如猜包剪揼的「包」,猜枚十五二十的「開晒」,張力就是「揼」和「收晒」。一般人 (指無受任何傷痛病患影響的,尤其是大腦方面) 控制 「開晒」、「收晒」 之力得心應手,隨心所欲,同時間雙力的存在就是朱古力和牛奶味各佔50%,河水不犯井水,收放自如;而一些腦部曾受傷痛病患影響如我這類的病人,往往就失去了控制張力與肌力的分配,往往總是張力在不自覺地發動而不能好好的用肌力制衡,全部只能出「揼」 和「收晒」,朱古力味和牛奶味不再是各佔50%,在這個範疇上也不要問點解了,反正醫生都只用了個萬能key「你個腦受傷」。

分類完張力與肌力,也要將病人作高中低級別分類,所指高中低是按病者身體本身力量來區分,我是屬於高張力,一般這裡說的高張力係指力量頗大,腳有較大優勢易再重新站起來,而且外表較不易留下中風痕蹟,但同時間手部更大機會隨時因不同的聯合反應 (聯合反應也是人體自然物理現象之一,意思是指某些部位動起來,其他部位也因身體的連動而動起來) 而產生收縮捲曲,而一般低張力的雖然手無咁易受這約束,但同時腳亦因不夠力量而不容易站起來。這可說是一個「針冇兩頭利」的情況。

 

高張力生物
高張力,腳力比較強,所以或可能因此在接受密集治療後很快可站起來,如果說腳的康復是上天堂,如魚得水,那麼手的康復好比走進刀山落火海,更甚像穿過屍殺列車內滿滿密密麻麻喪屍的來襲,艱難的拼命一搏也未必能全身而回。一般健康的人腳開步走,手會跟着接收腳部發動力量而產生自然前後擺動,除了在於平衡也可以將腳部提升上來的力量轉移,將之傳遞散出身體外,是一種人體正常不過的生物及物理學現象與動作。但是,像我中風過的,受傷那邊的身體是不易控制的,手擺動不到,力量轉移不到、散不到出身體、力量便全由手部接收,然後就產生捲曲收縮,由手指開始收緊成拳繼而再向上臂二頭肌收緊成一支V型手臂,最後成個肩甲骨也隆起了。捲曲的情況好比無骨高強收縮張力軟體生物 ── 章魚緊縮其觸鬚一樣,總會發現中風病者的身體表徵有手部捲曲,拳頭「拿到實一實」,腳向外柺曲等。

 

繼續由近到遠
前文提過一切中風的康復由近身體幹軀到遠端,手部是由頸椎、斜方肌、肩甲骨開始、到二頭肌、手踭、前臂前旋肌、手腕、最後是手指,近的部分未攪得掂,想「遠一點」都吾使旨意。未做手先轉下頭,頸與斜方肌就把頭向左擰向右擰,轉左轉右,轉鬆一點頸椎不至於拉到緊一緊,郁都郁吾到,然後用盡洪荒之力與肩甲骨一起練習,治療師手按着自己的肩甲骨,然後說:「用力向我隻手方向後推再向前推,不斷重複這個動作。」字面看似簡單,這個動作對初期中風的我來說已是SS+級別,點解?中風後,狀況是左半邊身曾癱瘓,有感覺而沒有動作,左邊手還在但完全像是從意識上排除了自己左邊手的存在,感覺上好像沒有似的。治療重新出發,未練動作先練回感覺,練回對自身軀體動作起動是怎麼樣的感覺,推肩甲骨就算是練感覺的訓練。

推肩甲骨
推肩甲骨

另一個難度是手部的結構遠比腳來的精密而複雜,單只計算骨骼的數量,手遠比腳多幾倍 (只係一個手掌連手腕已有27組不同大細骨骼在運作,成對腳加埋都無這個數,未計神經) 單係做這一個前推後推的練習便已夠難,用了很長時間。除了動作難,也伴隨大量疼痛。中風大腦神經受傷,連帶其所控制的區域也傷了,通俗的說一點是成個左邊身的筋骨神經都「拿埋一注」,不受控制,每一下動作都能痛到直標眼水,中醫所說的「痛則不通,通則不痛」完全能理解體會,筋骨肌肉神經運作正常無疼無痛,運作不正常便疼痛跟着來。(整個手的康復是用痛疼換來的,關於康復之痛,稍後會有一篇專屬文章詳細說明。)

 

不斷做多d做多dd
手比腳來得精密複雜,練習也要求更多,腳的康復訓練在大房一日練足個半小時又加埋水療算是頗足夠的,但同樣個半小時的練習對於手來說其實不算什麼,職業治療師總會要求病人除了到細房 (職業治療房間) 做練習訓練,也要求在病房內多做練習,自主也好,被動也好,能動起來就好了,在房內做不做取決病人自身心裏決定,總會有些人怕痛而不願做,然後對於一個已豁出去的人來說,把握時間是必須的,故每日在細房練習後,晚上在病房也會自己郁手,初期由只能用右手扣着左手,十指緊扣,然後由右手帶動雙手舉高向上再擺動由頭上移至眼前,動作看起來就像是聖鬥士星矢中的冰河使出其中一式絕招「金光火焰旋風拳」。

 

到後期瞓在床上可左手自主的做出像背泳提手動作。這兩個動作除了讓肩甲骨找回感覺,也同時間練習最難的部分 ── 旋轉,按人體工學的物理力量移動的動作來說,所有直擺動,單一方向,通常只需用到一組肌肉,而凡有轉動的是兩種用力方法,所要需求的肌肉組會多很多,另外,旋轉方向感要求好高,中風後左手好難能向特定方向前推進,⬆⬆⬇⬇⬅⬅➡➡↗↙↖↘這一系列轉向都變得難過登上海皇星,就以「金光火焰旋風拳」為例,看似就咁上下擺動,但細心留意個肩甲骨係有上下和前後轉動  (看文章有點耐,來點互動,一齊做下這動作,最好係朋友前,可以自己做時叫朋友摸下肩甲骨群組的肌肉係怎樣轉動着),而背泳的提手動作除了轉肩甲骨也在轉動着個肩膀,久而久之就是要轉鬆個肩位,而直擺動作都未做得得心應手,這兩組動作突然好像升級由第一版跳去打終極大佬一樣,但是難還是要做下去。日子有功,對身體的康復起了不可或缺之作用。

背泳手
背泳手

 

升級裝備
整個在物理治療康復科的治療期間,真的很感恩,遇到的治療師都好有心,也會不定時按照進度來設定一些特別針對性訓練和裝備,係做推肩甲骨推了一段時間後,有「新野玩」,治療師拿來一個裝有十支幼長鐵枝的手袖 (度手造手托時造埋),一個用和牛仔褲相同物料再加一些鐵枝織制而成的一個可綁魔術帶的手袖,長度係蓋過整隻左手,當套上整個左手後,手被壓着,不能曲臂,伸到直一直,然後就係練提起手。中風初期左邊全癱,雖然家人有在一些最痛的穴位上按壓以保持這種因痛楚而產生的運動神經衝動,但對左手的感覺都像是似有還無,在狂推肩甲骨及自做「金光火焰旋風拳」、「背泳手」多了,手感慢慢回來,但依舊手感好低,所以就需要外加手袖利用鐵枝的重量來加強感覺,和治療師手按肩甲骨再推原理一樣,可以視為一種引導性練習。去到後期就是將手腕套在一個類似滑鼠底部有小滾輪的東西,放在一個斜面台上擺動手腕。基本上在康復科在治療師的協助下,整個治療練習都是利用這類工具協助下的引導性練習。

 

來吧!再一次把手抬起!
康復由近開始,手部由肩甲骨開始,而用在肩甲骨時間頗多頗長,之後就練抬手臂,有手袖的輔導下,感覺上真的「有番隻左手」,而抬起手也先從單一方向開始,慢慢變多向例如由垂下手分別向左邊、前邊,之後是由左邊提起平移到前邊或反之 (本來想做埋後邊但真係做唔到),手臂提起至與肩同一水平,重複不斷做,初時不懂用力會側起身用埋頸椎和斜方肌的力量,但這是錯的,只可以集中用肩膀提起整隻手臂,感覺係點似去GYM房跟私人教練做一些啞鈴負重練習 (有點似飛鳥這個練肩膀的動作),每一下都要用對「道力」,否則便會弄傷,手袖有鐵枝支撐着,帶久了提久了會超攰,感恩遇到個好有heart 的治療師在我累了的時候總會再鼓勵:「吸啖氣,然後來吧!再一次把手抬起!多做兩次才休息。」在其鼓勵下總會有想多抬一兩下的心態,也是這樣堅持下去。

 

雖不近也不遠了
推肩甲骨─抬手臂─滑鼠斜台,加埋自己做的金光火焰旋風拳和背泳手,基本上在康復科手部練習都係練這幾個。好似做來做去都係一些大部件的肌肉群,無錯由瞓住入院到行住出院的時間,手部練習最遠也只是去到手腕,手指完全沒有機會,一來近軀幹的都未得就唔使旨意「想遠一點」,二來是到近後段,腳康復進度相當理想,更甚有超出醫生的預期,在醫生的角度,一個曾半身不遂的病人能康復到識用柺杖行走,那理你隻手還識動,醫生已覺得是無量功德及做到了要做的事,接下來就可準備要出院,好讓出床位給其他有需要的病人。雖然治療期間未能做到手指的練習,但是肩甲骨和抬臂做多了,也是打好了一個很好的根基,治療師常會說:「假如你要做十個動作,現在雖然只可做到2、3個,但經常做,堅持做,不放棄,慢慢都總會做到10個動作,這時候係離目標雖不近也不遠了。」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