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視野驅走陰霾

21216025_10159344663895193_1627836362_o有人視之為終生事業,有人視之為個人興趣,有人視之為運動耍樂,有人視之為治癒療傷。高空繩索被他們賦予生命,同時,高空繩索也提昇他們的生命力。今期訪問的 Lucy,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Lucy 是新一代傳媒人,芳華正盛,也正是追逐人生的黃金時間。然而,生活於現代都巿,生活壓力難免。就於兩年前,她身體發出警號,求醫後發現患上驚恐症,「正常的人遇突發事情或者難以處理的事情會不安是正常的,但在我病發時,除了心理上的不安,身體也會發出極奇敏感的警號,例如心跳異常急速,甚至嚴重至呼吸困難,哪種焦慮不安比其他人放大數十倍。」後來經醫生評估,Lucy 患上了驚恐症,即是情緒病中焦慮症的一種,但成因卻無從得知。最嚴重的一段時間,更加是不敢離家,寧願終日「宅」在家中。

 

扭盡六壬圖避上繩

所謂心病還需心藥醫,但這種心病成因未明,心藥也自難查找。機緣巧合下,在一次訪問中認識到澳門繩索協會,「被迫」訪問活動。為何說被迫?正如旅遊節目的主持人要去旅遊,美食節目的主持人要嚐美食,Lucy 預視到自己去採訪繩索活動,少不免要被人「吊高」,普通人都會膽怯,更何況她明知自己有驚恐症,「為了不用被導演叫我上繩,我頭兩次採訪都刻意穿裙,好等他們不能要我親身體驗。」一次走甩,兩次都走得甩,第三次終究盛情難卻,「自己都推到唔好意思。」半推半就的情況之下,Lucy 上了人生的第一次繩。

第一次試玩,協會人員用心介紹裝備和講解安全措施,知道即使有阻滯他們也有能力協助和救援,加上他們在旁陪伴照顧,竟然放下一萬個心。經過第一次試玩,不但認識了一項從未接觸過的活動,更認識了一班熱心助人且勇於接受挑戰的朋友。自此,Lucy 便成為了高空繩索愛好者的一份子,並打算11月隨大隊赴貴州探洞。

 

繩上病發幸得陪伴

雖然第一次取得良好經驗,但終究心理關卡不易破。Lucy 說有兩次在繩上「病發」,幸好一班同伴鼎力協助,心理輔導、出心出力,最終都能把原定「目標」完成。「就在學習出崖(從石牆上端的位置下降到地面,出崖是指起步位置),單是起步,其他人就算初次嘗試需要五至十分鐘作心理準備,但我在崖頂足足花了半小時才敢踏出第一步,期間在崖頂、崖底,還是懸吊在半空陪伴我的師兄,卻毫無怨言。」最後就是被他們的付出感動,不想他們失望,踏出一步突破這個難關。

第二個「出事」的位置同第一次相若,但狀況則相反,是要從崖邊入崖頂,需要運用繩索技巧完成。「當時不知道是甚麼地方出錯以致不能完成,而且崖上只有我自己一人,崖頂和崖底的師兄只能口授做法,但當時自己愈急愈亂,根本無法做到,最終都要他們出手拯救才能成功入崖。」

 

凡事只要踏出就能突破

Lucy 覺得,在患有驚恐症的情況下「越級挑戰」接觸高空繩索,看似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對於她本人,以至她的心理醫生都覺得「非常見效」,「醫生一直鼓勵我去做一些特別的事,他認為新鮮的事情不是知道自己可以做才去做,而是應該嘗試去做了才知道自己是可以的。」現在她還看透了,人生很多看似的障礙,其實踏出第一步是很重要的,只要勇於跨出第一步,一切就會變得輕鬆。不論自己、醫生還是身邊的朋友,都感覺 Lucy 玩繩後心情明顯放輕鬆。

 

高空繩索幫助 Lucy 走往前所未知的高度和深度,以不同的視野驅走陰霾,發現從來未見過的自己,突破難關,也就是突破自己。

一連六期的「命懸一繩」,由資深到新晉、由全職至業餘、由遊樂至治癒,透過不同的視角勾勒出澳門高空繩索的發展歷程和現狀,以及在澳門高空繩索愛好者這一群的心路。正如上文所說,看似艱深嚴肅的高空繩索,當你踏出第一步後便體會其樂趣,的確,很多受訪者都是經過一次初步接觸便「中毒極深」,成為專業的高空繩索人員。希望更多人願意起步體會高空繩索,真正實現大師兄「遍地開花」的願景。

 

後記:

此文文起之時,正值「天鴿」肆虐之際。在風暴來臨之前,筆者還有一絲歹念,歡迎颱風假好等我可以還稿債。好快,我知道我徹底的錯了。

至此文完成,斷電斷水斷網絡,文章也無法寄出,以至脫稿較原定刊稿之日遲了數天。

這幾天,各方仗義在社區進行清理和關懷行動,而「命懸一繩」的一眾主角,就運用了他們的專長恢復我們的家園。當他們得知通往九澳老人院的山路被颱風打斷的樹木和雜物堵塞,防礙物資送達和老人家出入,他們帶備器材自發到現場協助清理開路。

這次行動,滿足感不亞於一次又一次的探洞登山成功。

「天鴿」拜拜,期待風和日麗繼續以繩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