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於他來說,似是信手拈來,又是遙不可及。他的浪漫情懷試過讓不少女生為之神魂顛倒,當然,前提是他有財又或者有才。如果兩者皆缺,情懷便不再浪漫,大概會被視為不務正事發白夢的爛泥。

 

他很容易動心,看見她的時候,一股熱血湧上心頭,有時甚至湧上其它器官。他試過幾次以為那是愛情,但當他揭開糖衣的背後,便發現世上並沒有如他夢寐以求的仙女。而他沒有為意,之前為捕取心愛獵物而違留下來的東西,會纏繞着她,有時會纏繞幾個月,有時會幾年。對她來說,是一種傷害,失戀確實傷心又傷身; 而對他來說,他甚至不認為那是一場戀愛,那只是一個尋找過程,未開始已結束,他的豐富經驗告訴他,這個有好感的女人並不是他需要或想要的。

 

很多時他會對街上陌生的女人動心,覺得她們舉手投足都充滿吸引力,然而他不會專程走去認識她們,而是把那美麗的畫面和感覺,收到短暫的記憶箱裏,在夜闌人靜的寂寞晚上打開,享受幻想中的溫柔和為所欲為,發泄完後,那個短暫記憶就如一個即棄的安全套,完成任務,從此掉進永不超生的他方。

 

男人以事業為重,就算女人如衣服,老婆還是要娶的,但他不強求。他喜歡溫柔的女人,而他對女人也特別溫柔,適當的肌膚之親,加上他五官端正的外表,很容易予人好感。那種沒花開的果實,以前品嚐起來會覺得香脆甜,而現在卻讓他感到厭煩,他寧可把時間花在工作、書本、音樂或是電影裏,起碼那些死物,不會控訴他寡情薄行。

 

經驗越多,愛情離他越遠。 歸根究底,問題要不是出在他自己身上,便是除他以外的全世界。

分享
上一篇文章冰,雪
下一篇文章《雷夢》 第二話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