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炒牛河——堅持到底的不屈精神

Photo by joshrh19 on Unsplash
Photo by joshrh19 on Unsplash

澳門是一個七彩斑斕的城市,我有一段時間在澳門工作,處理飲食相關的採訪工作,因利成便,我總能吃到不少地道美食,或是大街小巷的隱世小店。

記得一天晚上,那是個平淡無奇的星期三,工作至夜深,雖然已吃過晚飯,但早已飢腸轆轆。同事們都在討論到那兒吃宵夜,我向來少吃宵夜,正欲開口回絕,他們卻說要吃乾炒牛河。一聽見「乾炒牛河」這幾個字,我腦中的思鄉情立即衝破了我的理智,來澳門已經快一個月,我已經很久沒嘗過香港味,於是決定就算再睏,這道乾炒牛河非吃不可。

我們一行四人坐上的士,不消一會就開到一個幽暗的小區,這黑漆漆的大街上沒甚麼燈光,只知道我們早已遠離遊客區。當我還在想這裡怎可能有吃的,的士拐個彎,就在街頭轉角處突然燈火通明,路上還有一個鐵皮攤檔,有人正在用大火水爐,大力翻炒黑色大鐵鍋中的食物,火光不斷沿著鍋邊噴灑出來,感覺猶如馬戲團特技人的火舞表演。

Photo by steve3p_0 on Unsplash
Photo by steve3p_0 on Unsplash

「到了,就是這間。」同事一躍跳出的士直往餐廳走去,我趕緊加快腳步追上。

在這八月盛夏的晚上,別說下廚,光是站在大街已經滿身大汗。我望着身材短小的大廚站在大火爐前手舞足蹈,以不溫不文的步調用洪洪烈火炒出一碟又一碟美食,能在這大熱天堅持站在大街上炒出各種小菜,光是這點已叫人佩服。

當晚來吃宵夜的人不多,我們很快就能坐下點菜。我拿著色彩繽紛的餐牌細看,其實食物選擇不多,但勝在碟碟獨立現炒,食材生鮮味美。我們點了炒蜆、水蟹粥、椒鹽九肚魚、啤酒、汽水,最重要當然是點了兩碟乾炒牛河。

那乾炒牛河的滋味,我到現在還依稀記得。整碟牛河鑊氣十足,不油不膩,牛肉雖然薄薄一片,但尚算牛味十足;河粉較薄,但條條分明,沒有炒斷,可見大廚功架。要知道食乾炒牛河不只為牛肉、河粉,最重要是那鑊氣跟辣椒醬相遇時產生的化學作用。說實話,這牛河調味不錯,相比香港很多乾炒牛河更要出色。

Photo by ramm_ on Unsplash
Photo by ramm_ on Unsplash

至於其他小炒我已經不太有記憶,我只記得當時我們越吃越開懷,結帳離開餐廳後,我們還沿着大街散步。

「這店叫甚麼名字?」我邊走邊問。

「不用記名字,跟的士司機說『細龜炒麵』就可以。」

炒麵能炒到街知巷聞,這名聲是得到大眾的認同予以加許,而非自鳴得意,自吹自雷就能擁有。只要你默默將每件小事做好,那光環自會從天緩緩降下,為你加冕。

一道平平無奇的乾炒牛河,在變幻萬千的年代,竟叫人午夜夢回千遍,懷念從前。我知道這店子早已不復存在,但大廚依循自己認為最好的方法,就算再辛苦仍堅持每碟現炒不欺場,不為多賺幾分錢而亂炒一通,這份堅守原則,敬業樂業的精神,在這個世代尤其欽敬。

Photo by ffkae on Unsplash
Photo by ffkae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