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的疑惑

前陣子香江公佈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我們濠江大家較為關心的是香江會否出招打壓樓價,令濠江政府也有所跟隨。不過,因為香港財爺曾俊華司長 “爆出” 的 “睇法國電影+飲咖啡” 的 “中產言論”,讓香江的財政預算案增添了不少 “噱頭”。

 

曾司長的原句是:「我好了解中產,因為我都係中產。」事緣係曾司長被外界批評預算案忽視中產的需要,他解釋自己自小在中產家庭長大,大學畢業後和太太都是專業人士,整個生活圈子、朋友都是中產的生活(lifestyle)。而最經典是他提出中產未必是在人工設限,而是生活的態度,例如有些文章提及飲咖啡、看法國電影都是中產的生活文化,而他正是過着這樣的中產生活。

 

頓時香港民眾對月入37萬的財爺也界定自己僅為 “中產” 無名火起三千丈,正當香港的社會討論中產 “向下流” (原來的 “中產” 因各種原因趨向 “基層” 的行列),以及在政府的各項施政措施中受惠最少之際,曾司長的話固然 觸動大眾的神經,當然,若我們簡單地把社會分成三個階層:上層 (富豪) 、中層 (中產) 和下層 (草根),理論上曾司長也應歸屬為中產級別,只是既然理想中的社會應以中產為最大的部分 (橄欖型社會結構),那麼,中產也就應更細化分為中上、中中和中下,這樣把曾司長歸入 “中上產” 或許說服力會強一點。

 

說回我們濠江,“中產” 這個詞在最近幾年也經常出現在新聞報導或者報紙上,因為政府2010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 (2009年11月) 提出注意到中產階層面對的問題和訴求,接着社會便有不少聲音討論有關中產階層的定義,一些學術機構也出台了中產階層的研究報告,當中有提出月家庭收入二萬至十萬元屬中產,也就此推算澳門人口的中產比例為42%。

 

或許大家對於自已可能已被歸類為 “中產” 感到突然,而根據統計局公佈的工資中位數,2012年第四季為12,000元,也就是說,當我們的月收入較此為高時,單以收入計算我們可以叫做 “中產”。當然,誠如曾司長所言,中產的界定不應單與收入掛鈎,學歷背景、職業、生活態度、消費模式等也可以作為衡量的方法。

 

這樣,打量一下周遭的朋友又或是自己,大學畢業、文職、有電單車或私家車、人工高於中位數比比皆是,可是,卻沒有太多的朋友自己覺是中產,大家往往把自己仍看待為 “基層” 甚至是 “草根”,那是因為我們過去看了太多荷里活電影,認為中產的生活應是優哉悠哉,擁有一間 “house” 連車房,假日外出旅遊渡假?又或是自九十年代五輯《壹號皇庭》開始掀起了專業劇的熱潮而認為中產等同於專業人士 + 生活品味?這些落差是因為我們把自己的情況與這些電影電視劇的場景作比較?為何在澳門就是沒有太多人感到自己為 “中產” ?

 

作為小市民,大家對那些複雜的定義並沒有多大的興趣,而自我的良好感覺或許就是中產的一個條件,中產應是對生活滿意度較高的一群,在努力工作與生活休閒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過去,只要朋友的家人在政府部門又或在 “燊哥” 旗下工作,加上他們在北區以外居住,也就直覺地認為他們已屬 “非草根” 類別,事實上,雖然他們也許不會自我認為是中產,但最起碼在那些年只要擁有穩定收入下,誠誠懇懇每月 “蓄錢”,幾年後也能置業,其後有一點閒錢便能買車代步,偶爾也能跟團到外地旅遊觀光,這樣的生活在我們現今看來是否已算是 “中產”?

 

或者以大部分人認為中產應能擁有的 “安居” 為例,如以2004年為一起點 (外資賭場正式在澳門開業),這幾年來澳門的住宅單位買賣數目並沒有顯著的增長,而人均本地居民總收入也有接近2倍的升幅,是不低的數字,可是,住宅平均成交價 (每平方米) 除了金融海嘯時平穩了一陣子,總體就是 “大上冇回”,同期間激增4倍,而大家也感到瘋狂的2012年則把樓價與2004年相比翻了6倍,雖然2012年的人均本地居民總收入的數據仍未公佈,但看一下紅色和綠色線之間越來越大的距離,已可想像現今要 “上車” 的難度有多大。

 

 資料來源:根據澳門統計暨普查局之數據計算。

 

也就是這樣,若我們的城市不少人正為 “安居” 又或擔心成為 “房奴” 而煩惱時,他們又能否自我感覺良好而自認為中產?或許把永未達標的首期用作買車旅行可以過着中產的 “品味生活”,但這是否大家心目中理想中產的形象?

 

 

分享
上一篇文章視覺系音樂:其之四 ─ 百花齊放
下一篇文章我的世界旅遊圖誌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