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人天來

373167

洞山良价行腳時,迷路誤入龍山,見到龍山和尚。洞山問:「這座山沒有路,和尚你是怎麼進來的?」龍山三問三不知,洞山質問他:「為甚麼不知道?」龍山說:「我不為人天來。」

這是已開悟的兩位禪師之間,智慧的對話。

「龍山」是山的名字,也是和尚的名號;「洞山」亦然。洞山到了龍山,見山上密林榛莽,遂問龍山和尚是從哪裡入山的。事實上洞山自己入山的時候,也沒有便道可走,他這是明知故問,想測試龍山是否為有道高僧。龍山答:「我不曾雲水。」天上的雲沒有定處,隨風飄浮;地下的水也不曾佇留,有孔隙就流。雲水就是行腳的意思,不斷從一地到另外一地。龍山這麼回答,表示他不曾出去過,也無所謂從哪裡來,也就是不來不去、無來無去。他既沒有從一定的地方來,也沒有到一 定的地方去,等於在所有的地方。

洞山又問:「你從未行腳,那你在此山住多久了?」龍山答:「春秋不涉。」

意味他不管春夏秋冬,是超越時空、大悟徹底的大解脫人。這不是說他的肉身沒有年齡,而是他所證悟的境界與時空不相關。

既然如此,洞山繼續追問,以辨別龍山是真的開悟還是假裝唬人:「那麼,是這座山先在這裡的,還是你先在這裡?」這一問很有意思,還是繞着時間轉圈。龍山答:「不知道。」洞山再問:「為甚麼不知道?」龍山答:「我不為人天來。」只有未悟的人類和天神才會計較時空問題,悟境超越時空,所以已經不落於人天層次了。已得解脫的人,不在乎時間和空間,未得解脫的人,不知道甚麼是超越時空的境界,對他們說了也等於白說。如果面對一個已經開悟解脫的人,不用討論時空問題,回應一句不知道,那正表示大智若愚,一切的一切盡在不知與無言之中,宛然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