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8月份相信大家也在關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奧運消息,縱使對體育沒太大興趣的讀者,對於這四年一度的盛事的消息也不會完全不知道,且各大傳媒、網絡、社交媒體也有N項和多角度的報導評述。因歷史原因澳門不是澳門國際奧委會成員,所以沒有資格參加奧運會,但除了大家所關注的競爭性體育賽事外,我們是否也留意到其他不同類型的運動賽事,“澳門特殊奧運會” 會否是讀者們曾聽過的名字?

澳門特殊奧運會是國際特殊奧運會在澳門的分支,自1983年開始,由一群熱心關懷智障人士的義工組織,最初義工們協助特殊教育學校教授體育相關小組及活動,至1987年正式成立,註冊成為非牟利機構,其中一個重要的目標是透過體育培訓及比賽培育智障人士健康的身心發展,致力推廣 “共融平等” 的訊息。

今期ZA誌訪問了剛剛參加了7月份在意大利舉行的 “2016 Trisome Games-4th IAADS World Athletics Championships” 的4位運動員和他們的家人,以及特殊奧運會的教練和執行總監。Trisome Games為唐氏世界賽,該賽事是一個綜合類型的運動會,亦為唐氏運動員最高水準的比賽。

 

建偉 ── “平常心” 面對比賽

20160709-AM4A9621

建偉今年22歲,個性較沉靜,8歲時他便開始學習游水,而他就是在學游水的過程中給教練 “相中” 覺得很有天份,得到家長同意便接受正式的訓練。除了喜歡游水外,建偉表示他也喜歡參加龍舟,也有打乒乓球和哥爾夫球,參與的運動項目確是不少呢!而其實建偉也跟澳門很多運動員一樣是兼職參與運動練習,他每天早上8點便出門,8點半前抵達特殊教育中心或德育中心進行清潔工作,大約10點下班,接着下午2點至4點繼續工作,而放工後便參加訓練,一週只有週三是沒有訓練的。

當問及這樣又返工又返學會否覺得很累的時候,建偉精神奕奕地回答:“沒有覺得辛苦”,他的媽媽更補充說:“有時身體唔舒服也一定要去,反而沒有去訓練會不開心。” 原來小時候建偉經常咳嗽,而經過運動訓練後,建偉媽媽看到他的身體強壯了不少,自律能力也有所提升,但讓媽媽最高興的還是他因此認識了不少朋友,也不像過往般害怕與陌生人相處。

訪問時建偉仍未出發前往意大利比賽,對於外出比賽原來建偉已有相當的經驗,且他對比賽抱 “平常心”,果然保持沉實的作風!

 

釗業 ── 特殊奧運會的 “老大哥”

釗業是我們今次訪問的4位唐氏寶寶中年紀最大的一位,今年38歲,早於1990年他便加入特殊奧運會,熱衷於乒乓球、籃球以及保齡球,曾代表澳門參加特殊奧運會世界賽,算是 “元老級” 的運動員。不過,原來他說過往自己不多參與運動,反而較喜歡 “打機”,而做了運動對他來說最大的改變是 “身體健康” 了,而在多年的運動比賽裡,他自豪地說:“金銀銅牌也拿過!” 而他對於訓練也不覺得是苦事,反而說是 “十分輕鬆”,雖然現在因為身體的關係減少了運動訓練,但仍保持一定的工作量,在特殊奧運會屬下的社會企業毅進社工作,主要到不同的地點進行清潔工作 (包括室內和室外),他笑說不論是甚麼的工作環境也 “沒有難度”,更表示不論去到那裡工作也沒問題。

事實上,釗業有很多不同的大計和想法,例如他說他希望在比賽回來後向旅遊學院申請到意大利留學;也有目標要衝出亞洲,並招募其他的運動員一起進軍意大利!看來意大利是釗業十分嚮往的地方,細問下原來他很喜歡意大利的時裝,更拋出一句:“潮流教主就是我”。

 

張宇 ── 第一次參賽 “想攞金牌”

20160709-AM4A9640

相反,張宇是4位受訪唐氏寶寶中年紀最小的一位,只有17歲,他更是第一次參與國際性的賽事。張宇參加了特殊奧運會不足一年的時間,以往在10歲左右的時候張媽媽說他曾有跑步,但因為怕辛苦所以沒有持續。“後來參加了特殊奧運會的活動到香港2日1夜,看到他回來十分開心,因為有教練教導,他說他不怕辛苦,因此便抱着試一下的心態讓他參加訓練。” 張媽媽回憶說。自此,逢一、三、五放學和週六張宇也參加訓練,而且更是 “自動波”。“訓練前的一晚他會自己執好所有衫、毛巾、鞋和水等,而且從不會遲到呢!”

而張宇喜愛跑步的程度也可從他風雨不改進行練習說起。張媽媽告知縱使是下雨天,張宇也會在屋苑樓下的平台跑步,“最初雖然說練習回家十分累,但他聽到婆婆說飲牛大力和鷄腳的湯水可以舒根活絡和 ‘以型補型’ 後,便叫我買這些材料煲湯呢!”

最初張媽媽只是想着參加訓練可以鍛鍊一下身體,沒想到這也讓張宇成長不少,並增加了相互溝通的話題。“教練們十分用心教導他們,而張宇會告知我只要努力一點,跑快一點,便可以跑贏其他人,而跑步也讓他更懂得與別人溝通,他每天也會把跑步練習的點滴告知我。”

第一次到外地參加國際性比賽,張宇表示:“很有信心,想攞金牌!” 而他更抱有十分堅定的信念:“我今天不行,明天繼續努力!” 當然,除了攞金牌,他也告知這次比賽的目標是 “坐飛機”,還要 “買零食”,因為可以回來請老師和 “姨姨” 吃!說着說着面腆地微笑起來。

 

家榮 ── 練習與工作都不會累

20160730-AM4A3273而最後一位受訪者家榮是在他比賽回來後接受訪問,他今年25歲,經常保持燦爛的笑容,自11歲便加入特殊奧運會,且很早便代表澳門到歐洲作賽,可謂經驗十分豐富。他曾參與多個運動項目,不過以遊泳的成績最為突出。問及家榮的目標時,他率直地說:“多些練習,便可以出外比賽。” 而這次到意大利,他更十分喜歡當地的經典食物 ── pizza,更拍了不少照片利用 wechat 與家人分享。

而他的姐姐補充說:“家榮十分聽教練的說話,而每次需要練習前他也會預先執好所需要的東西。同時,因為生活較簡單單一,游水可以說是他與外界溝通的一個渠道。而平日的日常生活家榮也可自理,還會幫忙煮飯、打掃。”

這個世代會煮飯的男生很少,還會主動幫忙,原因是家榮在一家博企內的餐廳工作,且有3年多的時間,雖然因為返朝7午3,每天早上5點半便要起身,而且餐廳工作是沒有甚麼 “坐低” 的機會,但他沒有抱怨辛苦,家榮說:“雖然累,但其實也只是籍口”,所以縱使每天回家後也因為太累了而需要 “補眠”,但他卻十分喜歡這份工作。

唐氏寶寶因為語言的能力較平常人薄弱而一般存在口齒不清或說話句子較簡單,但無礙他們與別人的相處。家榮的姐姐告知我們家榮喜歡他這份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可以接觸不同的人,而工作單位有不少外地僱員,包括來自菲律賓、緬甸等,雖然存在語言的障礙,但家榮從他們身上學懂簡單的英文單子與他們溝通,同事間也會放工後 Happy Hour “飲杯野” 和互加Facebook帳號,還有相約BBQ等活動。

 

唐氏寶寶家人有話兒

唐氏綜合症是最常見的染色體異常症,正常的人體細胞含有23對染色體,唐氏綜合症的人多出了一個21號染色體。新生兒中,大約700人之中有一名會有唐氏綜合症。大部分的唐氏綜合症是偶然發生,極少是由父母遺傳所致。而透過產前的各種篩查,也難以絕對排除胎兒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可能性,只代表機率較低,而各種篩查方法也可能出現約5%的假陽性情況。

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兒童有智力發育障礙和獨特的外觀,他們的生長速度較慢,有40-60%唐氏嬰兒出生便有先天性心臟病,並較易引致如肺炎、弱聽等併發症。而他們胛狀腺不足則會影響其情緒,他們的肌肉張力也較差,令肌能活動表現較弱。透過運動的練習不單可提高唐氏寶寶的心肺功能,也能訓練他們的自理能力和增加與外界溝通的途徑。接受訪問的3位唐氏寶寶的媽媽和姐姐均看到在參與運動後他們的變化,然而,資源的匱乏卻使他們感到一定的無奈和擔憂。

建偉媽媽訴說:“記得之前2014年參加在墨西哥舉行的唐氏綜合症世界聯盟游泳賽,取得一金一銀兩銅的佳績,政府會對在國際性賽事獲獎的運動員給予獎金 (過往是金牌12,000元、銀牌7,000元;銅牌5,000元),但自上一年開始便沒有了。” 建偉媽媽並不意指獲獎得到獎金是必然的事情,但她認為作為一種鼓勵為澳爭光,且也是國際性比賽,在資源許可下可繼續支持。而更令建偉媽媽可惜的是因為政府縮減支出,今年原來可派出10位運動員參賽變成了4位 (另2位由特殊奧運會自費支持),“在訓練上他們已較一般人困難,能外出比賽的機會難能可貴,希望有關當局可以讓他們 ‘開心一下’ ”。

20160709-AM4A9648

張宇媽媽也有同感,作為唐氏寶寶的家人,她沒有太大的期望政府在政策上作出支援或協助,但她期望最少政府可對他們有多一點的關注。因為原來他們日常訓練的 “狗場” 在9至12月將維修,而在缺乏體育場地的和政府在資源上的配合下,“他們的訓練地方將由狗場搬到鴨涌河公園,對唐氏寶寶來說等同由零開始重新適應,且鴨涌河公園是合適的練習地點?”

家榮的姐姐同樣對場地資源的不足感到擔憂,特別是大部分的唐氏寶寶也在澳門區居住,而澳門半島長期缺乏足夠的運動設施,且在資源分配上也更傾向給予競賽性的一般運動員。事實上,對唐氏寶寶來說,他們十分專一,喜歡上一項運動配合適當的訓練或較我們一般人更持之以恆,例如問及家榮他表示從沒想過放棄游水,只要能游便一直游。而家榮姐姐的另一個期望是希望唐氏寶寶的就業情況可以改善,或許因為對唐氏寶寶的不了解,澳門的僱主很少聘用唐氏寶寶 (殘疾人士的情況也相近),“看到不少身體機能很好的也未必能找到工作,曾替弟弟找工作,縱使求一個面試的機會(搬運工作) 也不容易。”

 

教練阿欣 ── 沒有難度,就當是教導小朋友

20160730-AM4A3260

運動員的成績除了自身的努力外,當然不能忘記幕後功臣──教練的培養教導,還有就是整個團隊/機構的配合支持。教練之一的 “阿欣” 在特殊奧運會工作近4年,她本身是一位獨木舟運動員,畢業於理工學院的體育教育專業,現在於特殊奧運會教導田徑、游泳、獨木舟、龍舟等。

問及教導唐氏寶寶或智障人士是否有較大的難度時,阿欣說其實跟教導小朋友差不多,“主要是把所有的內容分解再分解,因他們的理解能力與小朋友相近,最重要還是有耐性。” 原來阿欣早在求學期間已接觸唐氏寶寶和智障人士,“以前我屋企隔鄰便是明愛的特殊學校,那時已開始做義工。我也挺了解他們的脾性,其實他們比小學生更乖,因他們的性格很單純。” 所以,雖然阿欣並非修讀特殊教育的專業,也曾教導其他的一般學生,但她在畢業前已立心教導這班 “小朋友”。

 

澳門特殊奧運會執行總監蕭宇康 ── 傷健平等,智障人士也有say

20160730-AM4A3253

當聽到有家長告知筆者唐氏寶寶的田徑訓練將由狗場遷至鴨涌河後,禁不住第一個要問澳門特殊奧運會執行總監蕭宇康 (人稱 “康哥”) 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這安排。他無奈表示:“當初爭取使用狗場是因為不少的家長也是居於北區,但即將到來的9-12月狗場將維修,而政府未能提供其他合適的場地和時段,所以我們也努力試着租借如學校的場地,而鴨涌河是一個選擇。” 不過康哥也苦笑說這也有一個好處,就是 “當練中長跑。” “因為短跑運動員大多需要在10─12歲便開始接受訓練,但在澳門,智障人士的家長一般不太願意在小孩小時候便帶他們參與運動訓練,而特殊學校的教育系統也傾向怕他們有危險而沒有多注意他們的運動潛能,結果或到他們16─18歲才被發揮出來參加系統的訓練,這樣如在田徑上便朝向訓練他們的中長跑。” 康哥娓娓道來策略上的調整。是的,因為錯過了最黃金的訓練時間,而短跑在場地的需求上也有較大限制,這樣的靈活調動是無奈但可行的選擇。

無疑,外出比賽的花費龐大,尤其像特殊奧運會的組織,他們需要較多的教練和支援人員 (平日的訓練已需要大約1對4的比例) 以帶領參賽,但參賽的經驗對他們來說比一般運動員具更深層次的影響。例如對於唐氏寶寶來說,因為他們的聯想能力較低,每一次的比賽特別是到外地參賽豐富他們的生活體驗,並演化為創造力。就如今次到意大利比賽,康哥說:“他們學習跟其他國家的人相處,雖然因語言的不同他們唐氏寶寶之間未必有太多的言語交流,但簡單的親臉、擁抱已讓他們打成一團。”

 

而更重要的是,“到過外地回來後他們覺得自己是 ‘得’ 的,感覺自己 ‘大個仔’,並訴說在外地的經歷。” 事實上,雖然因為現今社會富裕了,一些唐氏寶寶也早已 “周遊列國”,但外出比賽與旅行是兩碼子的事情。“外出比賽對他們來說有很多的限制,不像旅行一般的自由自在,但正是這樣看到他們的成長,而能到外地參賽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激勵。” 康哥解釋。

這次到意大利比賽較特別的是活動是由佛羅倫斯的市政府舉辦,安排曾犯輕微違反罪的人士擔任工作人員(包括當地的青少年、北非的新移民等),期望給出關顧被忽略人士的社會意義。


然而,殘酷的現實是針對殘障人士體育活動的支持,確是相對忽略的一個範疇,且在資源的分配上近年更見 “兩極化”。“過往自澳葡時期設有《殘疾人士體育獎勵規章》,但被2015年新的《高度競爭體育獎勵規章》所取代,政府表示希望收窄一般運動員與殘疾運動員在獎金上的差距,然而,不是高度競爭的比賽項目 (如殘奧運、殘亞運) 便得不到足夠的關注和資源,而把殘障人士的體育項目當成高度競爭項目並不合適,高度競爭的項目需要漫長的時間作栽培,而殘疾人士難以參與大眾運動的項目,高度競爭項目的特性是 ‘汰弱留強’,但殘疾人士參與運動是一種權利,也從中展現一種社會關懷和自強的意義,而智障人士為殘疾人士中的小眾,能參與運動項目並長期接受訓練的更為小眾。當然,資源包括金錢上的津貼或鼓勵,但也包含行政當局的政策取向和態度。” 康哥慢慢地給我們說出他的想法。他希望政府可以給予機會讓更多的殘疾和智障人士參與運動並接受訓練,建議部分比賽項目可適用於《高度競爭體育獎勵規章》,而部分則可適用於《殘疾人士體育獎勵規章》,期望政府可為他們留一個缺口。

 

最後,不可不提一下這次比賽各位受訪運動員的佳績,家榮分別在50米自由泳及50米仰泳中取得銀牌、50米蝶泳獲得銅牌;建偉在50米自由賽中奪得一面銅牌;而乒乓賽中釗業和他的拍檔國倫在男子雙打中摘得銅牌。

 

對筆者來說,首次跟唐氏寶寶做訪問確有一點壓力,擔心我的提問會否太複雜,也擔心我不太理解他們的回答,或者這就是因為我的 “無知” 而造成的一種擔憂,也可能是一般人較少主動接觸唐氏寶寶的原因,因為 “不了解” 那就 “不去理解” 好了。雖然跟他們的訪問我們所交談的說話不多,而他們有些較健談主動,有些較面腆害羞,但他們每一位都保持着微笑的面孔,僅是短短的交談也感受到他們的真誠,更能感受到他們對運動和工作的熱愛。期望在政府緊縮預算下對殘疾和智障人士的體育支援不減少,說實在,公共工程如不大幅度超支,那省下的金錢的一小部分已足夠很好地推動這方面的體育發展。

 

採訪:伯頓、皮朋、Ken Ho
撰文:伯頓
攝影:Tim’s photography
設計:翼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澳門特殊奧運會:http://www.specialolympicsmacau.org/

https://zh-tw.facebook.com/Macau.Special.Olympics/

分享
上一篇文章誰說澳門的規劃不夠前瞻?或能用百年的北安碼頭
下一篇文章眨下眼聽下歌:blink-182 – California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