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幾則隨想

"Russian轉眼間,已經是七月份,2018年已過了一半,而七月真的令人緊張又刺激。世界盃在這個月份舉行,相信不少球迷「捱更抵夜」地追看賽事,經過接近四週的賽程,終於到了總決賽,法國及克羅地亞兩支球隊把今屆世界盃的熱潮推上最高峰。雖然今屆賽事頻頻爆冷,不少傳統足球強國都紛紛在十六強之前止步,而法國卻受到幸運女神眷顧,有驚無險地踏上了冠軍寶座。總決賽之後,四年一度的世界盃也宣告落幕,

France-win-2018-World-Cup下屆賽事將移師到卡塔爾舉行,是第三次在亞洲國家舉行的世界盃,亦是首次由伊斯蘭國家主辦的世界盃。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見證到一個富裕到沒有窮人的國家,如何舉辦土豪式世界盃了!(聽說,該國為了舉辦世界盃,特意新建造幾座城市。)

    

說到足球世界的土豪文化,近年真的是屢見不鮮。世界盃完結後,基斯坦奴・朗拿度 (C朗) 宣布加盟意甲班霸祖雲達斯,轉會費高達9.6億港元。現年33歲的C朗,在記者會上表示,他想走出 comfort zone,要證明自己這個年齡還可以踢得很好。真不慨為當今球壇最傑出球員之一,壯志可嘉!不過,C朗在記者會上亦不忘調侃一下現今球壇,他說:「通常球員在我這樣的年紀都是去卡塔爾或中超踢球,我無意對他們表示不敬,所以能夠在球員生涯的這個階段,加盟這麼有份量和出色的球隊使我非常開心。我和所有球員不同的地方,是他們到了我這個年紀都認為球員生涯幾乎要完結,我真的想向其他人證明,我和其他球員是不同的,所以這對我和祖記來說都是非常特別的時刻,因為我不再是23歲,我是33歲了。」eQV-slf_2JSxK9OCn1nibJ1zcOxgHFPlUAU7BVAFOwU作為資深球迷,筆者覺得C朗選擇留在歐洲踢波,是一種守護優良足球傳統的表現,不為錢而活,只因在傳統歐洲足球大國,你才能有那種健全的環境,把足球踢好,守護足球傳統的價值:技術的、文明的、有風度的足球賽事。雖然油王國家及「厲害了」的中國,從不缺錢,甚至願意花費高昂的金錢,利誘國際足球巨星到其國家效力,但是足球土豪國家卻買不到一種廉潔、文明的足球文化,這是需要培育出來的,不只是拋出千億就能做到的事。文化是要受到尊重、保護,以及孕育出來的,是整個社會的責任。


Yb2X4ZKLs0Qv2JHUY9qD
足球員把人生最光輝的二三十年貢獻給足球事業,真可謂一片青春與熱血,全都揮灑在那綠茵場上,他們志在場上把足球送入敵陣的龍門,成功帶來了萬人的敬仰。然而,同是一生揮灑血汗的格力狗,雖然也是盛載著別人的期望,甚至欲望,而在沙場上勞役奔跑,但牠們的下場卻未必得善終。澳門賽狗場結束營運,除了結束了澳門幾十年的賽狗文化外,同時也令賽犬前途迷惘。雖然不少有心人極力搶救,但賽犬眾多,不知最後能救護到多少,真令人憂心。

話說回來,近日另一則關於狗狗的話題。某大台的訪談節目中,有女藝人發表了厭狗言論,惹來滿城風雨。筆者看過了該節目的錄影,再三翻看那段對話,對於那位女藝人的意見,筆者卻認為沒有甚麼大不了。首先,按當時節目內容的脈絡,女藝人想講的是一次在街上拍攝的經歷,而她說到「工廠狗」的時候,「隔住個芒」都感到她的驚慌,而隨後她亦補充說,她本人對於任何動物都有恐懼。然而,網上流言卻只是集中在她對「工廠狗」很厭惡的那幾句說話上;事件在網上炒熱後,網民旋即揭起指責與謾罵,但筆者反問,到底有多少人看過整個節目和她的言論呢?而且,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東西,那位女藝人為甚麼就不可以害怕狗以及動物?當你責罵那女藝人歧視「工廠狗」,其實你也在歧視她內心的恐懼,而恐懼是身心的反應,或者說是「個性」,就是一個人獨特的地方——為甚麼我們保護動物,卻不可以包容別人對動物的恐懼呢?

雖然我們的社會對於動物權益的關注愈來愈高,但當我們愛護動物的同時,我們要好好思考到底如何讓人類和動物在城市空間裡,自由而平等地共活,而不是強迫別人去做他們害怕的事。我們要理性地去做保護動物的事,而不要做「動保右派」,更不要做「標題黨」。

分享
上一篇文章星海浮沉 力爭上遊 —— 黃建東
下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76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歡迎到我Facebook交流聊天:www.facebook.com/karlwongthewriters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