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棺兩屍

某僧問大梅法常禪師:「如何是西來意?」大梅云:「西來無意。」鹽官齊安禪師聞之曰:「一個棺材,兩個死屍。」

通常只有孕婦死亡,才會有一屍兩命及一棺兩屍這種事。禪語中出現了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西來意」是指由印度傳來的佛祖的心法,特別是指菩提達摩從南印度帶來中國的禪法。一般人都以為佛陀說法,祖師傳法,法是教典、是相傳的道統,達摩從西天來到東土,是帶著經典、方法和道統的心印而來,師徒之間以心傳心,必定有甚麼授受。其實,祖師們從西方的印度來到中國,並沒有帶來任何稱為心法的東西,他們只是來傳達了一個訊息:不論東方西方,人人都有佛性,處處都是現成的。後來中國的禪師們為考驗禪修者,是否已有悟的經驗,每每會問:「如何是西來意?」如尚未悟,就讓禪修者把它當做話頭來參究,故它已變成一句常用禪語,方便大家用來省思心外無法可求也無道可得的禪法。外行人被這麼一問,多半會聯想到「西來意」是菩提達摩從印度帶來的甚麼經、甚麼法;但是禪師們用慣了,便知道是問的不可用語言文字表達的心法。

此則公案,是說有一位僧人問大梅禪師「西來意」是什麼?僧人是明知故問,大梅禪師便明白地點出:「西來無意」,這是正確的答案,可是當齊安禪師聽到這段對話,卻冷冷地批評他們說:「這兩個人,好比同一口棺材,裝了兩具死屍。」意思是他們兩人的問答,乃是老僧常談的廢話,已經是死了的公案,不會激發出智慧的火花來,所以等於一口棺材裝了兩具死體,了無生機,不可能使人開悟。而且一個問有,一個答無,只是語言的遊戲,看來有問有答,其實沒有擊中要害,都跟「西來意」沒有通到消息。

大梅法常與鹽官齊安,兩位都是馬祖門下的大匠,應該沒有誰高誰低之別,法常應機而以「西來無意」點醒弟子的問話,也沒有什麼不對,有可能因此而使問話者省悟。但在其他的人如果也是依樣畫葫蘆,照著問答一番,就毫無作用了,齊安為了警惕門人,不得做鸚鵡學語,搬弄已被用過的例子,所以要說那是一口棺材的兩具死屍。目的是令弟子們超越前人所遺的案例,才能發現自家心中的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