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衝了三年的終點線,第三年第三回合完成

筆者從重生後成為一位「跑手」,隨後是「素食跑手」更進化為「純素跑手」。跑步對我來說,不只是一樣「運動」,已成為「生活一部分」,更因跑步而令自己「康復」得更好有「飛躍進步驚喜」(詳細有關跑步的起源與進化過程,請容許我日後有另一文章詳細解說。)從今篇起會有筆者生命中「幾場重要」的跑步活動之相關文章。先看看長跑聯賽中的第三回合。長跑聯賽是澳門田徑總會所舉辦的長跑比賽,如在田徑總會註冊成為「運動員」便可報名參加該年的「聯賽」,一年聯賽有四場,分開四季,春夏秋冬一季一場,即四個回合,各有不同長短距離,而第三回合是距離最長,係一個半程馬拉松21公里,通常係秋天時分10月間「每年日子不一」舉行。路線最長,其用意是作為年尾12月舉行的澳門國際馬拉松比賽的「試路」,近幾年第三回合都算是澳門國際馬拉松半馬的試運轉,第三回合的路線基本上與澳門國際馬拉松的半馬路線係完全一樣的。全馬的首半馬路線也是和第三回合一樣,可以讓有意參加澳門馬拉松的跑手早點有些「身心與路面」上的準備及認知和應對。

2012年頭發病倒下,同年近10月才參與跑步運動,2013年開始參與「長跑聯賽」,該年第三回合時間2小時30分被捉上回收車。

回收車是跑手間的術語,全世界每一個大型跑步比賽都會有,其實是屬於該活動主辦單位的車輛,通常租用一些旅遊巴士,用來運送跑手們,因為比賽有「限時」,如果一些參加了這比賽的運動員未能在大會指定的「限時內完成」,大會就會出動這車輛將還在路上的跑手「截獲上車」,並「回收」運送返終點,取回跑手寄存的行李。此舉好讓所有人都能在「比賽限時完結後」離開賽道,便於警方「解封道路」。現時路跑比賽都會提供「封路措施」,封閉行車道路讓跑手們可於係車行的馬路上安全地作賽。如還有跑手在路上,道路又解封了,有可能會造成「危險事故」。第三回合限時是2個半小時-標準半程馬拉松限定時間,如跑手未能在這限時內完成或一些特定關門落閘時間未能通過某特定距離,都需要上回收車。

2013年限時完結自己所跑到的距離是17km,還差一點也要上回收車,這一年除第三回合外其餘所有參加的賽事都能自己完成。2014年第二年參加聯賽,這年第三回合時間到了2小時30分被捉上回收車,當時所跑到的距離是18km,當時有同攔截我的工作人員說我可以將號碼布「交還」而只想自己在行人路跑埋下去「完成賽事」,卻被以安全理由被拒絕需強制上車;而當有些跑手跑到了18km真的也只想「完成」整個半馬的「距離」,去到那狀況就甚麼成績也不再想,只想求「完成」;但所有理由都通通不接受,大會覺得只是要盡快解封就好,如果說跑馬路危險就連行人路都是危險的話,那整個澳門都危險了。(號碼布上有晶片用作計算跑手時間成績,上回收車時工作人員一般會在跑手號碼布上做記號或直接除下晶片,無晶片就無任何成績了。)

這方面不是全世界都會這麼不近人情,尤記得幾年前係美國一個馬拉松賽事,一位來自智利患有肌肉委縮症的跑手參加,因已超過比賽限時7個小時,大會工作人員詢問該運動員是否仍想跑下去,那運動員表示想跑下去,出來結果當時有警員交更地駕著鐵馬一對一的為該跑手係馬路上護航開路,而最後那智利跑手總共用了17小時去完成該馬拉松。對於這種是多麼尊敬跑手也從中非常體驗到馬拉松比賽精神-堅持下去完成為止,但這事情不可能會發生在澳門,即使跑手仍未想放棄,大會也要強制跑手去「放棄」,完全違背了馬拉松的精神。係日本雖然都不會有這種美國事發生,日本馬拉松係「時間死線的執行」來得相當嚴謹,但所有工作人員的態度絕對不會令需要上回收車的跑手「難受」,當他們「截停」未能通過或未完賽的跑手時會真心地說「辛苦了,謝謝你遠道而來參加這馬拉松」然後才除下晶片或做記號,如期間發現跑手有甚麼不適都會「即時提供協助」。這個「親身經歷」又請容許我留待另一編文章再解說。

簡單來說,在澳門比賽上回收車的難受程度應該係港澳台之最,一係完全無人理會,一係被呼喝都試過體驗過。係2014年除第三回合外該年所有參加的賽事都能自己完成。2015年第三年參加聯賽,第三回合時間2小時23分(runkeeper跑步紀錄程式記了 22km而時間是2小時25分,在另一程式悅跑圈這程式記錄了21km時間是2小時17分,自己配帶的跑步手錶21km當時時間未睇,因衝線時「太激動」未睇到大會計時,但在旁等朋友衝線的師兄說我是2:23,回家再睇手錶真係2:23即2小時23分。)自己完成!第三回合這個比賽的「終點」用了三年終能「衝過」!心情激動到在衝線一刻「用盡全身力氣跳起並高聲嚎叫」,總算有種「一吐烏氣」的感覺!能完成最大關鍵在於這一年「跑得更多」,主要因為參加了「馬拉松特訓班」係馬拉松教練馮華添指導下,進行更多好有系統性又自身針對性的訓練,這些「度身訂造」的強化訓練對提升自己是有非常重要和關鍵的。「跑得更快」絕對是在平常訓練中日復日的累積而來。跑步就是一樣付出幾多,收獲就成正比的獲得幾多的運動。

第三次終能完成,先要感恩感激馬拉松教練添哥(馮華添)的指導,而係這兩年多時間,由黑教練後跟偶像練習,之後到添哥,不同時期有不同的進步,感恩教練,就係因為有前者的訓練而使自己可以升呢,再接受更強度的訓練,就如起樓遂層而上,感恩遇上這些好教練!感激在這段時間的所有指導!同時也感激感謝不同前輩、師兄、師姐、型人美人的鼓勵打氣加油支持!每句加油都聲聲入心深處,每下擊掌都能更大的充滿電。感恩針灸醫生當年推薦去跑步!

另外更感恩遇上QT(quantum touch ),其實這次第三回的比賽日清晨出發比賽前有一段驚險遭遇,話說在清理貓沙盤後,拿著垃圾袋準備去倒垃圾時,因閃避在腳下突然Z字形高速飊過的鏗鏗仔左腳在落地時「拗了一下」,當場痛得自然大叫吾好及標了幾滴眼淚!隨即坐低自QT左五分鐘(做自我療癒),感覺到無咩痛就落樓去等師兄車輛,等待途中又自QT左五分鐘,去到會場又QT多陣,無痛啦就熱身,點知一熱身就「寃」,起步前不停蹅地,都仲係「寃」,不過無痛無起「球型關節」,可以頂得住都照跑就繼續,除了左腳賽前有傷,近一周身體都有小病,由發燒到感冒到鼻水橫飛到咳咳有痰,一直都係靠QT飲水這些自然療法來處理,無食西藥情況下,好些又未完全好足,在這狀況下都能走出半馬最佳,腳在衝線後才爆發痛楚!真係時間剛剛好!特級超感恩!

今次在傷風感冒咳咳加腳寃下完成第三回!一吐三年之烏氣!這條終點線衝了三年終能完成!可以算是人生最難的比賽!今次過後忘記過去,繼續努力向前!

故事未完 仍然待續 多謝收看 祝君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