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草

趙州從諗上堂說:「如明珠在掌,胡來胡現,漢來漢現。老僧把一枝草為丈六金身用,把丈六金身為一枝草用。佛是煩惱,煩惱是佛。」當時有一僧發問:「不知佛是誰家煩惱?」趙州答:「與一切人煩惱。」僧又問:「如何免掉?」趙州說:「為什麼要免掉?」

這段故事反覆破除相對的執着,舉凡好壞、大小、凡聖、智愚,一破到底。

明珠是夜明珠或水晶球。若胡人看着明珠,則出現胡人的身影;若漢人看着明珠,則出現漢人的身影。不論是胡是漢,對明珠絲毫沒有影響,不礙它依然是明珠。

趙州從諗接着把一枝草當成佛的丈六金身,把丈六金身的佛當成一枝草。乍看之下這與前兩句毫無關聯,其實他把一枝草與丈六金身互用,正是平等看待世界的 好壞、大小、凡聖、智愚,不起分別執着心。丈六金身是佛的莊嚴身,一般人只有八尺高,佛則有一丈六尺高,而且呈紫金膚色。但對趙州而言,看一枝草好比看到 丈六金身的佛那樣的莊嚴;而丈六金身的佛在他眼中,也與一枝草平等無二。因此,對明心見性的人來說,胡人來也好漢人來也好,對明珠本身則無增無減;見佛也 好見草也好,對於智者來說,二者沒什麼差別。

趙州又說:「佛是煩惱,煩惱是佛。」如果執着丈六金身是佛,此即煩惱,因為心中有這尊丈六金身的佛,就是分別心、執着心,煩惱即因佛而起。另外一層意思是,佛與煩惱平等,執着佛固是煩惱,不執着佛但也不信有佛,亦是煩惱。

此時有一僧發問:「佛是誰的煩惱呢?」趙州答:「佛給所有人煩惱。」意思是因為有個佛的觀念讓人執着,所以給人煩惱。另一層涵意是,眾生自己就是佛,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所以煩惱由自心產生,等於是佛給他煩惱。

僧又問:「如何免除佛給我們的煩惱呢?」趙州說:「不需要免除啊!不執着它就好了。」你若要免除,又增加一層煩惱;如果不在乎它而超越它,那麼佛與煩惱就全部消失了。

一般人遇到好事就想追求,進而攫取,結果好事多磨反增煩惱;遇到壞事就想逃避,逃之不及益增煩惱。如果了解這個公案,就不會遇好則追,遇壞則逃,而會適切地、適當地接受它或促成它,心中一片坦蕩蕩。

oneweed

分享
上一篇文章乳酪畫
下一篇文章母子
我喜歡踢波、游水、踩單車、 Gameboy 及音樂。 為人樂觀,無不良嗜好。身高1.7米, 中國籍男子。